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OA] 在遇见正确的人之前-3

失踪人口昨天工作晚餐又被老板拉着喝酒。
项目上那么多男生逼着女孩子一杯一杯陪喝冰啤酒也真是……恶心。

通常来说,一个不好的种子很难结出好的果子。
这一篇的主题大概就是两个不太认真的人最后认真地在一起。
之前说本章不满意我现在也还这么觉得……只是实在是没力气重写了,只好通过写长一些把走向扭回正轨。
看起来就是至少还有两章才能完结。

这章不甜。【划重点

前面压一点是为了后面反转啦,会发糖的大家放心~

Bow~


3.

所以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忍足侑士挂断电话之后,有点无奈地笑。


项目终于是顺利地结束了,迹部景吾作为甲方实际对接人,干脆利落地付了尾款,周期之短,几乎创下了W司回款速度的记录。
当然,这大部分也要归功于忍足侑士真的是用比较有良心的方法做了迹部的项目,迹部才能在自己的一力推动下让项目迅速过会,附带着让太子爷的第一单生意,带来了不菲的收益。
迹部景吾在自家私募的第一仗打得漂亮,也算是狠狠回击了各种阴阳怪气的语调。
皆大欢喜之下,迹部一个电话打过来,表示要请忍足吃个庆功宴。

“项目上的其他人也一起来吧?”
“无所谓。本大爷只认你忍足侑士就是了。”
“好吧。”
忍足早已在项目工作期结束的时候请team吃了内部的庆功宴,略一犹豫之后倒也从善如流。
“什么时候?”
“今晚?你今晚要加班么?”
忍足低头看了看Outlook里的事件列表。
“今晚倒也不是不行。”
“那下楼吧,我在你们公司楼下。”


安排好了今晚手头项目的进度,忍足侑士有点作贼心虚地悄悄溜出门。
明明是正常的工作应酬吧,却不知道为什么,忍足并没有告知自己的项目甚至是老板。
这心态,倒是颇像丢下项目私人聚会去了。

迹部开着辆黑色的卡宴停在写字楼门口。考虑到这可能是迹部大爷最低调的一辆车,忍足笑着摇了摇头,拉开副驾的门坐了进去。
“你没配司机?”
“配了,只是本大爷懒得用。再说这辆是私车。”
“那我真是不胜荣幸。”
“少贫嘴了,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吧。你做东道,你说了算。”
“那你今晚的时间,本大爷可就预定了。”
说着,迹部一脚油门,向着海边飞驰而去。


Ultra-Aka.
提前半年预定都难以定到的高级定制餐厅。
只有两个位置,一向被视为都内最时髦的表白胜地。
对着迹部景吾却一路绿灯。
看少爷心血来潮的样子,也并不像是提前安排过。
窗外是东京湾灯火通明的夜景。
而室内陈设着繁复的正红色玫瑰花。
忍足摊了摊手。
这架势倒像是求婚。

在餐厅中坐定,侍应生微微颔首,无声地开始了服务。
“迹部,怎么会想到来这家?”
“这家怎么了,啊嗯?”
迹部景吾慢条斯理地处理好餐巾,语调带着点慵懒地淡淡发问。
“还以为你会把这种特别的餐厅留给特别的人呢。”
“本大爷不是正在这样做么。”
忍足抬眼,迹部景吾则抬手打了个响指。

砰——
烟火璀璨,一瞬间把眸底染上光影。
“这是哪一出啊,迹部桑?”
“本大爷过生日。开心。任性。”
这么说着,迹部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忍足的表情。
捕捉到一丝柔软,迹部嘴角终于爬上笑意。
“生日快乐,迹部。”
“嗯,你也是。”

“我?”
“喂,忍足侑士,你不会以为本大爷这都不知道吧。”
迹部景吾挑着眉毛看着面前的人。
“你比本大爷年长两岁,生日小8天,所以本大爷才挑了10月11日。”
“哦?难为迹部大人,连乙方的生日都记得。”
忍足侑士不动声色地一句话拉远了和迹部的距离。
手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等着看对方的反应。

“忍足,你这样可就没劲了。”
迹部喝了一口气泡水,目光移向窗外。
“我本以为这是一顿工作晚餐呢。”
“我司小本生意,可供应不起Ultra-Aka的工作晚餐。再说,W司不是项目内部结束就吃庆功宴了么?”
“迹部桑知道得很清楚啊。”
“嘁。”
迹部轻笑一声,视线转回来,盯着忍足的眼睛。
“忍足侑士,本大爷是在认真地撩你啊。”


4.

