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萤火微光-30 (烂尾完结撒花)

圣诞节这天,吃了很好的日料,回到柔软的被子里,播放着《大阪罗曼史》。
之前停了很久,一直在想,要用什么样的心情,给《萤火微光》画上一个终结。

平安夜前一周,四年来最重要的朋友,和另一半分手了。
跟他说起三个月前的心情。
一切都历历在目。
却又已经远去。
今天我们互换圣诞礼物。
我选择了一套Lego,收到了三本斋藤工的写真集。
那天聊到抽卡的玄学,提到真爱大法好,却怎么也不能说服自己在Love后面加上谁的名字。

远离了恋爱心情的自己,是不是能给冢不二一个很好的很甜的结尾,其实我并不确定。


但是如果说一定要给故事一个结尾。
没有什么日子是比今天更好的吧。

今天写到一半,接了电话加班,真是十分无奈,让各位久等了,真是抱歉~
萤火的故事写了很久。
今天仔细想想,不知道是因为时间还是因为码字。
那时的心情,似乎真的已经放下了。
谢谢各位一直陪着我。
虽然萤火在这里要暂时画一个句号。
但新的一年,也还请多多关照。

Bow~

———————————————————————


70.


黑暗。
没有一丝光亮。
也没有一丝声音。

……是死亡么。
又迎来这样的结局。
这一次,我又是谁的身份。
又是什么原因。
为什么走向这样的终点。

好累啊。
睁不开眼睛。
动也动不了。
混沌中,觉得想要挣脱。
却不知归处。

“不二。”

是谁的声音。
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却又有真实的触感,来自在耳畔温柔流动的空气的颤动。
被呼唤着姓名的,是我么?
如果是的话,那真的是太好了。

“不二,我在这里。”

声音从哪里传来。
急于找到答案,以至于有些无来由的慌乱。
似乎错过了,就会失去一切。

可是。
你到底在哪里。
你又是谁。
是谁……


陡然惊醒。
被温柔揽入怀抱。
紧紧抓住对方的衣襟,把头埋在胸膛。
紧紧咬着下唇,微微颤抖着。

“不二……我在这里,我一直在这里。”

视线缓缓上移。
好看的颈部线条。
精致的喉结。
有些薄的唇线。
笔挺而线条硬朗的鼻子。
直到因为摘了眼镜而微微眯起的眼睛。

“不二,醒了么?”

眨了眨眼睛,鼻子有些泛酸。
伸出手揽住对方的脖子。
把唇瓣主动迎上去。
深深的亲吻。
被索取着呼吸。
心跳也归于同一节奏。
在对方的带动下,慢慢平复。

终于分开的时候,呼吸有些急促。
“不二。”
被温柔地呼唤着名字。
一直一直,反复不停。
“是我……手冢,你还在,真的是太好了。”
“别说傻话。”
头发被轻轻揉乱,然后被有力的臂膀揽在坚实的怀抱里。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没关系的……”
对方的声音有些沙哑。
“只要你能醒过来就好。”



“怎么样,手冢,你喜欢这一段么?”
看着一脸期待的不二,手冢有点语塞。
“你不考虑把主人公换一个姓氏么?”
“啊啊~反正只是写着玩的嘛,这样比较有代入感啊。”
不二撑着下巴,观赏着阅读自己“写着玩的小说”的手冢。
“结构真是太散漫了,简直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
“唔。”
被说中了,不二吐了吐舌头。
看了眼不二的表情,手冢有点无奈地起身,把不二圈在椅背里。
低下头来,深深亲吻。
“满足了?”
“嗯,差不多吧~”
不二红着脸兀自嘴硬。

开学的第一周,课表终于定了下来。
周一下午的五六节当然留给了三宝课。
而且有手冢监督,想必课程出勤应该是雷打不动。
与其两边都不能满足,还不如踏踏实实和手冢一起上课,抱着这样觉悟的不二周助,把院内选修课安排在了早上一二节。
从此开始了苦不堪言的早起生涯。

“是真的嘛!就是起不来啊,闹钟根本听不见,睁不开眼睛,也丝毫不想起床……”
不二咬了一口苹果,嘟着嘴说道。
啪。
被手冢用指节敲在额头。
“暴力不能解决问题啦,手冢!”
“是嘛,我看就很有效。”
这么说着,手冢有点无奈地接过不二手里的苹果核。

等不二咽下口中的果肉,又喝过了水,手冢才淡淡开口。
“所以……不二,你写的,是你的感受么?”
“嗯?”
不二微微一愣,用鼻音作答。
“会不会也……被困在梦境里……很难醒过来。”
手冢坐在不二面前,盯着对方的眼睛。
“手冢,我……”
“不用说下去了,不二。”
感受到对方的欲言又止,手冢伸手把不二揽在怀里。
“……我很心疼。”




