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萤火微光—日常—1

算是最近一些小小的感触和脑洞的集合体,思考了一下觉得放在《萤火》里比较合适。

时间线在大二开学前的夏天,也就是正文前一年。

好久没复习之前写了什么,可能情感进程有点混乱,辛苦大家凑合看一下。


最近三次元情况终于算是慢慢稳定下来了,有点难以描述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发糖总归是没错的。

这会儿有点困,还是分几段来写吧~



Bow~


——————————


“不二,你好像很容易发呆诶……”

“诶?有么?我都没注意。”

那就是有吧我说……

菊丸英二在内心无力地接上了后半句。

毕竟说出口要冒着被记仇的风险。一年时间里,菊丸对于自己这个永远笑眯眯的室友已经有了深刻的理解。所以,此时此刻,有着小动物般敏锐的趋利避害本能的大猫也只敢翻个白眼。


“当心。”

清冷声音正敲在鼓膜上,身前就被结结实实地挡了一下。不二周助刚一抬头,一辆黑色的跑车无声地从面前呼啸而过。

当真好险。

反应过来之后被吓出一身冷汗的不二周助定了定神,失笑自己最近果真是太过……什么来着?

视线略一偏转,正看到原本站在自己左侧的茶色头发的少年若无其事地后撤半步,收回左臂。

“太大意了。”

不二难得打结的大脑还没想出来那个最近听得次数太多的词,面前的人就把答案说了出来。

抬起头看,不意外看到少年透过金丝边框的镜片,目光里,满满的都是责备。


“啊,手冢,是你啊,我都没注意。”

懒洋洋的语调,一脸状况外的神情,不二抓了抓头发,然后吐了下舌头。

看着面前的冰山神情有了一丝降温的迹象,不二心情大好,不慌不忙补上后半句。

“谢谢手冢刚刚救了我一命呐~”

“我倒是不想要这种谢谢。”

“咳……别这么说嘛。”

不二歪着头,看着冰山缓慢升温却依然不动如山,饶有兴趣地起了个新的话题。

而另一边,被大石眼疾手快拉到怀里的菊丸,已经从惊吓后的没精打采中迅速恢复,正巴着大石兴高采烈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了。


“呵……有趣。”

走在最后的乾掏出本子默默写了几笔,再一抬头这四个人几乎就要走得影子都看不见了。

“喂!!!”

一边在内心疯狂吐槽着这帮人没有member爱,乾一边收起笔记本,拔腿飞奔向前追去。


属于学生会新一代成员的夏天,就这样开始了。




“小景?怎么想着打电话给我?”

“你们平安到了?”

“嗯。还挺顺利的。”

在电话这一端的不二周助,自然是不敢跟迹部景吾实话实说汇报自己刚刚差点被车撞了的事实的,不然以自家表哥的脾气,八成一个电话打过去,把车主查到底朝天,不抓住把柄让这个超速行驶的司机再也不敢开车上路绝不善罢甘休。

唔,这可能还轻了。

在脑海中设想着迹部霸道总裁碾压平民的剧情,不二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起来。

“喂!周助你又走神,当本大爷是什么,啊嗯?”

“……啊,对不起嘛。”

被对面甩了一脸不爽的不二,听到迹部带着点女王范儿的抱怨,终于回过神来,并本能地立即认错。

语调软糯,态度诚恳,配合不二一直以来示之以人的形象,画面简直呼之欲出。

“……下不为例。”


“说起来……合宿?你们都多大了啊,还组织这么不华丽的活动……”

“我只当是出来玩咯。”

“那也可以选个好一点的地方吧?记在姑妈和你我名下的轻井泽的别墅就有三四栋,随你选就是了,跑到深山里去干嘛?”

“据说是学校传统……”

不二有些无所谓地摊了摊手。

“话说回来,小景,你说走神的人知不知道自己在走神啊?”

“这又是哪门子鬼问题?当然是不知道。”

“那专心的走神,算走神么?”

