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SY] 贺清山阙-写在最后

奉旨陪母上大人在济州岛玩,个中滋味真是难以言喻。

先送上习惯性的总结,几乎都是在手机上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所以既没有什么逻辑,表达也比较混乱……

到这里贺青山想写的全部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再次谢谢各位的陪伴~

Bow~


0.

在飞往济州岛的航班起飞之前,写完了尾声。

有些匆忙,言之未尽,却也不算遗憾。


整个贺清山完结的时候,有些怅然若失。

正如在《萤火》番外三中所说,这是一个幸村精市没有办法一点一点讲给不二周助听的故事。

以此为出发点,也以对主上的形象构建为目的,开始了三个月的书写。


同之前的每一篇一样,在最后写一篇只关于这篇故事的文字。

作为完结的仪式。


1.


冢不二是本命CP,而忍迹最得偏爱。

杀网三大皇家CP里,只有主上和真爹这一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在Lof上写文两个月后,开始写《贺清山》这个故事的初衷。


主上的性格太过复杂。

在原作中,重病手术之前,就已经开发出灭五感的招数。

似乎只是为了演绎一个走极端的反派,才被东拉西扯了诸多设定。

演绎的时候,一不留神,就下了狠手。



先整理剧情。


沿着时间线,主上的成长史我写了几千字,最后想想还是丢在草稿箱里不见天日。

那是无需提及的。

也是埋下伏笔的。


构想里,主上的国小和国中都是读普通学校的。

学生鱼龙混杂。

升学率惨淡低迷。

父亲开了间杂货店,总是沉默着,遇事也唯唯诺诺。

母亲是公司职员,相当要强,下了班也会悉心教导幸村一些超出这个家境的礼仪与见识。

好在父母非常相爱,尽管儿子在情感上更贴近母亲,一家人却也和和美美。

简单来说,家境相当普通,生活平凡无奇。

只是主上,生而不甘于平庸。

性格更像颇有主见又相当要强的母亲,抓住立海大附中周边学校里选拔特优生的机会,主上转学进入了真田弦一郎的世界。

就这样,与真爹相遇。


两人的高中生涯理应是很甜的。

相遇那次,尚且单纯天真的真爹,被主上的一句反诘激起了愧疚之心。

主动提出带幸村回道场,心知这孩子要强,不能直说是自己教他打架,于是更加吞吞吐吐。

闻弦歌而知雅意。

主上从这一刻起,开始在真爹的陪伴下,成就属于神之子的惊才绝艳。

那是天赋。

也是机缘。


会不会有一天,他们也曾并肩坐在图书馆,坐在道场门口,坐在海边。

下午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脸上。

那时年少。

心思透明。

世界上最难的事,也不过是能去到更高的地方的那个愿望,实现起来到底应该以怎样的眉目。

如果不是警匪双线第一次碰撞。

幸村因母上遇刺身亡,开始受到情绪障碍困扰,却巧妙隐藏于真田下意识的保护。

因为只有真爹一个人,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亚久津的脸,年少懵懂的同伴之间,从这一刻开始,有了沉重而无法斩断的责任和羁绊。

从此,每天接主上上学,送主上回家。

一起为警官学院做准备。

形影不离。

却彼此从未开口。


后面的事,大家已经可以从文中拼凑得知。


主上的出场是我着意刻画修正了好多次的关键事件。

也是警匪两条线碰撞的第二个时间点。

如果不是这件案子,真田不会意识到主上的背景与帮派有关。

可是,意识到了,又能怎样呢?

那些年里幸村一直竭力逃避着,真田有一天会以卧底身份,出现在贺清山的可能。

也就无怪真田探查多年,却一无所知。


从这件事开始,节奏加快起来。

真田卧底前,借切原赤也之口向幸村传话。

借此,幸村意识到真田猜到自己和切原的关系。

而特意在临走之前带话,一定是给自己留下了重要的信息。

于是幸村参加冬季遴选。

与柳从对峙到和解。

再到后来在毕业酒会那天,两人计划外的相遇。

彼此保护的同时。

第一次说出那句话。

即使身份和情景都是谎言。

却还是说出口来,期待着对方能听得懂。


“我中意你,你怎么说?”

