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在遇见正确的人之前-6(TF正篇完结)

上一章加了几笔在结尾。
希望没有把原来的气氛写坏掉~
想了想这个不二真的是被吃得死死的……
……应该早晚都是一样没救。
咳,辛苦各位啦~

不过其实直接接这一章应该问题也不大。
但是这周在讨论年终考核。写出来的东西也很奇怪。
这会儿戾气很重,尤其是对于能力不比我高的人,想来管理我就是很难。呵呵。

先这样,心情好一点的时候再改。
Bow~

——————


13.

“不二,你登机了么?”
“登机了,刚坐好,不过天气原因,什么时候起飞还不好说。你下班了么,手冢?”
“还没,手头的过会材料预计写完还要一个多小时吧。”
“那你先回家等我吧~感觉回到家又要十点多了呢。”
“我开车去接你。今天下雪了,叫车会比较麻烦。”
“那我起飞的时候给你讲~要是太晚了就不要出来啦。”
“嗯,我看到时候是从公司过去还是家里过去吧。”
“啊~手冢又不听我说话呢。”
“没有啊,我会等你起飞的短讯。”
“真是的……下雪天开车小心。”
“嗯,我会的。保持联系。飞机上盖好毛毯。当心,不要感冒。”
“嗨咿嗨咿~”
“那先这样,不二,我等你短信。”
“嗯,好,晚点见。”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不二,你每月只回来住八晚,还有三四晚不在家,还不如把房子退了直接搬过去算了。”
“……别这么说嘛,我和手冢也不算太熟。”
“……”
忍足看着面前穿着宽大的睡衣不住咬着吸管的蜜发少年,有点无语。
上一周还一脸可怜兮兮说等工资发了就交自己份内的房租的人不是你么。

“咳。你们俩还没上过床?”
“床上过。但是什么都没发生。”
“呵。”
“别这样嘛,是真的。”
“鬼才信。”
“骗你我是小狗。”
不二赌咒发誓,忍足一脸鄙夷。

可是不二周助真的没撒谎。
确实,手冢国光目前和他还什么都没发生过。
说起来不二有点想不通。
第一次第二次留宿自己喝醉了也就算了。
后来自己变着花样创造机会留宿,居然也没有真的发生什么,这简直是在挑战不二周助隐晦的自尊心。


大上周的时候,不二借着品酒的机会,带了好几瓶公司Wine Tasting俱乐部推荐的酒到手冢家里。
几个杯子一字排开,不二周助现学现卖地给手冢描述哪一种酒是带有覆盆子香气的,而另一种有橡木桶的味道。
手冢也一本正经地听着,不二每说一种,就略微品一下,然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手冢,你更喜欢哪一种?”
“这一瓶吧。”手冢抬手在一瓶上轻轻弹了一下。
“诶?手冢喜欢花香么?”
“……嗯,算是吧。”
中途手冢接了个工作电话,不二周助四处打量的时候,在手冢的书架上看到一本《世界葡萄酒产区图鉴》。抬手打开一看,发现书页里竟然简单做了总结和批注。
好巧不巧,自己正好记反了花香和木桶香。
天才如不二周助,有时候脑洞也很难和品酒大师开到一块去。

“手冢……刚刚我讲错了,你为什么没纠正我吖……”
“我其实也记得不是很清楚,而且看你presentation的时候,我一直在走神。”
“喂,手冢已经不是我的助教啦,而且为什么要走神啊?”
“保密。话说回来,不二,怎么突然想着要来跟我讲品酒的事?”
“……我,我在创造机会,培养共同爱好嘛!”
“哦?”
手冢深深地看了一眼。
“就这样?”
“嗯,就这样。”
不二坚定点头。
“嗯,辛苦啦,下次带你尝些冰酒,觉得那个会比较合你口味。”
“哦,好呀……”


然后话题就被岔开了。
总之,两个月就这么过去了。
拉过手接过吻,除此之外剧本纯情得一塌糊涂。
简直直接进入老夫老妻节奏,激情戏码全都删掉了,连舌吻都不剩,比广电总局审过还清水。

