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OA] 在遇见正确的人之前-3

本篇短小过注水重发了【跪下认错
本章推剧情,下章转折,然后HE,就这么定了~【大家好我是楼主的Flag

Bow~

————————————————————————

5.

“所以你最近在谈恋爱?”
“如果那个大少爷不是心血来潮拿我做表白练习的话,算是吧。”
“算是?”
不二周助挑了挑眉毛。
“不二,你知道我的,一个月了还没有上过床,对我而言绝对是个可以剔除的异常值。”
“一个月没上过床……”
不二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我怎么觉得这一次才算是谈恋爱,之前都是196啊。”
“一个月还没搞定老干部舌吻的人没有资格对时间发表评论,不二。”
“哦……”

对话结束,只是回家来拿件毛衣的不二周助吐了吐舌头,打好包袱准备回距离机场更近的手冢国光家里。
“那我走啦~”
“干脆搬过去算了你。”
“那就不好玩了吖……”
不二摊了摊手,一溜小跑地下楼去找开车等在楼下的手冢。
而作为不二室友的职场前辈忍足侑士,则重重叹了口气。

距离迹部景吾向自己盛大的表白,已经过了一个月。
生活似乎有很多改变,又似乎毫无改变。
平时在Line上毒舌吐槽,偶尔晚上还会打几个长电话,不知不觉中时间就过得很快。
周末两个人一起骑马、打网球、看电影、听音乐会,确实比起一个人多了些什么。
但同时似乎也少了些什么。
少了什么呢?少了上床?
忍足望着手机,沉思片刻,突然觉得十分好笑。


“忍足侑士,本大爷下周来帝京出差,周末打算在帝京过,今晚搭最后一班飞机过来。怎么样,有没有做好准备接驾啊?”
“哦呀,小景要来我家住么?”
“也不是不可以,反正酒店都住腻了。”
“事先说好,我可是工薪阶层,房子也是合租的。”
“真啰嗦,你以为本大爷会在意这个么,啊嗯?”
“也对,那晚上我去接你?”
“嗯,记得早点来。”
“好~小景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么?”
“……没什么吧。讨论这个还不如说吃点什么。去外面吃的话,帝京也没什么新鲜的……本大爷记得你出国交换过,在国外肯定是自己做饭的?”
“小景真不坦诚。”
“咳。说句痛快话,本大爷要登机了。”
“那还要为难小景,到时候忍受一下我的厨艺。”
“哼……这还差不多。我这边挂了啊,要起飞了。”

抬起手腕看了眼表,忍足慢条斯理地起身,把不二的次卧锁好,然后简单拾掇了一下客厅。
掐着时间叫车,换好衣服出门,默不做声地看着窗外光影飞逝。
居然已经一个月了。
而自己还丝毫不觉得厌烦。
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忍足侑士。


察觉到这一次的不同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甚至也不是一件让人意外的事。
从第一次在酒吧陪迹部喝酒,就明确感受到了压抑的欲望暗流涌动。
只是那时刚认识不久,谁能想到后来大少爷会玩这么一出。
第二次周末约出来在Jazz bar,大少爷装作老手主动出击来搭讪的时候,自己的心情也有一秒的犹疑。
可犹豫的方向,绝对不是趁机而上。
上一次,迹部景吾更是放了全平安市清川两岸都看得分明的盛大烟花。
情真意切有理有据,三分狡黠两份霸气,还剩五分浪漫玩得出神入化无可指摘,让人连个拒绝的理由都说不出口。
后来的一个月……

后来的一个月,过得简直太快了。
拉手。
拥抱。
情意到了火候就接吻。
对方的吻技和本人行事风格一样,霸道直接,有些横冲直撞的意味。
却在不经意地厮磨与轻咬下唇时,暴露出另外的一种可能。
……真诱人啊,迹部景吾。
这样的话,到告别那一天,大概真的会不舍得吧。


说起来迹部景吾到底图什么呢。
忍足侑士怎么想也想不到答案。
可是话又说回来。
他忍足侑士自己,过去的一个月又图些什么呢。
是没有答案,还是不愿意承认。

电话另一边传来的声音,有时带着工作的焦躁,有时又带着点难得一见的慵懒。
尾音微微上扬的样子,让人想到那天烟火下,闪亮的眼睛里像是装了整个银河。
华丽矜傲,从容不迫,带着坚不可摧的自信,向自己伸出手来。
“因为本大爷相信自己配得上这世界上最好的。所以,本大爷相信你一定会答应我。”
这真的是具有迹部风格的情话吧。

周末见面的时候,不用刻意地安排去做些什么特别的事情。
可以一起去射箭,也可能窝在迹部家里打游戏。
不必提心吊胆来讨好。
不必透支耐心来取悦。

午睡醒来发现身上盖了毛毯,而对方看到自己目光的时候扭过头去。
晚上自己睡在客房,同一套沐浴用品晕染出共有的气息,萦绕着有些燥热而难以入睡。
张扬着肆意着,不知不觉已经视若珍宝,再难轻纵。
越界了,忍足侑士。
这早已不是你熟悉的故事。


回过神来的时候,车平稳停在机场到达层。
呵。
低笑一声,忍足推开车门。

迹部景吾,我来接你回家。
然后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希望你认真听。


6.