那天和好之后,不二开始了大量的日常写作。
“我想试试看,能不能用这样的方式,渐渐习惯于一定强度的刺激,这样应该可以提升适应能力。”
“好。”
面对着不二的解释,手冢干脆利落地回答了一个字。
“……可能会很麻烦的呢。”
“没关系……有我在。”
“噗,有学生会会长支持我还怕什么~”
不二眨了眨眼睛,脸上绽放出有几分调皮的笑意。
不是的。
手冢。
其实不在乎你是不是学生会会长。
是不是手冢家的下一任家主。
是不是法学院的首席。
只要是你。
真好。
我这么相信。
而且我知道你也这么相信。

伴随着大量的日常写作出现的,是不二动不动就拉着手冢看自己“写着玩的小说”。
“手冢,你这会儿闲着么?”
“怎么了么?”
从英语文献里抬起头,手冢有点疑惑地看着不二。
“咳,那个,我随便写了点东西,你要不要来看看?”
被邀请的手冢扬起了眉毛,几乎有点受宠若惊。
按不二周助既往的习惯,恨不得迹部景吾菊丸英二白石藏之介都看过一圈了,才在自己的百般逼问下,看心情给自己看个片段。
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么想着,手冢的心又悬起来了。

“咳。”
不二清了清嗓子,看到手冢欲言又止踌躇不决的样子,暗自撇了撇嘴。
“……啊拉,手冢你是没空嘛……”
“不。”
一秒钟反应过来的手冢脱口而出地回答道。
话既然出口了,反而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这么想着,手冢起身,走到沙发旁,坐在不二身边。
“呐。”
不二把笔记本电脑递给手冢。
“这是……”
手冢的眼睛有些微睁大。
“嗯,是我最近在写的日常哦。”
不二整个人团在沙发的一角,叼着吸管一边喝牛奶一边说着。
“给我看么?”
“是呀。”
不二的语气尽可能显得若无其事顺其自然。
却还是被手冢抓住了几分不确定的意味。
眼帘低垂,目光在怀里的抱枕上打转。
“……你要不要,看一眼?”

手冢。
我把自己的有趣和无聊都写下来。
把疯狂和平庸都一一描述。
……你如果看了,会不会觉得安心一些。
会不会,反而失去兴趣。

当距离拉近。
神秘感消散。
那些因为爱情的幻想而完满的光晕逐渐褪色。
露出底色的时候。
会不会。
就走向终结。

呐,手冢。
会不会。
当我走近的时候。
你就退远了。

站在这一刻的时候。
要怎么才能预知未来。
如果不能知道未来。
又怎么才能放弃过去自我保护的习惯。

手冢。
请你不要走远吧。


“好啊。”
被手冢语气里的轻松愉悦击中,不二抬起头来,看到手冢脸上的笑意。
如此柔和温暖的气息,几乎和手冢一直以来的形象背道而驰。
却让人莫名觉得安心。
“不二,我很高兴……非常高兴。”
眨了眨眼睛,不二把脸埋在怀里的抱枕里。
“嗯,我知道。”
“不二。”
“嗯?”
“我在。我一直在。”
许久,不二的声音闷闷地从靠垫中传出来。
“嗯,那就好。”

一目十行地看完不二递给自己的文档。
手冢的目光在几处有些微的停顿。
怔忡,然后是微微笑意。
啪。
笔记本被合上。
起身。
走向不二团着的这一端。
附身,轻轻亲了一下不二的耳朵。
就势把不二从抱枕中挖了出来。

“不二。”
“谢谢你的评价。”
“唔?哪有。”
不二眨眨眼睛。
“是……写着玩的小说了啦!”
“小说?”
“嗯,才不是真的……不是哦~”
看着面前的天才红着脸狡辩,手冢突然绷不住笑出了声。
“噗,好,不是真的,是小说。”
“手冢……你今天很开心嘛。”
“是啊。”
手冢甚至有点孩子气地点了点头。
随后,微微前倾,看着不二湛蓝色的眸子。
那瞳孔略微放大的样子,好像准备好绽放的花朵。
“那,主角想要拥抱接吻是不是也是虚构的,我的大作家?”
不二清了清嗓子,咬了咬下嘴唇。
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口。
“呐,艺术是高于生活,但也是源于生活嘛。”