“是真的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提。”
“难道是你表现得太羞涩了?”
“……我?”
“嗯,谁让你长了一张欺骗大众的十八岁的娃娃脸。”
“喂!我……这叫精致花样美男子好么!”
“你说的是国中生之间风靡的后宫漫风格么?那我同意啊。”
“……”
不二周助被这个年龄定位直接噎住了。
虽然很不爽,可是为什么听起来这么有道理……
“喂,不信你问问你大学同学,大一到大四你有什么变化?”
忍足带着点调戏语气地为话题做了总结。
“所以,还是要主动一点嘛,也免得对方道德感太强,觉得下不去手。”
“滚吧你……”

主动一点。
上次品酒难道太隐晦了?
这可难倒不二周助了。
这周出差,项目之余不二一直在认真思考,怎么才能得体地表达出自己的疑惑和诉求。
查过论坛爬过楼,甚至还披着马甲关注了几个情感大V。
然而还是一头雾水。
……咳。

“……我们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下面,客舱乘务员将进行安全检查。”
望着窗外发呆的不二,突然听到机长广播,才回过神来,掏出手机给手冢发了短信。
“我们要起飞啦~预计两小时到。关机啦,晚上见。”

深呼吸。
……手冢,晚上见。


14.

“那下周见了,不二君。”
“嗯,下周见,远藤。”

挥别了一起出差的同事,不二周助拖着箱子急匆匆地往外走。
“手冢,我已经下飞机啦。”
“出来了么?”
“嗯,出来了。”
“在哪边?星巴克还是711?”
“星巴克。”
“好。带箱子回来了么?”
“带了。”
“嗯。回头吧。”

声音从身后传来,不二周助放下手机回头看去,手冢正举着手机站在自己身后,右臂还搭着自己的外套。
“辛苦啦,外面冷么?”
“还好,箱子给我,把外套披上。”
“哦。”
不二把箱子递过去的时候,顺便摸了摸手冢的手。
还好,温度尚可。
满意点点头,然后把拉杆递给手冢。
“回我家吧。”
“嗯。”
把自己裹在厚实的外套里,不二点了点头。


回到手冢家里时候已经夜里十一点四十分了。
进门,不二驾轻就熟地走向衣柜。

说起来自己和搬过来也没什么差别。
打开衣柜看看,已经有四五件自己的衣服混在手冢的衣服中间,鞋子也放过来了两双。
洗漱包自己出差永远是随身带着的,更何况,喝醉那两次,早就在手冢家里留下了一整套属于不二周助的用具。
自己买的书籍和零食因为这里有人收快递而渐渐搬了过来,吃饭时候固定添的碗筷和平时用的水杯也整整齐齐地摆在手冢原本一人食的碗筷餐具边上。
自己的仙人掌因为放在家里也是被轮番出差的自己和忍足无视掉,于是也在上周被慎重拜托给了手冢。

盘算了一下,也只剩下内衣和家居服了吧。
唉。


把身上的外套脱掉,趁着手冢在安顿自己的行李箱,不二周助从公文包里翻出一个精心包装过的盒子。
深呼吸。
不要紧张,不二周助。

“不二?”
“啊,手冢。”
“怎么对着衣柜发呆?”
“没什么没什么。”
“过来一下。”
“哦。”
把盒子放进口袋,不二步伐轻快地走到手冢面前,一脸无辜地抬头看着手冢的脸。
“……不二你有事情瞒我。”
“没有!”
“那好吧。”
手冢从善如流地应声,然后状若无意地看了看时间。

“不二,我有话跟你说。”
“我也有话跟你讲。”
眨了眨眼睛,不二有点紧张。
“那你先来吧。”
深呼吸,在内心数秒。
三。
二。
一。
砰——
烟火盛开,不二周助翻开手掌,打开盒子。
“手冢,圣诞节快乐!”

