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萤火微光-24

本章和下一章开剧情主线【不不不我不是说要开车……捂脸
全剧最大龙套就要出场了【是的我就是十年都萌不起来这个人设 = =
不要急,车下一章就要开了,现在主要是因为太长截开,补个结尾今晚发【所以说主线还是要开车么……_(:зゝ∠)_

之前说好的感恩节发糖~
加班通宵了,今天上午赶完了核心页面,没有效率的时候穿插着写完了(不知道哪个时区)感恩节更新上半段,长~很长~【划重点
等OA《遇见》的小天使们,今晚我上飞机之前一定发出来~%>_<%

一边写字一边在听银临的《锦鲤抄》。
虽然很矫情但还是要说,谢谢各位一路以来的陪伴。
Bow~

————————————————————————————————————————————————————————


55.


“不二~你发烧好点了喵?”
“嗯,好多了,让大家担心啦,真是不好意思。”
新生报到的前一天晚上,不二周助终于回归了学生会的筹备办公室。
“不二前辈能在迎新开始前回来真是太好了!”
路过的桃城也一脸真诚地抓起不二的手上下摇晃着。
他牵头完成的迎新游戏《东大百物语》,和不二牵头制作的微电影《遇见自己》,预计要在这个晚上12点发布。到时候学校记者团还会对这件事进行采访,发布在学校官媒、学生会官媒和记者团官媒上。没有不二在,桃城自认根本应付不来记者团亲自操刀本次采访的团长观月初。
毕竟,观月初是一个自恋与勤于做背景功课齐名的校园记者,从某种角度来说,接受观月的人物专访,对于被采访对象的急智和心智都是一场巨大的考验。
唯一、不、唯二的例外,就是手冢国光和不二周助了。
手冢自然是因为他的强大气场,而一向柔和、在外人眼中当得起温润如玉四字的不二周助,是如何让观月无可奈何的,那就是又一个未解之谜了。


“咳。”菊丸看着桃城的手,下意识地清了清嗓子,余光瞟见手冢正从门口进来,也来不及多说什么,转身就跑去找乾和海堂沟通海报的具体张贴工作。
“乾,海堂,海报编号和对应的粘贴位置我已经标记好了喵,物料叫荒木去取了,大概半小时回来~”
这么说着,英二异常灵活地跑得老远,内心默默念叨着:阿桃啊,不是学长我不帮你,实在是……

“桃城,配合迎新的前端设计做完了么?”
冷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手冢国光提着为工作人员预定的晚餐出现在门口,过分平静的表情直接引爆了桃城的危机神经。
有赖于小动物一样的直觉,桃城急忙转身,有点紧张地抓着头发,打了声招呼然后磕磕绊绊地汇报了进度。
“……啊,会长!我已经做完了,正在调试……”
“八点之前我要看到结果,去吧,辛苦了。”
“是!”
毫无负罪感地为少年桃子提前了四个小时的Deadline,手冢把手头的食物放下,抬眼看着笑眯眯地把手背在身后,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不二。
“累了么?”
“哪里那么容易累啊,今天不是刚起床不久。”
“想吃点什么?将就一下,这周忙完再说。”
“反正也是订了工作餐,不如大家一起吃吧。”
抬手看了看表。
“那七点钟吧,物料组到那个时候应该能完成分发前的全部集结盘点。”
这么说着,手冢走到充作临时仓库的办公室里间。

“乾,海堂,我们七点钟中途休息,一起吃晚饭吧。有问题么?”
“没有。”乾推了推眼镜。“按计划进行的话,将会提前二十分钟结束,最坏情况在五十五分也会结束。海堂前期准备的很充分,预案也很周全。”
“嘶~”海堂有点害羞地点了个头,转身继续在表格上逐项比对着物料数量。