“那你可别后悔。”


这件事后,主上出于各种考虑把真爹推给了极罗道。

这到底是不是自私,我很难回答。

可是至少,这是人性。

宁可再也不见,也不愿相见成仇吧。


其实本来这样也不是没有操作的余地。

在极罗道中,也未必没有主上的人。

可是真田,却因为想要快点结束卧底生涯,在加入后一反常态地激进。

两年从大分走到神奈川,可从新人走到核心却只用了三个月。

几乎可以被称作是赌命。

幸村的布置还来不及完成,就先是中毒,再是听说真田失踪一个月的消息。

那一瞬间,悔恨、担忧、恐惧、自责,奔涌翻覆,终于第一次击垮了主上的身体。


再后来的那次相遇,是全文里主上状态的低谷。

惊才绝艳,也躲不过对方以有心算无心。

被坛出卖,被木手的人围堵。

中岛的事情,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吸引金主的幌子。

故事真实的底色,是羞辱。

是寄希望于从精神层面让幸村屈服。

只可惜,屈服与毁灭里,主上选择了第三条路。

从一开始就是不死不休。

到这一刻更是全无退路。


可是。

在这一章里。

他们也终于互相确认了心意。

即使是被算计的灰暗底色里。

也因为彼此,留有最后一丝的希望。


结尾翻盘写得我很惶恐。

在笔记本上一条一条列着每一方人物的打算与筹码。

然后想着每个人在这个信息不对称的故事里,到底知道多少事情。

没人知道全部的事实,每个人只能凭借自己一意孤行,来成全自己的执念。

就好像纵使幸村已经筹备了三个月,却还是没有算到,柳会代替柳生出现。


为了掌管家族生意而被迫选择的商科,成为结识柳生、结识文太杰克的契机。

谁又能说,最后实现控股,资金的来源,没有立海大商学院的影子呢。

道场里的玉面修罗,与神之子一次次躲过刺杀相印证,没有写出的道场立威,以切原为例、其余人没有再多着墨的、对没有背景的年轻人的培养,也成为最后时刻翻盘的关键。

上一代人之间的爱恨纠葛,成为伊贺权的力量不反对主上的前提。

与柳生和仁王结盟,用警察的力量削弱对手围魏救赵,就是主上自己的谋划了。

这是不是太过冒险呢,可能是。

只是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情况,主上知道,已经不能再给对方更多时间。

可惜机缘巧合,到底引火烧身。

借他人之力,就要有不能掌控一切的觉悟。

这代价来得太过残忍,漏算了平谷场凛,代价是以贺清山的身份,与真田,以及军警系统的众人相见。

从此再难盘桓。


正剧最后,尾声之前。

真爹替主上挨了一刀,生死不明。

这是主上第二次情绪崩溃。

过去的警察生涯,幸村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流血,不是没有经历过击毙犯人。

可是那毕竟是真田啊。

重叠着最初母亲的过世,连最后的光也熄灭了。

如果剧情到此为止,那也实在太过残忍。


尾声。

如同在萤火中提到的结局那样。

在幸村拼死抢出了时间里,山下的救护人员做了应急处置,直升机将人迅速送到部队医院。

三天三夜,终于救回性命。

真田家需要一个继承人,这个继承人不能与黑帮有所瓜葛,至少明面上不能。

可是祖父慧眼如炬,在道场悉心教导过幸村和真田,又怎么会意识不到两人之间已经不是瓜葛那么简单。

所以真田弦一郎只能“殉职”。

改名换姓,疗养监禁。

不受真田家的祖荫。

也不背负真田家的嘱托。

柳从家族这边知道这个消息,在最后委婉告知幸村。

剧情就在这抹亮色中戛然而止。


我相信幸村一定无数次派人去探查弦一郎的踪迹。

没有了姓名总还有其他纪录可循。

甚至可能因此与真田家遥相对峙。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以沉疴病体执掌贺清山。

逐步将伯父的力量收归己用。