“……不二,为什么选择了戒指?”
“觉得我们该有一样有纪念意义的、配对的饰品啊。”
“就这样?”
“我设计了好半天的!你看这个地方……”
不二周助认真地开始解释起来。
面对着手冢国光,不二太容易回到那时的课堂。
自己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而台下的助教心知肚明,却并不拆穿。

“辛苦了,不二。”
“呐,手冢国光,你听好。”
不二抓起手冢的左手,把对戒里稍微大一圈的那一个套在了手冢的无名指上。
然后仰起脸来,面颊红晕着,语气认真地说。
“我也在认真的撩你啊。”


圣诞节已经开始了五分钟。
天才不二认真撩手冢国光,以自己逃跑一样迅速戴上对戒,随后二人共享一颗酒心巧克力作结。

“手冢……轮到你啦。”
“那你可要认真听。”
手冢淡淡开口,却故意中断。
哒。
哒。
哒。
房间安静得可怕,不二盯着手冢的表情,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不二周助。”
“嗨咿。”

“你有浅表性胃炎,我猜是赖床饮食不规律形成的。”
“你的智齿会在压力大的时候发炎,过去是每年期末,现在是每个项目快结束的时候。”
“你很挑食,对于清淡的菜肴几乎完全不动,宁肯饿着也不碰胡萝卜素含量高的食物以及海鱼。”
“你睡觉喜欢侧身,有时候会俯卧着睡着,这样的早上醒来时会格外没精打采。”
“你睡觉常常忘记关灯,这样会影响睡眠质量,第二天眼睛会浮肿起来。”
“你清晨如果不先喝蜂蜜水,就完全没有胃口吃早饭,尽管这样会显著提升你胆结石的风险。”
“你很喜欢可控的压力与风险感,比如网球比赛中会先输掉几局,工作后也会把事情拖到可能做不完的时候集中处理。”
“你其实超级喜欢吃橡皮糖,尤其是Haribo的小熊。”
“你撒谎的时候会抿一下下嘴唇,完全心不在焉的时候则会目视前方持续微笑。认真起来时候,抱歉我在课上没见到过,但应该是睁大眼睛且有点面无表情吧。”


“不二,从五年前第一面开始,我就开始在意。”
“我不是很浪漫的人,不擅长王子与王子的华丽剧本。但至少,我可以每天早上泡一杯蜂蜜水,每晚等你睡了关上灯。”

手冢国光突然带着温暖笑意,从身后掏出一个小巧的盒子。
“从明确自己心意的第一天,我就在等这个时刻的到来。虽然可能因为太隆重弄巧成拙,可是总觉得少了交代就失之轻纵。本以为你会嫌我太过古板,但是现在我完全放心了。”
“Fuji Syusuke. Ich liebe dich. ”

“……手冢你这个算是求婚么……?”
“你嫁么?”
“为什么是我嫁!”
“按常理都是娶的一方求婚的,不二。”
“老友记里就是Monica先开口的!”
“嗯,显然你已经开口了。”
“……”

不二周助有点气鼓鼓地不说话。
手冢把盒子打开。
“差不多两个月,总算是赶上了。”
铂金的指环简洁干净。
镶嵌碎钻处是可以转动的设计。
一面是湛蓝,另一面是浅金。
细细镌刻的字样,是花体的1029。
是喝醉的不二在后座上自暴自弃地承认了自己心意的那一天。
也是五年前不二在游泳课上溺水那一天。

五年。
也不过一点一滴织就。


“……手冢。”
“怎么了,不喜欢?”
“不……这真的是太好了。”
“反悔了。不然留着下次再送你吧。”
“不行!绝对不行!”
不二抬手把盒子关上攥在手心,又把手背在身后。
扬起脸来的时候,却被深深吻住。

在遇到你之前。
手冢。
我从未想过人生会如此展开。

在遇到你之前。
不二。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留意。

“不二,收下我的戒指,就不可以逃走了。”
“我不会的。抱歉,手冢,让你等了这么久。”
面前的人却突然把嘴唇移到耳侧。
“不,不二,是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评论(1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