晚上七点。倒计时300分钟。
众人短暂休息,每人选了一份便当,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捧在手上快速吃着。
菊丸挑食得厉害,又贪吃油炸食品,好动的性子几乎一分钟的安静也没有,先是抢了桃城的炸虾,然后又密谋把西兰花嫁祸于人,害得从现场查验刚回来的大石好一阵追着菊丸,像是劝小孩子吃饭一样苦口婆心。
和英二一样,不二也一样不喜欢西兰花。趁着大石和菊丸那边热热闹闹,不二悄悄合上盖子,走到角落的垃圾桶边上,打算毁尸灭迹。
“不二。”
“啊,手冢。”
“吃完了么?”
“吃饱了。”
不二这么说着,一脸诚恳地盯着手冢,眼睛眨啊眨的,满满的都是没有说谎。
“给,苹果,拿着吃吧,当做补充你丢掉的那部分维生素。”
“哦……”
被戳穿的不二很自觉地接过手冢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洗好的苹果,掩人耳目地在手冢背后无声加快了毁尸灭迹的速度。
“手冢,下周迎新结束了,我们就去山里看星星吧。”
“好。”
“说起来不知道小景他们怎么样了……”
“不二。”
“怎么了,手冢?”
“去看星星的时候,要不要带上帐篷和睡袋?我们可以在山间露营。”
“诶?好吖,那要不要顺便带上烤架,可以直接做一次Barbeque....不过这样两个人就不好玩了。”
“……”
手冢默默推了推眼镜,然后淡淡开口。
“也可以下午吃过饭出发。”
“手冢。”
“嗯。”
“咳……我知道了啦。”
“那就这么定了。”

手冢。
只想要我们两个一起。
你这样表达的时候,意外地有点孩子气呢。


“手冢,又是一年新生要来了呢。”
“嗯,马上我们就大三了。”
“不知道今年有没有很特别的新生,像当年手冢那样。”
“……理论上说,每年都会有吧。”
“手冢你犹豫了。”
“啊。”
“说吧,你有什么瞒着我?”
“不二……你跟我来一下。”
“哦。”
这么说着,手冢走出门外,走向自己专属的小办公室。
“怎么了么?”
不二有点好奇地跟过来,心里盘算着是不是会看到“手冢的秘密情报”之类的神奇事物。
正在偷笑,手冢突然拉着不二的手腕向怀中一拉,回身抵上了门。
然后深深吻下去。

“喂!”
满面通红的天才抓着手冢的衣襟,把头埋在手冢怀里。
“手冢,太过分了呐……”
“不喜欢?”
“……”
不二抬头看着表情仍然是一本正经的手冢,痛心疾首地说道,“手冢,你公器私用越来越顺手了。”
“等下一任会长上任,再增加这一条章程吧。”


56.

迎新这一天下了大雨。
虽然天公不作美,但在乾和大石两个人起草的周密计划下,直接启动数量高达两位数的应急预案中对应暴雨的那一个,一切倒也有条不紊。
从早上6点开始,就陆陆续续有新生开始报道。
好在新生提前批在今天早上也已经到位,在负责早班轮值的海堂和桃城的调度下,开始了新生登记与物料发放。

这天早上为了陪7点正式开始驻场的手冢,不二周助起得很早。
“手冢,你说,这些新生里,会不会也有一个我,等着让自己好奇的你,出现在面前?”
“不会。”
“怎么这么肯定?”
“因为你是不可复制的。”
“诶,这么说手冢也是不可复制的啊。”
“唔,也对,所以不会。”
“手冢太狡猾了呐。”
“彼此彼此。”
“噗,好吧,但我确实也很好奇啊。”
不二饶有兴趣地四处打量着。
“这一届新生,到底会成长到什么程度,真的是让人期待啊。”
“啊。是啊。”
“手冢,从昨晚就开始了,迎新不像是会让你紧张的事,所以你有什么瞒着我么?”
“抱歉,不二。”
手冢抬手揉了揉不二的头发。
“我下周再告诉你好不好?”
“好吧……”不二的回答拉长了语调,充满了不情愿。
不过手冢不是会轻易作出隐瞒这种事情的性格。