与柳生和仁王掌控的极罗道遥相呼应。

如果幸村失去挟制,整个神奈川都将天翻地覆。

可是不会的。

主上是神之子。

他知道应该怎样温和地保有獠牙。

不负那些年自己身为警察的坚持,也不负真田想要守护的东西。

却也永远不会丧失可以争取到主动权的机会。


我相信过了两年,三年,五年。

贺清山上终将迎来旧友。

是不是叫真田弦一郎,对于他们而言,根本不重要。

而那些,已经是很之后,很之后的事情了。



2.


再说说(主上之外的)人物和互动关系。


在最前面,讲讲我在立海大的初心狐狸先生。

仁王是欺诈师。

也是黑客。

事前做好充分的功课,保证模仿以假乱真。

这是仁王的天赋。

敏锐。机警。

对柳生的心愿,以及柳生瞒着仁王的举动,经常心知肚明。

却选择从不揭穿。

故事里没有写仁王与柳生相识的过程,全程两个人都在发糖。

甚至仁王留在极罗道,也是因为他认为柳生比吕士想要留下来。


止于柳生比吕士想不想留下来。

那真是个很难讲的事情。

那一段独白。

“我又何必问。”

或许,是两个人共享,却又各自保密的心情。


说到柳生比吕士。

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到底是不是本尊,我也不知道。

酒会上对幸村上了心,恐怕更多是出于好奇,以及为未来极罗道自己可能需要的警方的支持留下伏笔。

后来的精细算计,也多出自柳生之手。

也曾隐秘派人保护仁王,却并没有事前给仁王预警。

最后一场,不知道柳提出了什么条件,柳生最终由柳扮演出席。

冷静。自持。

用伊贺重光的话说,是个商人。


如果说柳生是在守卫经营自己所想要拥有的极罗道。

那么仁王就是只在守卫柳生一个人。

其余的林林总总,都与他无关。

出手是因为报预警柳生之恩。

拒绝,是替柳生精打细算的本分。



然后说说切原。

切原的性格,在故事设定里是伴随剧情逐渐成熟的。

警校入学时见谁挑衅谁,被真爹和柳教育了之后盯着两个人紧追不舍,真爹接他的口带话时仍然天真单纯,警察实习时难以控制自己的戾气、还要靠柳给他摆平。

这样的切原赤也,在幸村中毒后,几乎每一次出场,都有些许变化。

中毒当天的紧张焦急,是情义和责任感。

和柳去咖啡屋对谈时的愤怒,是关心则乱,是有意识的羁绊的开始。

回来找幸村的第一面,有对幸村身体的担忧和对下毒之人的愤怒,也有对幸村带柳去见极罗道成员的愤怒甚至怨恨。

随后却在幸村有意的疏离中,意识到,幸村手下自己这样的棋子,原本就不止一个。

这是属于切原赤也这个个体的立场第一次成型。

纵使幸村四年前就让他自己选择。

却直到这一刻,才清楚分明地有了不同于幸村精市立场的、切原赤也的立场。

幸村归队的那一天,自己曾感慨切原赤也变成熟了。

到夏至日身先士卒的解救。

到那晚因为柳扣留了纸条而冷战。

再到第二天去求仁王帮忙把自己易容成幸村去应战却被拒绝,万般无奈下,只得动用自己入籍贺清山时挂靠在坛家名下的这一重关系。

来不及与任何人商议,就这样回到贺清山。

埋伏在坛的身边。

这是一步幸村大概率不会同意的棋,事实上却一定对幸村是正收益。

或者多一个帮手,或者多一个耳目。

只是切原赤也自己要想摘清,就难上加难了。

违背幸村几年来的初衷,而且本来也不是切原赤也擅长的。

可是他竟然做到了。

这一刻,我希望我笔下的小海带,终于从一个脆弱的孩子成长成了一个男人。

忍耐。

逢场作戏。

百般小心。

三个月,获得了坛的信任,成为了幸村翻盘最大的筹码。

切原与幸村之间,有切原感念报偿的的救命之恩与培养之义,有幸村着意进行的情感投资与恩威并施。

只有幸村,能对切原感同身受;也只有切原,一开始选择光明道路的时候,让幸村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这样的相处模式,五六年下来已经成为习惯。