“不二。”
“嗨咿。”
“如果多做一些运动,是不是睡眠质量会好一些?”
“说不上,之前也在网球社里参加过活动啊。”
“不。”
手冢单手摘掉眼镜,勾起嘴角。
“我是说,另一种运动。”
“……”
“会么,不二?”
“……会。”

相爱是变得敏感。
也是变得盲目。
我们选择性的相信一些事情,忽略另一些事情。
如果这是愚蠢,那么就让我愚蠢下去吧。
愚蠢着,那又怎么样呢?
有谁能聪明一生。

或者不如说。
越是对自己自信的人。
就越可以承担这种愚蠢吧。
从来不需要考虑谁拖累了谁。
也不需要考虑权衡优先与取舍平衡。
因为相信,所谓世俗的期待,与两个人的幸福。
可以同时拥有。

可是纵使这样。
不二。
我却并不因为自许而奢求。
或者因为禁忌的刺激而贪恋。
我不将它作为实现,也不将它视为挑战。

不二。
我想要让你知道。
我不会走远。
永远不会。
只是因为。
你是你。
而我是我而已。


终章


“手冢前辈……这样真的可以么?”
“我已经决定了,也征求了包括乾和大石在内的核心骨干的意见。”
“那……”
“海堂会接下乾的位置。”
“可是,会长,我们真的可以做到么?”
“你们有一个学期的时间来慢慢适应。”
手冢推了推眼镜,然后拍了拍桃城的肩膀。
“我们都相信,你们不会让我们失望。”

开学第一周的周会,学生会例行讨论开学之初各部门草拟的新学期工作计划。
开会之前,桃城被手冢叫到学生会办公室。
门关上,看着一脸茫然的桃城武,手冢单刀直入地开口。
“桃城,这个学期结束之前,我就会把会长的位置交出来。我个人比较希望你能继任。”
只这一句,就把桃城钉在了当场。

“至于信息部……”
手冢顿了顿。
“我相信你可以做出最好的决定。”
你可以考虑交给越前龙马,他在技术上早已经超过信息部部长的要求。
这句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你觉得如何?”
手冢抬眼看着刚刚升上大二的桃城武。
“做好觉悟了么,去承担这项责任,带着学生会一路向前。”
有些紧张地咽了下口水,深呼吸,桃城突然勾起嘴角。

对着手冢深深鞠躬。
“那接下来的半年,还请多多关照。”


“各位,今天的会议由桃城主持。桃城。”
众人绕桌坐好,手冢左右手边分别是乾和大石。
而不二周助,坐在菊丸远离大石的一侧。
会议开始后,手冢只开口说了这一句,就示意桃城接替发言。
在座诸人都已经和手冢私下讨论过,自然也没有什么异议。
只有桃城一个人,在这一瞬间,感觉到紧张贯穿身体,夺走呼吸,让喉咙发干、指尖发麻。
“嘶~”
扭头,看到海堂熏坐在记录位上,冲着这边做了个口型。
“白痴桃子,你还差得远呢。”

“你还差得远呢。”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突然让桃城想起了那个新生。
昨天帮自己紧急调试好了信息系统,今天一整天都在补觉的少年。
这就是为什么我从一开始要加入学生会啊。
因为。
在这里,每个人,都在努力地向着更高的地方前进吧。
深呼吸,桃城缓缓开口。
学生会的组阁制,从这一刻开始,被正式提上日程。


会议结束后,手冢细心叮嘱了桃城一番,然后回会长办公室里整理交接材料。
众人各自散去,不二悠悠然跟在后面进了办公室,拉开椅子坐在桌旁。
“呐,手冢。”
应声扭过头去,看到不二正撑着下巴看着自己。
“怎么了?”
“咳,这样我们是不是少了一个据点~”
“这半年桃城会继续呆在信息部办公室,他还要带越前。”
“哦……”
“不二,你脸红了。”
“没有!才没有!”

办公室恋情的相关规章,还是交给下一届来制定吧。

虽然因为可以同时思考十件事情而被称为圣德太子一样的人。
可是。
这个时候,我只是想着你而已。



又是一年东大的秋天。
从不二的宿舍一路走过来,两侧的银杏叶染上了时间的斑驳。
阳光在叶子上留得久了,浸满了叶脉与细胞,饱胀着溢出来,重得扬扬洒洒坠落。
映着天空的湛蓝,有种近乎透明的温暖感。
伸出手挡在眼前,看着破碎的影象却有相似的触感。