所以大概确实是比较难处理的事情吧。


然而到了下午,手冢干脆整个人都消失了。

“抱歉,不二。”
“去吧去吧,我和阿桃会一直在报到处这里,你回来了就来找我们~”
“好,辛苦了。”
“噗,我会继续辛苦地偷懒的。”
手冢离开时的道歉还言犹在耳,此时却已经反常地不接电话也不回Line.
到底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呢……不二带着微笑给新生和家长耐心讲解着一些常见的问题,时不时还鼓励下身边帮忙的提前批新生,其实思绪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而天才不二周助的所谓九霄云外。
也就只有手冢国光一个人而已。

这么想着,天色就渐渐黑下来了。
“啊,什么嘛,怎么还有一个新生没来……”
晚上八点钟了,桃城捧着盒饭快速扒了几口,然后仔细翻看着登记本。
上面仅剩的一个空白十分扎眼。
“是特招生呢,不会是拿到了国外大学的offer忘记通知学校教务了吧?”
不二喝了口牛奶,对着屏幕在系统里翻看着资料。
“……唔,是从美国回来的呢,这还真少见喵。而且,阿桃,这个人是你一个学部的诶,据说已经在美国获得过计算机领域的竞赛奖项了呢。”菊丸从一边把头探过来,一目十行地在滚动的屏幕里找到了关键词。
嗯。
看到桃城扔下登记本跑来,不二往后让了让,微微点头认同菊丸的评论。
本来是提前批但是因为在国外而没有提前报到。
即使是这样一点微不足道的共同点也格外醒目。
嘛,手冢,我可能只是,有一点想你吧。

“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教务部门的对接老师吧,毕竟最后关头放弃来东大的也不是没有出现过。”
桃城咽下嘴里咀嚼着的食物,拨通了教务的电话。
“诶?他还没到?”
听筒另一边,信息科学学部教务长助理井上的声音几乎到了震耳欲聋的水平,坐得稍微有些远的不二和菊丸也都听得一清二楚。
“怎么了井上老师,他是已经确认会来报道了对么?”
“是啊,而且这孩子是我在校门口带进来的,说是和家里人走散把手机丢了。当时明明让一个学生带他过来了啊……”
“啊,没关系的,那我们再等等。”


十点半的时候,菊丸去找大石和乾他们准备第二天的活动,迎新场地只剩下不二和桃城两个人。
“好困啊……”桃城打着哈欠,眼角溢出泪花来。
“我们再等一等吧,毕竟自然日还有一个半小时。”
不二抬手看了看手表,内心有点无奈。
本来没想着要这么晚,现在手机马上要没电了,而且看桃城的样子,也不能放心把他一个人丢在这。
更要紧的是,手冢就一直杳无音讯。
虽然只是八九个小时,却长到各种烂俗的剧本都在脑海里演过一遍。
“放轻松,不二周助。”
轻轻拍拍自己的额头,不二带着苦笑,提醒自己不要着相。

“请问,这里是新生登记处么……”
“啊,是的。”
沉思被清亮的少年音打断,不二周助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
个子不高,猫一样的圆眼睛躲在刘海和压得很低的鸭舌帽檐下,却依然光芒夺目,声音里几乎还有变声期的感觉。
一脸臭屁的样子,语调也绝非迟到很久的新生该有的惶恐。
然而解读过太多面无表情和狂炫酷拽的不二周助,还是从少年抓着帽檐的手指发现了端倪。
“……好吧,原谅你了。”
不二耸耸肩,把已经趴在桌上睡着的桃城推醒。
“阿桃,你学弟到了。”
“诶?”
桃城一个鲤鱼打挺想要起身,却用力过猛从椅子另一侧摔了下去。
“嘛……来,这是你的新生工具箱,里面有你的宿舍钥匙、新生手册、迎新特别版校刊,以及其他迎新活动的材料,欢迎到时候来玩。”
不二带着微笑无视了因为腿睡麻了而在学弟面前出丑的桃城,把最后一套迎新物料递给面前的少年。
“欢迎你,越前龙马。”


57.

