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SY] 贺清山阙-6

例行交代一下剧情……因为这是一个脑洞作死练笔作。
上文总结回顾:
第一章-幸村居酒屋遇袭+回忆初上贺清山
第二章-真田卧底开始+幸村母亲遇刺回忆+真田&柳关于居酒屋枪击案讨论
第三章-柳追查居酒屋案、怀疑幸村+真田出发去卧底、通过切原向幸村告别+幸村与切原关系交待
第四章-幸村毕业入职之前的夏天与卧底一年半的真田相遇,真田借卧底身份之口表白
第五章-幸村入职的夏天,柳回忆半年前与幸村对峙,敌意消减

本章掉落柳切。
主题是小海带的成长史。
强行让上下文有关系。
然后这个时间轴真是把我自己玩崩了……OTL

下一章我在立海大的本命出场prprpr
虽然他虐我二次元初恋,然而这个人设真是讨厌不起来。

Bow~
———————————————————————


9.

“不跑了?”
用手背擦擦嘴角的血渍,猛地抓住手腕,向身后一扳。
痛呼中关节脱臼的声音清脆。
“你给我听好了……”
身后,手腕上是冰冷坚硬的触感,却比不过耳边的声音,丝丝冰寒。
“……不论你身后是谁,我都会把你们一一击溃。”


“头儿,人我带回来了。”
岩田从案卷里抬起视线,随即移到嫌疑人脸上。
微微停顿,然后点了点头。
“辛苦了,待到审讯室吧。切原,你跟我来一趟。”
“是。”
茶水间,避开其他的同事。
“切原,这次的事情很严重,短时间内,上级不允许你进审讯室。”
“我明白了。”
“……好好休息一下吧,辛苦了。”
“没什么。”
一番交代过后,岩田拍了拍切原的肩膀,走进审讯室。
留下切原赤也站在原地。
看着审讯室的方向,咧了下嘴角。

“赤也。”
猛地回过神来,看见柳站在自己身后,正端着两杯咖啡。
“柳前辈。”
“你又对嫌疑人出手了?”
“……没有,我只是追捕的时候,不小心下手重了一点。”
盯着切原的表情,柳轻轻叹了口气。
“赤也,你还是一样不擅长撒谎。”
“……”
切原站在原地没说话,看着柳的表情变幻,几乎有点手足无措。
“给,咖啡拿着。”
“多谢。”
伸手接过咖啡,切原几乎要落荒而逃。
却被柳叫住。
“赤也。这次的督察是我的发小。”
“啊……”
“没有下一次了,答应我。”
“……嗯。”
切原站在原地点点头,以轻轻的鼻音回应。
“切原赤也!”
柳把手头的纸杯重重放在一边的流理台,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切原的制服领口。
“你到底明不明白!如果被督察所打上刑讯逼供的标签,你就连穿上警服的机会都没有了!”
“……”
从来没有见过柳的失态,切原几乎愣在当场。
捏着衣领的指节发白,柳从牙缝里挤出这一句话,之后松开手转身大步离去。
“到时候就算你要来技侦组打杂我也不会留你的,你给我记住了。”
只留着切原愣在原地,很久很久。


“你说你这又是何必。”
下午幸村去技侦组办公室拿分析结果的时候,有点无奈地开口。
“何必什么?”
“啊啦,装傻可不是好习惯呢,柳。”
幸村倚在办公室门板上,抱着胳膊说道。
“你知道的吧。”
“知道什么?”
“知道赤也有情绪障碍。”
柳从椅子上起身,走向幸村。
幸村挑了下眉毛,微微侧身,让柳伸手把门关上。
室内只剩他们两个人,幸存泰然自若地接着刚刚的话题开口。
“嗯,刚知道的。”
“幸村……如果让我知道你对赤也做了什么阴谋算计的事情,无论你有什么苦衷,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柳,你又在怀疑自己的同伴了。”
幸村的语气有点无奈。
“为什么你会觉得和我有关呢,柳。”
“又或者说……”
幸村整了整披在肩膀上的制服外套。
“你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切原赤也,从一开始就是。”

为什么。
柳微微一愣。
然后有点颓然地坐下。
从开始,到现在。
从招生的时候,看到在中长跑测试中扭伤了脚,却还是爬起来拼命向前的身影。
到格斗课程上发起狠来完全放开防守,只是为了把对方打倒的风格。
再到为了基础课程在实验室里一次次滴定练习,不眠不休的样子。
很难说是从哪一个时刻起,事情变得不一样了。
从来清心寡欲无欲无求,居中持正不偏不倚,只是纯粹追求着抽丝剥茧探求真相的自己。
开始有了保护一个人的想法。

