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SY] 贺清山阙-5

终于写完了很长很长的这一章。
本章仍然在补充剧情【划重点
这一段是幸村和柳的对手戏,顺便假装掉落了柳切。
其实要不是我实在不记得莲姬的人设,也不至于写成这样 OTL
下一章重点放小海带。

Bow~

————————————————————————


8.

“柳前辈。”
“来报道了?”
“嗯,接下来还请多多关照。”
“跟我说可没用。”
柳转身,摘掉手套,看向站在门口的青年。
“毕竟实习了半年之后,你还是选了刑侦组,而不是技侦组。”
“确切地说是刑侦组重案科而不是技侦科。”
“随你。”
柳的目光定格在新入职的年轻警员的脸上。
“反正你两边的测试都是满分,不是么?”
半年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却已经有什么不同了。
“不管怎么说……欢迎你正式加入。幸村精市。”



“柳,今天是大学生冬季甄选,去不去看热闹?”
“好,稍等,我把这个分析比对输入做完。”
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柳带着点笑容回应。
“真难得,你今天竟然没出现场。”
“早上去了,刚回来没多久。”
“饭吃了么?”
“算是吃了。好,我们走吧。”
起身,披上外套,柳拿起本子,跟重案科的岩田一路去大学生警员甄选测试现场。

为了提升警员综合素质,应对日益增加的新型犯罪,这几年国家增加了大学毕业生中警员的特殊甄选,与犯罪社会学、犯罪心理学紧密相关的社会科学学部,以及与新兴犯罪手段紧密相关的电子电信、有机化学和商科,成为主要的甄选来源。
坐拥全国社科学部排名第一的立海大,神奈川警署正是第一批试点。
“柳,去年筛选上来的岸本,最近在干嘛?”
“忙着转正。刚过枪械技能测试,我昨天才通过他的转正申请。”
“唉,说起来这样的甄选真的有效么?前年的木永,去年的岸本,好像都不是很适应。”
“其实技侦科要不要这么严格的枪械训练本来就有争议吧。”
柳有点无奈地摇摇头,想起已经一年没见的真田弦一郎。
提升警察系统全员实战能力,正是真田家在军警系统内的主要主张。
无论是谁、是什么时候,都丝毫不能松懈。
从警察学院里制霸被称为魔鬼道场的格斗课程,到灯光下一板一眼学习方言发音的样子。
“所以最后才会都来了技侦科啊,也就只有你这种天才能镇得住他们了吧。”
岩田笑着拍了拍柳的肩膀,和柳并肩走进训练场。

“今年什么情况?”
岩田走到总调度台那里。
今年负责总调度的是神奈川警署年轻有为的探长的德川。
德川摇摇头,扭头看了看站在一旁负责心理测试的同事,表情欲言又止。
“看我干嘛?我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始工作呢。”
德川耸耸肩膀。
“大概就是这样。”
“上午场已经结束了三场了吧,连一个有希望的都没有?”
德川低头看了看屏幕。
“这场可能有两三个吧,都还在体能测试……呃。”
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来,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意外,岩田有点好奇地开口。
“怎么了?”
“有一个人的成绩出来了……我看看系统是不是出故障了。”
“应该没有。”
一直安静没开口的柳,声音浅淡。
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德川身后,此刻已经把一串数字记录在随身带着的笔记本上。
“……这个数据可是打破了既往五年全部甄选的记录啊!”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岩田有点不解。
“岩田,不是大学生甄选的记录,是全部记录,包括警察学院的新生入学和神奈川警局的转正测试……”
过去五年。
也就意味着今天在这里的所有科班出身的年轻警员们,包括柳、岩田甚至是德川在内。
在甄选测试的初轮项目上,全部都输给了这个半吊子的入选者。
“真的没错?你再看看有没有异常值什么的。”
“不会错的。”
柳合上笔记本,微微点头示意后,径直走向训练场测试点重点的休息区。
“喂~!柳!你知道……”
“我知道那个人是谁。”

幸村精市。
闻名已久。
幸会。


“资料显示……你的母亲在四年前意外身亡。”
“是这样,母亲的去世相当意外,据说是闯空门犯罪。”
“那之后,你的父亲回了茨城县。”
“是的,父亲伤心过度,回到母亲的老家,希望能陪伴外祖父母。”
“然后你报名了当年的警察学院甄选,成绩……只差一项。”
“很遗憾,当时出了一点意外情况。”
“你的病历显示你住院时间长达半年,现在已经康复了么?”
“过去三年的定期复查报告来看,已经康复了,刚刚的体能测试也可以看做是一种证明吧。”
“那为什么没有在第二年继续申请警官学院呢?”
“那一年外祖父母病重,希望能看到我入学立海大……所以也算是为了满足家人的夙愿吧。”
“那为什么现在又要来申请呢?”
“刑警是我一直以来的愿望,即使大学期间主修商科,也没有放弃对相关科目的攻读,目前我已经提前修完了犯罪心理学方向双学位的所有学分。”
“不担心外祖父母的意见了?”
“他们去年先后因病去世了。我想,他们在天之灵应该也会理解我的吧。”
“好,我这边没有更多的问题了。”
“谢谢。”
“……谢谢你能来,刚刚的问题和语气,我很抱歉。”
“没关系,我可以理解。”
幸村带着礼貌的微笑,起身,握手,从容走出面试的房间。
“柳。”
负责心理面试的小野送幸村走出面试房间后,有点无力的坐回椅子上,头也不抬地开口。
“你在的吧,柳。”
“我在。”
“主动要做这一场记录者的你,感觉如何?”
“没有打低分的理由。”
“我也觉得,只是,刚刚那些问题,真的是问得我很难受。”
“小野。”
“怎么?”
“……没什么,辛苦了。下一场三浦会来配合你。”