“不二学长……能麻烦你送我去东门么?”
“东门?是家长住在那边么?”
“嗯,算是吧,拜托了。”
“好。阿桃,你是和我们一起还是去帮乾他们?”
“我……”桃城本想说还是一起去算了,可是想到昨天晚饭后爆肝一样的调试过程,下意识地摇了摇头。
“那也好,不然你打个电话问问,乾他们可能还没散。我正好顺路回宿舍取个电源,稍后联系。”
“好,那不二学长路上小心。”桃城很快接了一句,然后突然意识到刚刚话里隐藏的意思,有片刻的怔忡。
“我们走吧,越前。阿桃,你也小心。”
“嗯……”
桃城还没回过神来,机械地摆了摆手,目送着不二和最后一个来报道的新生并肩走向横穿校园的路。


“话说回来,越前,迎新在学校的最西边,你白天是怎么从东门过来的呀?”
“……我其实是从南门进的学校,遇到了井上老师,他拜托一个女生带我过来。”
路上只有不二和越前两个人。
不二为了活跃气氛,随便找了个话题聊了起来。
听到这个问题,越前有点尴尬地正了正帽子。
“后来那个女生半路有点事情,就给我指了一个方向……然后我走到了湖边。”
“……哪个湖?有芦苇的湖边?”
“是。”
不二在内心默默计算着从南门到最北面美学研究社的路程。
汗。所以是一个路痴把另一个路痴指到了学校北面的园林区么。
“……那还真的是,辛苦了,越前。”
这么想着,不二有点恶趣味地构思起来。
不知道越前参加校园定向,是会因为走过一次而产生印象,还是会彻底丢得器材都回收不了啊。
想想就觉得真是令人期待。
“后天会有校园定向赛,是个熟悉校园的好机会,越前你可一定不要错过哦。”
“好,我记下来了。”

“越前,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在历史上可是很有名的。你从美国回来,应该还不知道吧。”
“嗯,有劳不二学长。”
“这条路横穿学校北面无字园林的南侧,左手边园林尽头就是你白天到过的临湖而建的芦舍,右手边是东大地标性的主湖哦。”
“这个湖没有名字么?”
“没有,因为东大创始的前辈们懒得起。”
不二笑眯眯地解释着。
“无字园林是东大推动近现代文学发展的历史见证呢,比较有名的涧原派、寒鸦派都是起源于这里的诗人集会。”
停顿了一下,不二的语气变得空灵了一些。
“而且有十数位文坛泰斗自杀于此,据说有人见过他们夜里在这条路上飘荡,寻找新时代的宿主。”
“……”
余光瞟到越前龙马咽了咽口水、眨了眨眼睛,不二故意把声音放得沙哑一些。
“……是以吾辈之所愿,皆在于此,而与汝同归乎……”
“不二、不二前辈……”
越前有点紧张地开口。
“嗯?怎么了么?刚刚说到哪儿了?”
不二一秒钟切换回温柔阳光的语调。
“……没什么。”
越前嘴上这么说着,步伐却加快了一些。
啊,小孩子太好骗了。
不二在落后半步的地方优哉游哉地跟着,面上是带着点遗憾的笑意。


夜里东大校园常有把自行车骑得飞快的人。
闷头只顾着快步向前走的越前,突然感觉被用力一拉,然后骨肉相撞砸在一个有些单薄但很温暖的怀抱里。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自行车车主有点惊慌地停下车来,丢下车子跑过来看倒在地上的不二周助。
“没关系,是我躲闪不及,脚腕扭伤了。”
“实在不好意思,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下吧。”
“唔,不然这样。”不二抬头看了看已经爬起来站在一旁的越前龙马。
“你帮我把这位学弟送到东门吧,手机借我打个电话就好,我请朋友来接我去医院。”