切原与真田之间,有切原念念不忘的道场提点切磋,也有大部分时间切原都恍然未觉的保护与培养。

这可能是移情作用,也可能出于真爹对幸村无声的支持回护,多年的培养,即使没有一起实战过,默契也早已经刻入骨髓里。

与柳。

柳的冷静是骨子里的。

对于真相的追寻是本能。

对于其他事情看得通透却并不在意,也是本能。

柳对海带,最早是好奇,然后是调戏,在幸村的旁敲侧击下,发觉自己动了心。

然后是无声支持与保护,甚至不乏算计主上的时候。

这些事情军师本就擅长,被主上半胁迫着见了极罗道的人,也不是没有透过切原或者真田的消息,表达过对主上的敲打。

甚至最后,也是自作主张地跟随切原跑到山上来,并没有提前与主上通气。

从心机上,与主上可以说棋逢对手。

从立场上更是一开始就对主上表示怀疑,到后来即使并肩作战那么久,也依然怀有保留。

柳的戏份不算多,甚至刻画出来的情节里颇有感情用事的时候,然而完整设定里,还有更多柳为了保护切原的心机,以及柳对主上身份的探查、或出于对帮派势力打压的算计。

结尾大戏,柳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这一天有皇帝计划的最终抓捕呢,这是很可能的。

可他到底是柳家的人。

最后告知主上真田在世的消息,可以解读得很温暖,也可以解读得很冰冷。

温暖是来自对幸村多年同事的认可,对二人一直以来艰难相伴的感怀,对切原所受到的悉心培养和无声照顾的感念。

冰冷,又何尝不可以是,为神奈川的帮派势力,给出一个可以稳住幸村的理由。

以冰冷借口,行温暖之事。

除了对切原赤也,以这样的方式,不负使命,也不负私心。

这才是我设想中柳的全貌。


真爹。

真田弦一郎,属于他的跳脱的部分都在少年时代。

从小巷里与亚久津对峙的那一刻起,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就结束了。

与主上之间的关系,从此再也难以理清。

真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主上的呢?

我猜是年少的时候。从在高中作为风纪委员的好奇,到身为班长的纵容,再到屈居副部长的认可,以及在道场的相伴。

这种喜欢在分别之后,伴随着真爹与生俱来的可能有些过剩的责任感,逐渐沉淀变成了执念。

//对不起,在这个时候我还没有看过许废笔下的Letter from Sanada....

警官学院里,兼顾责任与私心,真爹最终选择了卧底这条路,并为之做了大量的努力。

实习期间不出现场,闲暇的时候,翻遍了几年前的旧案卷。

对幸村要求他不要碰自己母亲案件的请求,他一开始就没有答应,后来六年,更是一刻都不曾忘记。

抽丝剥茧的六年。

亲手将凶手逮捕归案。

这是对幸村的交代,也是对自负的自己的交代。

整个故事里,安排两个人互动,是码字的我觉得最甜的时候。

当年的漫画里留下散碎的线索。

案卷盒子的夹层里放了整理多年的笔记。

抬手拿走的发带。

借着卧底的身份说爱你。

在最黑暗的时候,也竭力保护着温柔以待。

留下线索,让主上得以逃生。

对于主上的身份,不是没有过猜测。

但没必要在任务中揭穿的,真田弦一郎可以等幸村精市亲口来告诉他。

只是,他没有等来这个机会。

一步步升级的冲突,也是一步步升级的感情。

到最后时刻,以命抵命。

如果真爹最后时刻不是陷入昏迷,还可以说些什么的话。

他大概也不会责怪幸村的隐瞒吧。

“去选择你想要的。”