柳从身后的观察室走出来,定定看着蓝发少年离去的方向。
如果说,这一场面试是一种较量。
小野,你输得体无完肤。


“技侦组?”
“嗨咿。”
一周政审通过之后,冬季大学生甄选里无可争议的首席,在这个上午,走进了技侦组实验室尽头的一间小办公室。
已经是刑侦科科长代理的柳微微靠在椅背上,抬头看着幸村精市的脸。
“还以为你会比较喜欢出现场。”
幸村微微笑了,却没有答话。
“好吧,欢迎。”
“还请柳前辈多多关照。”
话音未落,门口风风火火冲进来一个少年。
“柳前辈,我来实习……了。”
看到房间里还站着其他人,少年马上收声,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
“赤也,都大三了,怎么还是这么毛躁。”
柳偏过头去,看到切原有点局促地站在门口。
“岩田人呢?就这么放你跑来跑去的?”
“岩田前辈让我安顿一下然后跟他去现场。”
“……抓紧去。”
“嗯嗯嗯,这就去。”
切原抓了抓头发,忙不迭地点头。
“顺便,来认识一下吧,这是今年冬季甄选的入选者,今天来技侦科实习报道。”
柳深深打量了一下幸村的表情,在切原转身要离开之前,突然淡淡开口。
蓝发少年带着礼节性的微笑转过身来,大方磊落地伸出右手。
“幸村精市。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啊……我是切原赤也。请多关照。”
两只手握在一起又分开。
而身后的柳,表情平静,目光深深。


这个冬天就在忙碌中开始了。
新年假期之前,神奈川辖区突发重案。

“还没走?”
凌晨两点钟,柳终于结束了手头的分析,整理好报告,打印完成,签字敲章,装订归档,关掉电脑,靠在椅背上长长出了一口气。
捏捏眉头,抬腕看了看手表,唇边漾起几分苦笑。
从上周开始,不知道怎么了,神奈川警局辖区的治安一下子糟糕起来,蹊跷案件频发,但往往查下去却都一头雾水。
现场分析的任务一下子多了很多,原本已经是一个人当两个人用,这一下直接是满负荷运转。
起身,听到实验区还有响动,有几分意外地快步走出办公室。
却看到三台电脑同时在运转。
输入、输出、分析比对、数据库检索。
在屏幕后一闪而过的蓝色的头发,明白无误地昭示着主人的身份。
“啊,应该快了。”
幸村头也不抬地回应,语调却温和有礼。
走到幸村身后,柳有几分惊讶的看到三个案子的分析同时在电脑上运转着。
这边输入的同时,另一边在跑数据库,还有一台显然是处理完了监控摄像,正在生成尽可能高像素的结果。
“……你一个人,忙得过来么?”
“也还好。”
手指翻飞,扫描之后校对输入,编写代码,行云流水一样从指间录入电脑。
柳定睛打量着旁边屏幕上不停跳动的结果。
“心桥……这个案子不是岸本在跟么?”
“岸本前辈昨天跑了一个通宵的数据,我让他回去休息了。”
虽然还是一个月不到的实习生,可是无形之中,幸村已经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技侦人员了。
甚至还能抽出时间来帮已经入职一年多的木永和去年入职的岸本,处理一些技巧性熟练性的工作。
连柳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惊才绝艳,无怪真田弦一郎念念不忘了那么多年。

柳抱着胳膊定定看了一会儿,两个人谁都没说话。
室内过于安静,幸村继续维持着有条不紊,扫描、校对、键入代码、点击运行,随即转向另一台电脑,根据数据库结果比对、交叉检验、设定检测方法、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好一阵儿之后,回头看了看图像处理的屏幕,推了把椅子,滑过去点击保存与打印。
然后周而复始。
“幸村。”
“嗨咿。”
“那天你在现场吧。”
“哪一天?”
“去年12月27日,松之丸町富士居酒屋枪击案。”
“去年?”
幸村手头的动作一顿,然后抬头看着柳。
“你是说,千岁家的事?”
“你果然知道。”
“我知道有什么好奇怪的……美由纪现在还是我在帮忙照顾呐。”
语气里有些无奈,幸村靠在椅背上,四目相对着摊了摊手。
“那个时候我连参加冬季甄选的想法都没定呐。”
“我很好奇,幸村精市。”
“好奇什么?”
柳走上前一步。
有些阴影落在幸村的脸上。
语气浅淡。
“如果你不在现场……为什么不直接否认呢?”

