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萤火微光-25

答应各位周六的两章,最后还是拖到了零点之后,真是抱歉喵QAQ

本章的主题是搞事情【咳,不是说要开车

考虑到大家甜食的属性,一会儿还会发出下一章,避免大家觉得不够甜……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人为制造的波折了啦~大家要相信我是专注发糖一百年的,无理论多么短小或者注水或者flop【你够了】都是为了发糖……


Bow

———————————————————————————————————————


57.


Freshman Camp第一项重要的活动,在开学典礼当天下午。

“小不点,你要知道,我们东大的学生会呢,就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
菊丸路过的时候揉了一把越前的头发。
越前龙马其实是来学生会帮忙的。
在典礼结束后,越前不声不响跟着菊丸走了半个小时,先去了食堂然后去了快递点,直到走回学生会社办楼下发现少年一脸困惑还带着释然,菊丸终于哭笑不得地意识到了越前其实只是因为路痴,同时又不记得自己的名字而不好意思开口。
“为什么跟着我啊?”
“……学长你是去学生会的对吧?”
“话是这样没错……诶?你是来学生会帮忙的?”
“嗯。”
整个东大学生会,越前只对四个人有印象:昨晚为了保护自己受伤休养的不二周助,昨晚明明负责迎新却睡着了、今天上午也没见人影的桃城武,组织纪律时蹦蹦跳跳一头红发的菊丸英二,以及作完会长致辞就高冷离去的手冢国光。
压了压帽檐,越前龙马痛恨自己的路痴和脸盲。

“说起来你才多大啊……17?16?有16么?”
这么说着,菊丸压了压越前的头。
“放手啊菊丸学长!”
大石抱着一堆地图和指环路过的时候,有点无奈地唤了一声。
“英二,别闹了,越前今年才15。”
上午跟着大石检测完定向每一个点的桃城一脸惊讶地叫出了声。
“诶???15???”
“阿桃,说起来你应该最清楚吧,越前不是你负责迎新的么?”
“啊……啊哈哈哈……”
桃城有点心虚地挠了挠头发。

“桃城,操场十圈,理由你清楚。热身之后直接去检查定向的场地。”
“嗨咿……”
想到今天早上典礼开始之前,自己掐着时间赶到社办门口,却被手冢国光面无表情地拦在门外的情境,桃城后背又是一阵发凉。
昨晚不二前辈没有回来,连消失一下午的手冢国光也露了个脸就匆匆离去,留下老好人大石拉着菊丸陪自己参加观月的采访,不详的预感就已经十分明显了。
等到后来菊丸学长在Line上知道不二送新生回去的路上伤了脚,并对着自己露出自求多福的笑容时,桃城武的心都要碎了。
本来是自己的本职,结果自己睡着了不说,最后居然以不二前辈的脚伤作为终点。
光是前面这一条,在治下甚严的手冢国光这里就绝对不能轻饶了去。
更何况还有后面那一句。
最后只是跑了十圈,桃城已经感受到意外地庆幸和知足了。

扭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桃城武终于认认真真地记住了他的名字和长相。
而越前龙马,也是一样。
“幸会,桃城武。”
“幸会,越前龙马。”



58.


秉承着不给手冢添麻烦的宗旨,这一天不二周助在宿舍里光明正大地偷懒睡到了中午。
被客厅里的声响惊醒时,不二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一蹦一跳地把卧室门打开一个缝。
却看到手冢国光正在客厅忙着做饭。
“啊,手冢,你回来了。”
“醒了?”
手冢把菜刀清理好放回刀架,擦了擦手回头看过去。
“怎么下床了?快回去躺着。”
“不要嘛,感觉要长蘑菇了。”
“不二,你平时一觉也睡这么久……去桌边坐好,准备吃饭了。”
这么说着,蛋液浇在热油里,一把细细的香葱撒上去,食欲就被勾了起来。
“好嘛~”