“……”

电话另一端,迹部景吾靠在椅背上,手指无奈地揉了揉眉心。

不二周助其人,的确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家伙。


“不二,熄灯时间到了。”

“啊……抱歉,我马上讲完电话。”

听筒另一边的少年音带着点不常见的慌乱,迹部腾地从椅背上弹起,不动声色地扬了扬眉毛。

“周助,本大爷怎么觉得,你最近有桃花啊。”

“你什么时候跟姐姐学的占星的手艺?还是舅舅打算在你的新事业部里加入文娱产业了?”

“不,这是科学。你刚刚那语气,是应激反应没错吧?本大爷倒是想不出,除了桃花之外,还有什么会让你产生应激反应。”

“……”

电话这一边,不二周助紧紧捏着手机,沉默不语却笑意深深。


“合宿结束来找我,我这几天都在代官山家里,有些事还要跟你商量。”

“好。”

“还有……”

少年帝王极其罕见地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犹豫该怎么开口。

“怎么了,小景?”

“周助,橘家那边,今年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在山里好好玩吧。”

沉默许久之后,蜜发少年声音低哑着应了一声,心不在焉地回应了几句,草草把电话挂断了。


——原来已经这么多年了。

过去了这么多年,又到了夏天。

额发垂下的阴影遮住双眸,不二周助缓缓闭上眼睛。

红色是转角的外墙灯,有些昏黄的光线穿透眼睑。

黑色是和深山一样深的夜,沉沉地默不作声。



睁开眼睛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拢了拢披在肩上的外套,不二轻轻嗤笑一声,放轻脚步,转身打算回房间去,却甫一转身,就愣在当场。

许久,不二听见自己的声音,飘忽得有点沙哑。

“……手冢,你在啊。”


“嗯。”

已经换上睡衣的手冢,静静站在门口的灯下,抱着胳膊,看着不二从墙角转过来的时候,仍然有些失神的样子,颇为无奈地放下手臂,迈步走了过来。

“很晚了。”

“抱歉,我违反纪律了,任手冢会长处置吧。”

面前的少年明显不在状态,视线漂移着有些心不在焉,开口倒是不知在赌气还是在自暴自弃地认错。


“……唔!”

感受到额头上的触感,不二下意识地应声,回过神来的时候,有点意外地发现手冢正收回手去,清了清嗓子,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口。

“还好没发烧。”

“会长大人的职责里还包括关心下属的健康情况么?”

“……”

手冢张了张口,没说话。

两个人就这样奇异地面对面站了一会儿,直到草丛中传来一声响动。

“……去看看?”

“……好。”

弯腰捡起根树枝权作手杖,咽了口唾沫,不二有点紧张地跟着手冢,向草丛方向走去。

拨开密密层层的草叶,两个人凑在一块儿看了看,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也就渐渐松了口气。

“没准是只野兔。”

“这一代据说山里有很多山猫,也说不定是山猫呢。”

“不二……”

手冢突然话锋一转,低着头定定看着身边人的神情。

“怎么了?”

不二有些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开口询问。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蹑手蹑脚进了房门,走上二层,不二和手冢分到的房间在走廊的一左一右。

“那晚安啦?”

“……晚安。”

道完晚安,两个人却都站在原地没动。

“……手冢,你怎么不回去?”

“你也一样。”

“我只是在想……从刚刚开始你就有些什么要说的,是我理解错了么?”

“没有……不二,我想说……”

夜里山间的风呼地吹开了走廊的窗,窗帘凑巧扬起来,挡在两个人中间。

额发。眉眼。鼻梁。唇瓣。

下颌干净利落的曲线。

不二的视线游移,只听到手冢模模糊糊吐出一句。

“我不是什么会长大人。”

话音落下,手冢转过身去,脚步却略一停顿。

“早点休息吧。”

随后就在站在原地的不二视线中,一步步不停顿地走回自己的房间了。

这是为了政治正确?

说好的冰山之怒会带来的惩罚呢?

不二眨眨眼睛,也转身回去了。


……不二。

你也不是,我的,下属。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