“呐,真田,你看那个新生,像不像大一格斗课上的你?”
“……不像。太松懈了。”
这么说着,真田正了正帽子。
大三的时候,真田和柳,作为并列的年级首席,成为了大一新生的辅导员。
柳眯着眼睛看着那个风格强硬,一路站到最后的身影。
完全放弃防守,而是以强硬的进攻来应对对手的所有可能的反应。
看不到鲜明的格斗技术的特征,却对人体关节的击打方式有着清晰认知。
干脆利落地让对手丧失战斗力。
是十分实用,却又十分危险的格斗流派呢。
用德川学长的话说,有种阴暗角落里妖艳花朵的气息。
会出现在一个新生身上,真的是很特别呢。
在本子上写下这个名字,笔尖却略有停顿。

就这样,柳错过了真田语气里缺失的斩钉截铁,与隐含的淡淡的震惊。
却无意间推开了另一扇门。
无净无垢。
不知会通往何处。


“停下吧。”
仍然在观察与记录的柳,突然听见真田开口。
“我和你打一场。”
“真田……”
有点意外,柳扭头看向默默开始活动着手脚的真田。
“又不违反规定。”
扔下这句话,真田走到训练场中心。
“你以后的格斗课程,由我来给你上。”

那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单方面吊打。
真田出身武道世家,风格大开大合,流派颇为正统。
单刀直入,步步欺近,每一步每一拳都带着不容回避的力度。
仍显稚嫩的新生很快在真田的强攻下,被逼迫到场地的角落。
虽然勉力抵抗,奈何体格与经验都不占上风。
最后一式,真田本应锁喉的手,抓住了少年的领口。
“如果这是实战,你已经被钉在墙上三次了。”
盯着少年的表情许久,真田似乎有点失望地开口。
“下一次我不会输的。”
“好,我随时等着你。”
松开手,少年喘着粗气跌坐在地面上。

“各位,今天的排位赛到此结束。排名我已经整理好,贴在门口。有任何异议,欢迎随时来找我们。”
柳走到场地中间,错身的时候,与转身走回来的真田击掌。
真田走到场边,拧开一瓶水,喝了一口,垂下头来,紧紧抓着瓶子。
众新生围到门口看着排名,争议自然不会没有,但每个名字后面的详细记录,让人几乎有着望而生畏的详细程度。
击打部位、应激反应、惯用手、流派。
所有意识与潜意识,似乎都被彻底破解。
然后条分缕析。
公之于众。
训练场渐渐安静,柳却早已走向反方向,伸手把黑发少年从地面上拉了起来。
“切原,你直接编入二年组。下一次,对自己人,下手切记点到为止。”
“……是。”
带着点笑意,柳轻轻开口。
“真田刚刚是用左手锁喉的吧?真田可是个右撇子呢。”
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继续努力吧。”
“等等!你呢?要不要也跟我打一场?”
“我?你确定?”
柳合上手头的本子。
“你确定不要休息一会儿?和我切磋随时都可以。”
“不用。敌人永远不会等我准备好了再进攻。”
“觉悟很好。”
真田也已经走过来。
“那你也陪他打一场好了,莲二。”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也没什么办法。”
柳把本子和笔交给真田。
解开衬衫袖口的扣子。
“柳莲二。切原赤也,请多指教。”

如果说输给明显有体格优势、又是带着鲜明武道世家烙印的真田,是一种还能接受的结局。
干脆利落地输给文质彬彬的柳,对于切原而言,简直像是一个噩梦。
自己的每一个举动都被对方洞察。
被看穿,被玩弄,被怜悯。
明明对方的力气并不是很大,节奏也不算快,除了身高之外,并没有显著的体格优势。
可却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直接的对抗,都落入下风。
仿佛走进一个陷阱,难以脱逃。
对关节的击打,比起自己只会更为精准。
从始至终,气息干净到没有任何一点戾气。
直到自己无力跪坐在地面上,适时收回了手。
“2分25秒。”
“嗯,跟我想象的差不多。”
声音沉稳平静,连呼吸的波动都没有。
话音落下,手机的计时适时响起。
“看来你刚刚下手还是太重了,弦一郎。”
“有么?”
真田把手头的本子和笔还给柳。
“喂,切原。”
站在那里低头看着面色苍白的少年,真田的语气笃定认真。
“从今天起每天早上六点,我会在训练场等你。”
“……为什么?”
切原自己扶着地面,晃晃悠悠站起来。
“你不想变强么?”
“想的话,就用尽一切力气去达成吧。”
真田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眼前的黑发少年,重叠着谁的影子,纠缠不清。
想保护的人。
想知道的真相。
想到达的未来。
如果你也有这样的愿望。
切原赤也。
……接下来的时光,绝对不容松懈。