“中午怎么有时间回来?”
喝了口牛奶,就着煎蛋扒了一口米饭,味蕾被满足的感觉让不二微微眯起眼睛。
食物咽下去后,不二有点好奇地开口。
“也不能什么都是我在现场管。”
手冢慢条斯理地擦擦嘴,转身拿了个苹果慢慢削了起来。
“毕竟是早晚要交出去的位置。”
“诶?才刚刚开学,手冢就想着要把会长的位置传下去了么?”
“宜早不宜迟。”
苹果皮干净利落地长长一条落下来,简单切成几瓣的果肉甜美多汁。
“不二,你觉得越前龙马怎么样?”
“越前龙马?”

不二停下筷子。
“怎么会提到他?手冢,你专门去查了昨天最后来报道的新生资料么?”
“最后一个来报道的就是他?”
“是啊,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呢。就是差点被车撞到那个孩子啊。”
“说到这还要替他谢谢你。”
替他谢谢我?
不二听着这个说法就扬起了眉毛。

“呐,手冢。”
竭力让自己的语调轻快一些。
“所以你该不会是因为要查最后一个来报道和我扭伤脚有关系的那个新生,才提起他来的吧?”
“倒不是因为这个。那之前我就知道他要来报道了。”
“所以是他有什么过人之处?”
“算是吧。”
面对手冢难得一见的含糊其辞,不二皱了皱眉头。
“手冢,你很在意这个新生么?”
“嗯。”
坦率承认了。
“呐,那还真是巧呢,越前龙马感觉和手冢很像……不过,感觉孩子很可爱呢。”
“很可爱?”
这次,换手冢语气里带上未尽之意。
“是啊,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可爱呢。”
想到昨天自己在湖边讲鬼故事吓唬他,还一本正经地建议他去参加校园定向,不二忍不住低头笑了出来。
“怎么了,不二?什么事这么好笑?”
“没什么没什么~恰巧想到了些有趣的事情罢了。”
不太想继续聊关于越前龙马的事情,不二本能地绕开了话题。
低头伸手去拿苹果,错过了手冢一闪而过的僵硬表情。


“所以说昨天晚上的采访还顺利么?”
“观月坚持要补充访问你……大石说那家伙没看到你整个人都充满了强烈的残念。”
“噗,观月也真是的。”
不二无奈摇了摇头。
说起来观月算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吧。
大一年尾的时候学校新闻社内部选举,其实自己是票数第一位。
然而自己懒得接,又有学生会要忙,于是甩手给了观月。
至于观月和自家倔强弟弟在高中那档子事,不提也罢。

“不二周助,你等着,我一定要证明自己比你强!”
“随你。不过,人物访谈的时候只能用技巧,却不可以心怀情绪,这个道理你应该懂?”
“……”
说起来都是什么幼稚的剧本啊。
自己和跑去京都大学的弟弟都已经和好了,不知道为什么观月反而念念不忘起来。

“他坚持?”
“嗯。”
“还没来得及看,昨天稿件的发了么?”
“标注了上篇。”
“好吧,总不能让校刊开天窗……反正我是过不去了,不然叫他跑一趟?”
不二周助吃饱喝足,撑着下巴观赏手冢洗碗。
“还是电话访问好了,整理录音也方便。”
“好啊,随意,那我跟观月说?”
“嗯,也该宣传部统一联络。”
“手冢,你心情不好,说话都公事公办了呢。”
“……没什么。”
“是因为你说下周才能告诉我的消息么?”
“其实也不一定要下周,不二,如果你着急知道的话……”
“不,我不着急。”
不二语气淡然地开口。
“手冢也等了我很久,所以如果只是一周,我可以等,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二……”
手冢的动作有点停顿。
“其实你也可以不这么坚持。”
不二眨眨眼睛,咬了口苹果,没说话。


呐,手冢,这么甜的苹果,接近果核的地方,也是一样的酸呢。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