“不要忘记你的初衷。”

这段柳对切原说的话,安抚切原情绪的时候。

又何尝不是真田想对幸村说的。

那些年的小纸条,或许也是真爹在入学后学到心理学知识时,才猛然想起主上会不会也受此影响,才念念不忘的要顶着卧底计划的监管保护,一次次反复提醒。

背负过沉重走过无边黑暗,体味过见死不救的煎熬和分裂。

主上说,在情绪障碍里,真爹是他的光。

在真爹卧底的漫长岁月里,主上又何尝不是真爹的光啊。

尾声里,真爹选择了主上。

卧底生涯让他确知了自己的想法,一定程度上也让真爹对于是非善恶的判断更为丰富理性。

换个角度来说,真爹为了主上,一步一步打碎之前全部笃信的条条框框,打碎了原本的自己。

初心未改,却再也无法胜任一个继承人的使命。

以此成全彼此的心意。

这爱情对于真田足够残忍。

却也足够绚丽。

以此一生,仅此一次。

希望目前的刻画已经足矣。


主上。

几次重大事件意在塑造主上复杂的个性。

伴随事态越来越复杂,主上说是在黑化也未尝不可。 

不停被削弱个人实力,却不停地增长着作为君主的心智与力量。

从自身的情绪障碍出发,在格斗之中灭人五感,以此招数近身搏斗,从未尝败绩。

可主上自己,在道场之外却也未必喜欢这样的方式。

凌厉、精准,以命搏命。

数次在危机关头,你死我活,凭此赚得一命。

最早的理智清醒,是早年经历所赐。

随后一步一步越陷越深,却也韬光养晦步步为营。

如果不是挂念真田,又几次中毒,大概五年、十年,兵不血刃,一样可以从祖父手中夺权。

可是那怎么可能呢。

之前在跟 @SuNine_ 讨论幸村和不二性格塑造的区别,总觉得在这样的背景下,不二可能就分分钟投敌了,幸村却会把权力掌握在手里以掌握主动权。

是以不二的勇气在放弃,在选择立场,在义无反顾。

而幸村的勇气却在接受之后获取主动。

无论是否是地狱深渊。



说说主上的亲人。


之前写过一段父子之间的戏,却并没有放上来。

伊贺助身为丈夫和父亲,或许早有猜测,却没有能力保护妻子与儿子,算起来应该是全文里最为不甘的角色吧。

比起伊贺重光,他更像自己的母亲,温和、无害。

年轻时为了心爱的女人,选择了与贺清山断绝关系。

中年时为了病重的儿子,选择了低头求情。

出卖自己二十年的坚持也没有关系,只要能让儿子活下来。

在贺清山上腹背受敌步履维艰,从上山那一刻开始就被架在火上烤。

或许对比起主上的惊艳绝伦,是显得过分酱油了些。

可是,愿意为了所爱的人牺牲一切的心情,又何尝不是另一种勇敢呢?