空气陷入静止。
心跳连同时间都慢了。
两个人凝视着对方的表情。
一纤一毫的变化都不放过。
这不是对质最好的时间,柳心里一清二楚。
那份证据被精心保存着,放在柳置物柜最里侧的证物盒里,还没有经历过任何的处理。
而面前的人,不仅完美通过了所有测试,顺利经过政审,成为了冬季甄选的首席入选者。
实习至今三周半的表现,更是丝毫不比去年的自己逊色。
对方的表现无可挑剔,可以称之为完美。
出于各种原因,自己都可以等下去。
等到对方露出破绽。
只要对方确有所求。
悄悄观察着,也做着记录。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身影在现场查验、在比对分析、在完成报告,总觉得有几分不真实。
催生着内心的好奇与焦躁。
希望能马上知道答案。

轻轻摇头,甚至带着点笑意,幸村盯着柳缓缓开口。
“柳,你在怀疑你的同伴呢。”
“是。我不否认。”
“为什么?我有哪里值得你怀疑么?”
“不。你的表现无懈可击。”
“那是为什么?”

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想要这么快知道。
为什么着急证明某个人的无关性。
为什么从见到他来冬季甄选的第一面,就觉得如临大敌。
防备着却也渴求着一个确定的答案。
甚至失去居中持正之心。
不惜违反原则与纪律。
也想要得到某一个确定的答案。
柳。
这是因为什么。

沉默许久,柳低头笑了。
“大概……因为我曾陪真田去过花隐町。”
见过真田那样的人,在那棵树下诚心许愿,敬献花束的样子。
严谨到古板的人,正坐在树荫下,久久低头不语。
本以为应该是忧伤吧,可仔细看过去,那神情可以被称之为温柔。
第一年,所有情绪都隐含于砸在树干上的一拳。
簌簌落下的花叶,树干上残留的血迹。
第二年,是精心挑选的彩色的雏菊花束。
有些笨拙地提前配好颜色,计算着恰好在那一天开放。
期待落空,表情近乎落寞。
第三年,不知从哪里寻来深蓝色的雏菊花束。
被自己打趣为园艺界的惊人之作,却被对方评价为恰如其分。
待到黄昏,去看了神奈川的海。
真田,你说的那种颜色,我终于见到了。
又怎么忍心。
接受答案是最为鲜血淋漓的可能。

“今年的花束,他已经选好了。”
“……多谢。”
听到花隐町三个字,幸村的喉结有微微颤动。
眼帘微垂,开口时是有些温柔的语调。
“这么多年……难为他还记得。”

叮。
电脑的系统音响起,幸村仿佛被惊醒一样,转身去看比对结果。
抬起视线,柳看到屏幕上跳出显眼的提示。
成功了。
“总算没有白费力气。”
语气里带着点欣喜,幸村直接拿起手机拨给岩田。
“岩田,心桥的案子,比对结果出来了……”
那一刹那,似乎正站在身边刚刚还与自己僵持着剑拔弩张的柳,对于幸村而言完全不存在。
“就这样,目前看有95%以上的可能,我还会做下一步交叉比对,但是我强烈建议现在采取行动。”
“毕竟……宁错过不放过。”
听到最后一句话,柳有些许失神。
一年前在学院实验室里的景象重回眼前。
那又是谁,一样的不眠不休。
宁肯走了极端,也绝不放手。

电话放下后,幸村把椅子转回来,看向倚在桌边尚未离开的柳。
“抱歉……刚刚说到哪儿了?”
“没什么。”
柳回过神来,轻轻摇摇头。
“幸村精市。”
“嗨咿。”
“不管你想要做什么……”
柳的语气有一点疲惫。
“……都不要站在真田的对立面。”

缓缓呼出一口气,柳转身打算离去。
走出实验室的前一秒钟,幸村突然开口。
“柳。你为什么想要知道那天我在不在现场?”
“……”
这句话把柳钉在原地。
蓦然转身,柳的目光直视着幸村的脸,带着不常见的犀利锋芒。
“因为这关乎真相。”
“千岁千里说的,就是真相。”
幸村精市语义笃定,笑意浅浅。
“柳。我永远不会背叛真田。永远不会。”
“那就好。”



“幸村,冬天的话你还记得么?”
“记得。”
“记得就好。”
“柳。”
“怎么了?”
幸村正了正制服袖口,抬起头来看着柳的眼睛。
“为什么,我觉得你的敌意消失了。”
“你觉得我之前对你有敌意?”
面对柳清浅语气的反问,幸村笑而不语。
“我只是突然觉得……”
柳走到门边,扶着门框,带着点轻松的语气。
“无论你想要做什么……”
从冬天的二十三个案子开始。
到这一刻穿上制服走进来的步履坚定。
“……我都选择、且只能选择相信你。”
“那真是多谢了。”
“不必。”
柳定定看着幸村的神情。
“我只相信我看到的。”

既然,你能让赤也那么信任你。
又将赤也一步一步送到这里。
幸村。
我愿意相信真田没有信错人。
……直到你站到另一边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