“天气开始冷了,于是借了同事家的被炉,今晚吃火锅吧。”
“还说给本大爷展示厨艺?”
迹部一边进门一边淡淡抱怨着。
“不急。”
“说的也是。”

“你室友呢?”
“这周不在。”
“是你同事?”
“嗯,是啊。”
“好吧……还真是没有life只有工作的悲惨人生啊。”
忍足耸了耸肩。
“没办法,我是工薪阶层来着。”
这么说着,忍足把外套挂好,然后帮迹部准备了拖鞋。
“我司可是出了名的没有work-life balance,只有work-life integration的地方。”
“噗……咳。一点都不好笑。”

把迹部在被炉边安顿好,忍足利落地摆好锅来加热起底料,然后从冰箱里拿出准备好的食材。
冬菇切十字花。
金针菇洗净切掉根部。
绿叶蔬菜也如法炮制。
迹部则披着毯子坐在被炉边,有点好奇地四处张望。
“喂,忍足,我说,之前你周末都在干嘛?”
“你不会想知道的。”
“总不可能一直加班吧。”
“也差不多就是一直加班,所以在遇到小景你之前,我的生活可是很匮乏的。”
半真半假。
迹部用手托着下巴,盯着忍足的背影,带着点戏谑地开腔。
“听这个架势,你是个情场高手吧,啊嗯?”
“这你不是早就知道。”
忍足转身把食材放在桌上。
“肉多一点还是菜多一点?”
“自然是肉,这也要问本大爷么?”
“噗,遵命。”

酱料碗筷摆好,忍足在迹部对面坐下。
“再等等,沸腾了就可以吃了。”
“嗯。”
迹部目不转睛地盯着锅,表情里有近乎虔诚的期待。
“……你是有多饿啊,小景。”
“不,只是之前从来没有这么日常的吃过饭。”
蒸汽另一边,忍足的表情莫测起来。

“迹部景吾。”
“啊嗯?”
“……我们分手吧。”


“……”
迹部抬起头来,表情很是变幻莫测。
抑制着脱口而出的质问,把目光中的震惊收好,语气里不能带有强烈的情绪。
好啊,无所谓。
这样才像是迹部景吾吧。
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或许应该起身告辞来表达态度。
可却动弹不得。
自己是不是早该知道。
忍足侑士啊,是不可信赖的。
毕竟他换过那么多任男朋友和女朋友。
毕竟三个月连他自己都承认没有把握。
毕竟……对面是自己。

最后只剩下低头沉默。
这个表情不适合迹部景吾永远神采飞扬的脸。
对颜值极度自信也极度自知的中分,藏不住这一刻强撑着的面无表情。

“迹部,你听我说完。”
“嗯?”
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最后不过是又一次轮回,兜兜转转么?
可是忍足侑士啊……
我几乎已经认定了,你是不同的。

从第一次在酒吧你遇到喝醉的我,听我讲醉话听了足足四个小时开始。
从每个晚上让你额外加班帮忙搞定董事会审议开始。
从那次试探你的拒绝开始。

你是不同的。
与见惯了的欲擒故纵不同。
在我主动试探甘心被你擒获的时候。
你打开了笼子,却没有放开手。


“Ahobe...你听我说完。”
对面的人语气已经有点无奈。
“你说……等等,Ahobe是什么鬼啊!谁允许你这么称呼本大爷华丽的姓氏的,啊嗯?”
听到傻部的称呼迹部终于顺畅地开展了本能的反击,抬起头来却看到雾气背后忍足的脸。
那笑意太过温暖纵容。
而目光又太过炽热。
让人移不开眼睛。

“景吾。”
去掉了意味太深的姓氏,忍足侑士用悦耳的低音炮,第一次直接呼唤他的名字,庄重严肃,带着宣告的意味。
“三个月之约,我不打算遵守了。”
“我没有办法用三个月合约的心情继续和你在一起。”


“我想这只有一个解释才说得通,毕竟我们咨询顾问在讲故事的时候,不管再怎么不着四六天马行空,也都是Fact-based的。”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我们做朋友,或者……”
“我们一直走下去吧。”

“景吾,我爱你。”


迹部景吾。
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
因为你,我相信我配得上这世界上最好的。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