“……太难看了!”
期中成绩出来的当天晚上,切原赤也在宿舍门口看到真田隐忍着怒气的表情。
柳站在身后,有些无奈地开口。
“赤也,你的文化课成绩,是怎么通过入学筛选的啊。”
“……我所有选择题都蒙了C。”
真田气结,一巴掌拍在切原的后脑勺上,转身就走了。
“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十点,来我们宿舍补习。”
柳的语气很柔和,但却透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切原,真田前辈是收你做徒弟了么?”
“……诶?”
切原赤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没有吧,但是每天早上真田前辈都会监督我做格斗训练。”
“一对一?”
“有时候柳前辈也会来。”
“天呐你小子这是什么运气……”
室友用带着点羡慕的语气说着。
“切原,这意味着你是真田前辈和柳前辈同时认可的人啊。”
“呃,也没有吧?”
切原更加困惑了。
“你明不明白啊,真田前辈是真田家的继承人,年满二十岁开始可以收门徒,从此成为真田家的人,今年他正好二十岁……切原,你在军警系统里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了啊。”
“那,柳前辈……又是怎么回事?”
“柳前辈是法学泰斗柳植人的孙子……我的天啊切原,你这都不知道?”
“没想过。”
切原低头整理着自己的课本。
“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三浦。”
深呼吸,走出宿舍门之前,切原回头对室友说。
“真田前辈没有收我为徒,应该也不会收我为徒的。”

幸村前辈。
你从没有告诉过我,要去刻意接近这两个人。
……可是,我却能分明猜到。
因为你手把手教给我的格斗风格。
从第一节格斗课开始。
这场接近,就已经完成。
这是你的心机。
……却也是你的善良。


被柳辅导课程的日子里,切原赤也可以说生不如死。
比起背诵理论,切原宁可在格斗场上被真田吊打。
抓住了这一点,切原的格斗课程被无限暂停了,直到柳的日常测试里切原能明确解释自己做的每一道题目,还能保持80%以上的正确率。
原有格斗课程的时间,全部用来做枯燥乏味的基础体能训练。
大概是因为自己是个学霸,柳永远有办法提出21%切原全无头绪的题目,而往往此时,真田就怒吼着“太松懈了”,把切原扔到操场来一套体能加强训练。
“为什么明明这么努力了,还是没长高啊……”
瘫倒在床上,切原有些无奈地想着。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脱离两位大魔王的魔爪。
少年切原赤也一直在不停地问自己。
而答案是他没能脱离。

大一上学期的学年考评,文化课踩着良好线,格斗与体能拿到优异,切原赤也以学年第三名的成绩进入大一下学期。
“赤也。”
“嗨咿。”
听到柳的声音,切原打了个激灵,条件反射一样回头。
“我和弦一郎要去实习了。”
愣了一会儿,切原有点急切地开口。
“……什么时候?”
“刚刚交了申请,估计夏天开始吧。”
“去哪?”
“还没想好。你呢,切原,你想去哪儿?”
“神奈川警署。”
“为什么?”
“……我家在神奈川。一年前,我的父母在家中遇刺。”
切原微微低头。
“我藏在柜子里,躲过一劫……但我看到了一切。”
柳看着面前的少年,嘴唇轻轻颤动,却没有说什么。
“抱歉,我不该提这些的。”
切原咬了咬嘴唇。
“不,抱歉,赤也。”
柳摇摇头,抬手揉了揉切原的头发。
“实习之后你们就要走了,对么?”
“是。”
“……我还没来得及打败你们呢。”
切原抬起头来,平时那么飞扬跳脱,即使被一次次击倒也从未停止的挑衅里,语气里有难以隐藏的失落。
“总有机会的。还有半年,而且之后,我们也在警署等你。”
“那就好。”

那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年。
自己在神奈川警署等来了大四学年首席的新一届王牌实习生切原赤也。
还等来了横空出世的超级新人幸村精市。
只是真田弦一郎,已经消失了一年半。
连自己的毕业典礼,都没有出席。



“为什么呢,柳?”
幸村的声音打断了柳的回想。
“说起来,幸村。”
柳避而不答,却转移了话题。
“你来警署一整年,却从来没有主动开口提起过真田。你不好奇么?”
“我知道的都是我应该知道的……而我应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
幸村微微笑了。
“不是么?”
“……”
柳默然不语,看着幸村的表情,那笑容有些让人捉摸不定。
许久,柳淡淡开口。
“你倒是很看得开。”
“我一向看得开,不然呢?”
幸村转身,开门打算离去。
出门之前,幸村回过头来,淡淡开口。
“柳,你着相了。”
“切原赤也……他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的选择。”

幸村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柳在办公室里。
许久许久,带着点无奈笑意,叹了口气。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