“小景,你睡了么?能不能让松本叔来接我一下,我在东大校内湖北边探知路路口,刚刚不小心把脚扭伤了。”
“你是白痴么不二周助,怎么样,骨头要不要紧?”
“这你身边的那位不是最清楚~”
不二动了动,觉得问题不大,也有闲心跟电话对面的迹部开起玩笑来。
“啊,不二君,听说你需要我的临床诊断?”
“忍足侑士你先别说话!”电话对面是迹部有点恼羞成怒的声音,语调太过活泼以至于不二在这边忘记了要接下一句。
“我马上让松本叔去接你,剩下的事儿见了面再说。”
“好~记得快点吖,地上好凉。”
“知道了知道了。”
电话挂掉,不二把手机还给面前的有点紧张手足无措的人。
面前的人接过手机,已经意识到今天撞到的人绝非普罗大众,更是结结巴巴磕磕绊绊。
“我们留在这里等到车来再走吧。”越前却接了一句。“这样不二前辈还可以联络上外界。”
不二有点诧异,抬头看了眼猫眼少年的表情。
然后微笑里突然就有了温度。

原来,一样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呢。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一点半了。
手冢终于在十一半点的时候恢复了与外界的通讯,第一个电话就是迹部打来惋惜自家不二周助在东大受了多么大的委屈。
电话挂断的时候,手冢已经在去往医院的路上了。
松本把车开到学校附近忍足家的病院,忍足侑士刷脸请值班医生拍了骨科CT给不二,以确保脚腕挫伤没有伤及骨骼。
一蹦一跳从CT室里出来,迎面就撞上了风尘仆仆赶过来的手冢。

“疼不疼?”
这么说着,手冢扶着不二走向一旁的长椅。
“还好。”
不二坐下之后暗暗吐了吐舌头,等着迎接手冢的教育。
“怎么这么不小心……”手冢这么说着,却把不二揽在怀里。
“不二。”
“嗯?”
“对不起,我今天应该陪着你的。”
“没有啦。”不二在手冢怀里眨了眨眼睛。“手冢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啊。”

“说起来怎么会突然被自行车冲撞?”
“今天迎新最后来的那个学弟拜托我把他送回东门,路上学弟没太看路,下意识地就……”
“不二……这学期我们一起上体适能课程吧。”
“诶???为什么啊……”
“增加下你的体能训练和身体灵活性,下次成为英雄的时候,就不会弄伤自己了。”
“……手冢,你很在意么?”
“啊,是啊。”
手冢毫不掩饰地点了点头,直视着不二的眼睛。
“心爱的人为别人受伤了,当然会很心疼自家的小傻瓜。”
“噗……之前还以为手冢会是正义化身那种类型的人格呢。”
“这是对你特殊适用的法条。”

不二。
或许这么说很难理解。
也并不浪漫。
但你是我全部人生法条中,作为宪法的那一条。


看见手冢的身影,迹部打了个哈欠,准备拉着忍足打道回府。
“小景,帮我查查……”
“忙着谈恋爱,没空。”
“喂!”
不二不满地叫到。
忍足却一本正经地走到手冢面前。
“手冢,不二的脚踝挫伤有点严重,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还是需要卧床静养一段时间。需要的外敷药方药剂已经在药剂室了,稍后松本送你们回去的时候会一并准备好。”
“多谢。”
忍足推了推平光眼镜,微笑颔首,风度翩翩。
转身走向迹部,路过不二身边的时候,故意放慢了脚步,带着点笑意地轻声说了句。
“不用谢。”
“喂!小景!你们……”
不二第一时间发出了抗议,却发现迹部的表情也十分精彩。
“咳,景吾,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
心思急转,不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联系起前两天才发生过的事儿,故事线一串,真相似乎已经昭然若揭。
“噗哈哈哈哈哈——”
“不二周助!你给我像样一点!”
“嗨咿嗨咿~”
不二强忍笑意回应着,然后摆了摆手和迹部与忍足告别。

“手冢……”
“嗯?”
“咳,那个……”
“等你脚腕消肿了再说。”
手冢说着推了推眼镜。
“……嗯。”

低头用手指在手冢的手心画着圈,不二慢慢红了脸。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