谁此时孤独,就长久孤独。

这是最好的时节。


“和好了?”
“嗯~”
看着自家弟弟一脸不忍直视的傻白甜一样的微笑点头,迹部景吾有种深深地无力感。
折腾了一圈还是被吃得死死的。
也不知道迹部家的骄傲血统都哪里去了。
揉了揉眉头,却嗅到手腕内部的香水气息。
微微一怔,然后无奈地笑着放下手。
“……忍足侑士……你这家伙又来……”
趁着自己熟睡,就把只差贴着忍足侑士标签的自家调制的香水喷在自己的手腕上。
仗着母亲是一品调香师,还是独立香水品牌的所有者,就这样胡来。
也不知道这么幼稚的把戏是从哪里学的。

“最后还是选文学?”
“还是喜欢吖。”
“行吧,随你开心,怎么都好。”
迹部端起红茶,放在嘴边轻轻吹了吹。
“最近睡眠质量怎么样?”
“……嗯,很好。”
盯着看了看不二的表情,迹部勾着嘴角,低头喝了口红茶。
醇厚温润,正是秋天的味道。

“话说回来,桃城是怎么回事,啊嗯?”
“什么怎么回事?”
“手冢那家伙是乐不思蜀了嘛?这学期开会都让桃城带着越前龙马来凑数?”
“总要给未来的支柱一点机会嘛~”
“未来的支柱,你说桃城还是越前?”
“那要看桃城和越前他们怎么想。”
“……这主意是你出的?”
“那怎么可能~”
不二咬了咬吸管。
撒谎的意味欲盖弥彰。

算了。
丢给不二一个白眼,迹部泄愤一样,对着松饼咬了一大口。
对习惯性坑哥的不二周助,迹部景吾已经有了几分免疫力。
反正还可以丢给忍足……不行,忍足今年大三,有很多实践课程。
那丢给日吉好了。
可是日吉暂时还不够成熟……
想到自家学生会那一群活宝,揉了揉眉心,迹部觉得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岁。

喝了口红茶,迹部看了看时间,准备回冰大。
“呐,小景。”
“怎么了?”
“谢谢你。”
迹部有点怔忡,然后脸上浮起飞扬的笑意。
“那本大爷就收下了。”
起身,看见门口站着的修长身影,双手插在衣袋里,带着浅浅笑意点头。
“真难得,手冢你这个万年冰山,居然也会笑啊。”
“独家供应,限量放送。”
手冢淡淡开口,伸手拉过跟着走出门来的不二周助。
“我们也走吧~”
“嗯~”

“等等,你们去哪儿?”
“去看星星吖。”
“就你们两个?”
迹部挑了挑眉毛。
“嗯,工作布置给下面了,有事儿找大石吧。”
“诶……话说大石和英二好像也出去玩了。”
“那你只能找桃城了。”
手冢望着迹部的神情里有几分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
反正迹部要开定期董事局会议、忍足作为医学生正是要开始忙碌的时候,肯定是没有时间去休假了。
“……”
不这并不是重点。
而且手冢到底是什么时候从一本正经古板无趣变成这样的。
看了看站在身边一脸无辜的不二周助。
这原因太过不言自明。
迹部忍耐着怒气,撑着表情告辞。
“那本大爷就先告辞了……毕竟我没有这么闲。”
“慢走不送。”
手冢点点头,有礼有节,带着点胜利者的骄傲。
走过手冢身边的时候,迹部突然凑到耳边,轻声开口。
“下一次周助没有办法醒过来的时候……”
后面的话刻意放轻了语气,不二站在一旁听不真切,只得观察着手冢的表情,然后眨了眨眼睛。
话说完,手冢却面不改色,语气清淡地开口。
“谢了,迹部。”
然后也如法炮制地在迹部耳边轻轻开口。

真是的。
被当着面说悄悄话。
感觉真不爽。
不二面上笑意深深地看着两大会长。
眉眼弯弯。
直到两个人咬过耳朵,回身看过来,才有点后知后觉的意味。
“呐,两位~”
“咳,本大爷赶时间,这就走了啊。”
迹部挥挥手,迈着步子上了等候在校园咖啡厅门口的车。
举手投足之间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可拉开车门,上车之前的一刹那,却定下脚步,回头看着二人的方向。
“手冢。你的话本大爷记下了,你也不要忘记。”

“你跟小景说了什么吖?”
目送迹部家的车开走,不二拉着手冢衣袖问道。
“不会的。”
在风衣袖子的遮挡下,手冢牵住不二的手,温暖干燥的手指,与不二十指相错。
“我跟他说,不会的。”
“你不会再被一个人困在梦里……也不会忘记我们任何一个人。”
“不会再一个人。永远不会。”


———————————————————————


烂尾完结撒花。
被拖着在圣诞节加班让各位空等了一天实在对不起><~

晚点继续更新QAQ~
晚点见(泳抱~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