“撩我?迹部景吾,你就这么有自信,没有找错人?”
忍足侑士的表情几乎要笑出来了。
“你这是什么不华丽的眼神啊,忍足,莫非是生气了,啊嗯?”
迹部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的杯子。

这个判断倒是没错。
忍足侑士现在简直是气笑的。
面前这小屁孩,到底怎么回事啊。
自己摆明了不想惹上这个麻烦,上次说的还不够清楚么?
工作的事情从来不带到生活里来,生活的事情也一样不带到工作里去。
这已经是忍足三四年来努力保持私人空间的准则。

再说,就算是真的要找个伴侣,迹部景吾也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这倒不是因为忍足是个直男,恰恰相反,忍足早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
忍足一向认为这没有什么好羞耻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介意工作场景下的人知道他的取向。
更何况迹部景吾其人太过强势,忍足自认难以达成足以让自己放心的掌控。

可是话又说回来,要是真这么避之不及,今天到底是干嘛出来了。
之前又为什么会在夜里通很长的电话来解释模型假设和市场研判。
甚至三四点钟,夜里醒过来的时候看到Line上的留言,也马上打开电脑去回复。
……又为什么,本能地拒绝了他一次。
所以说,迹部景吾,实在是太容易让自己打破习惯的一个人。
无法掌控,所以是不安全的。


“我猜的。上次喝酒诈了你一下。没有别人知道。”
眨了眨眼睛,迹部一针见血地说。
“我说,忍足,你不是想要一个结果么?”
“是又怎么样?”
“好巧,我想要一个过程。”
一点都不巧。忍足在心里冷静吐槽。
这不就是完全的背道而驰。

“所以?”
“忍足,你每段关系持续多久?有三个月么?”
忍足侑士坦率摇头。
“那你不如拿出三个月来。反正又没有什么损失。”
迹部景吾嘴角有凉薄的笑意。
“我只问你要三个月的承诺。忍足,你答应么?”
迹部这么说着,盯着忍足的扑克脸看了看,随后颇有侵略性地补充了一句。
“忍足侑士,本大爷真的很好奇,你敢不敢答应。”

“倒也没有什么不敢的。只是,迹部,我想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这哪里有什么为什么。”
迹部招呼侍应生,示意晚饭可以正常开始。
“忍足,以本大爷的身价,你身上有什么好别有居心的,值得本大爷亲自出马,啊嗯?”
话虽不客气,忍足听了却舒了口气。
没办法,自己确实很在意这个。
对方本身太过危险,不能及时止损的话,最后输不起的肯定是自己。


“跟你谈情说爱真是太累了。”
前菜摆上了桌,迹部抬手拿了个面包,用有点抱怨的语气开口。
“本大爷没想到谈恋爱还能这样字斟句酌。”
“我大概只是习惯了刚开始的时候要字斟句酌。”
忍足推了推眼镜,低头向面包上涂黄油。
“不过这样才有趣吧。
忍足抬眼,迹部景吾修长的手指捏在面包上,有异常好看的线条。

如果要找一个人来体验完美的爱情。
忍足侑士大概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帅气。温柔。谈吐有识。风度翩翩。
会把每一段的结束料理得妥帖安稳。
既然在这个秋天,孤身一人是可耻的。
又何乐而不为呢。

如果要找一个人解决临时的需求。
这样保证过的迹部景吾大概也是相当难得的对象。
年轻。主动。高度美颜美型。
忍足透过平光眼镜,仔细打量着面前少年气息未脱的男人。
如此执着地要拉自己玩一场三个月的恋爱游戏。
简直叫人无从拒绝。


“话又说回来。”
迹部咽下口中的面包,喝了口气泡水,从容开口。
“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
“这么有自信?”
“本大爷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
迹部擦了擦嘴,突然笑了。
“能让忍足侑士加班到三四点,周末跑出来陪人喝酒,还送人回家,也算是本大爷有面子了吧。”
或许是笑得太突然,或许是笑得太明朗。
这笑容撞入瞳孔,忍足侑士的呼吸和视线有一瞬间凝滞。

“迹部景吾。”
“啊嗯?”
“这作风到底是谁教给你的?”
“作风?什么作风啊。本大爷怎么了么?”
突然伸出手来狠狠揉乱了面前的人精心打理过的发型。
“嗯。解气了。”
“你刚刚摸过面包是不是没洗手啊忍足侑士!”


“迹部景吾,你可别后悔。”
“你才是吧,忍足侑士。”
当——
红酒杯碰在一起。
协议就此达成。
从此纠缠不清。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