从来没有以生者身份出现过的母亲,在上一代人的回忆里,是性格刚烈坚贞、敢爱敢恨的。

是对主上性格塑造最为重要的人。

也是主上一步一步沉沦在黑帮的生存规则之后,除了真田外,觉得难以面对的第二个人。

一定是可以带着笑意面对人生艰难的、相当了不起的女性吧。

伊贺权的形象也很模糊。

设定的相关描述里,是一个同样性烈如火的人。

选择成全的时候就如约守诺,潇洒放手。

亚久津说,幸村母上在遇刺那一刹那喊出的是权的名字。

是不是真的我并不知道。

就算是真的,或许也是因为时隔多年,依然相信权会信守诺言。

所以自己遇刺的一刹那,想通了关窍所在。


祖父是比较脸谱化的。

古板、守旧、刚愎自用、手段狠辣。

曾经也有过叱咤风云的时候,年老却显得昏庸而可笑了起来。

最核心的性格特征,其实是对权力的恋栈吧。

不肯接受自己已经老去的现实,换上二儿子之后,以协助为名义,却事实上把二儿子架空。

可是年老之后,无论是对新生代的了解,还是对事物的掌控力,都不可避免的下滑了。

才给了坛这么多空子可钻。

会为了贺青山好,却也会将自己与贺青山混为一谈。

总结来说,应该是个挺典型的老派家长作风的人吧。



酱油们就不提啦,想名字想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中间还有混的时候……唉。

不过,德川和也比较特别,算是占了不少的戏份酱油。

这里有私心CP德川和也*入江奏多。

大部分的时候德川都在OOC,只有关于入江的时候稍微有点样子。

德川知道的事情其实很多,但是出于自身的立场,能做的反而很有限。

可惜对高中生无爱,不然凭着结尾的脑洞他俩大概能写一本衍生。

不过就算写了,也是类似的故事吧。


最后轮到反派角色们。

先向山吹的粉和冲绳的粉们道歉~实在是需要借用一下人设来完成这几个重要的人物。

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我竭力让所谓的好人坏人,都首先是“人”的概念。

每个人有自己要背负的过去,也有自己要争取的未来。


木手想要掌控力想要领导权,暴力是他运用起来得心应手的工具手段。

一个暴力的极罗道,或者一个暴力的贺清山,是什么都无所谓。

是永远提防的,赴宴之前还要在凶器上留下平古场的指纹,哪怕平古场是他的情人。

是冷静谨慎的,与热血上头的黑帮形象不同,无论到什么情景下,都竭力为自己争取。

这是杀手的自觉。

可惜最后却也毁在这一点上。

他对平古场或许不是没有真感情,可平古场对他却是全身心的追随。

是以平古场拼死上山预警,已经是穷途末路的最后选择。

却牵一发动全身地,让木手逃遁的计划彻底落空。


亚久津仁。

他口中的太阳,是坛太一吧。

我以此为蓝本构想着,只得到一个纯爱故事。

或许这关乎救赎。

所以当坛守一逼迫太一成为自己的傀儡、自己野心的幌子的时候,亚久津想要带他走。

可是,他是处境那么 边缘绝望的人,又能把自己的太阳带去哪里呢?

我倾向于坛雅生活在多年的压抑与监视中,在这一天选择割腕自杀,亚久津遇到后,试图笨拙地包扎,却只让坛太一看了个鲜血淋漓。

明明是心中最明亮的,却露出那么分明的厌恶、仇恨与惊恐。

这让亚久津要怎么接受呢。


坛守一。

是影视剧里常见的老年大反派吧。

韬光养晦了太久,野心酝酿了太久。

可是格局势力都有限。

尽管有点荒谬,但原本最崇尚武道崇尚堂堂正正的贺青山上,却用毒药刺杀来实现自己的奢望。

大概这就是culture不fit吧,笑。

在等待中逐渐异化逐渐扭曲。

非要说的话,甚至有些像朱祁钰。

最后连女儿和外孙都可以舍弃。

为了成全自己的所求。



3.


说完了这些,说点旁的。


整个贺清山的故事,希望传达些什么呢?

没有绝对的善恶边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

是这样么?

又或者是即使是多年不得相见的彼此,依然心有灵犀。

是如何说服自己为了感情让理性妥协。

是这样么?

还可能是站在绝望中不能停下脚步的疲惫与坚持。

是违背准则却不负初心的妥协与无奈。

或许是吧。

想要传达的情绪,在《你曾这样问过》中表达分明。

你说,我会变成更好的人嘛?


名字叫贺清山阙。

贺青山是山的本名。

设定是只有做标题才改成贺清山。

而阙。

是故事的底色。

终归残缺,留有遗憾。


背着母上大人,眼睛困到睁不开,不如就此搁笔。

谢谢各位三个月的陪伴。

接下来,也还请多多关照。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