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萤火微光-脑洞小剧场2-下(本篇主OA)

亲爱的们我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同时更新OA脑洞小剧场和萤火,最后时间线跳了一个季节。
本文中迎新应该开始于九月中,主线剧情应该才推进到九月初……而已经跳戏到了深秋忍迹小剧场的我现在十分懵逼……

先让我把这个小剧场更新完。
然后等我抽出时间来系统性地解决一下……【跪下认错

昨天终于收到了@江梅瘦 的好消息,赞赞哒,决定先把贺文赶出来……虽然写到一半睡着了相当烂尾,但是。
庆祝梅胖不会失业~!
预祝面试我司顺利~!

脑洞框架属于梅胖,OOC属于我。

然而这个梗我也是很努力地铺垫了……大概不是亲生的梗我是真的有点写不动……QAQ

Bow~

——————————————————


“上车吧。我们出发。”
“好。”
“这一天都空出来了么?”
“嗯,都空出来了。”
“那就好。”

一路上两个人都很沉默。
黑色的玛莎拉蒂一路向海边飞驰,城市的景象在车窗外一闪而过。
开进森林公园,天色朦胧中有点萌生的暖意。
七转八转,最终平稳停在观景平台。

“到了。”
迹部景吾表情极其严肃认真,深呼吸,熄火,转头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忍足侑士。
“我们下车吧,忍足。”
“好。”


忍足侑士今天的话格外地少。
好巧不巧,迹部景吾也是一样。
几乎失掉了两个人之间一直以来毒舌吐槽插科打诨的氛围,空气里弥漫着不寻常的气氛。
这一切,都开始于昨天下午,忍足侑士在海边的落日下,私密却隆重地正式地向迹部景吾表白了心意。

“迹部景吾,我喜欢你。”


忍足侑士喜欢迹部景吾,这件事迹部景吾早就心知肚明。
而迹部景吾喜欢忍足侑士,恐怕忍足直到雪夜里被全心依赖的那一刻,才终于欣喜得知。
而后又一年春暖花开。
分针追赶秒针,直到现在。

迹部景吾,已经褪去年初时刚刚进入管理层的青涩,开始掌握自己的力量。而忍足侑士也从晃晃悠悠无忧无虑的日子一步步走向一念执掌生死的手术台前。

故事要怎么上演,不仅被表白的迹部景吾一夜未眠,表白心迹的忍足侑士,同样不敢说自己有十分的把握。

可是有的事情,七分把握,就足以让人奋不顾身了。
谁愿意为未知的数字游戏,再虚掷光阴呢。


悬崖。
飞鸟。
森林。
晨风。

下车后迹部大步走向悬崖边缘海的方向,忍足手插在风衣口袋里,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忍足,太阳快要升起来了。”
从海平面上逐渐露出真容,晕染出玫瑰色一样的云层与天空。

迹部突然转过身来。
剪影周围有华丽的金色。
而他在世界正中心。
“忍足侑士。”
“嗨咿。”

“……沉醉在本大爷的华丽之下吧。”
带着点恶作剧意味,迹部扬起嘴角,凌空打了个响指。
惊讶,然后听到轰鸣。
忍足应声回头,看到煞费苦心地藏在平台另一侧真真假假树林里的直升机。
“走吧,陪本大爷去看日出。”
“荣幸之至。”


戴上降噪耳罩,系好安全带,直升机从平台上缓缓升空,向着海的方向前进。
凌空飞越下面的森林,每一片叶子都带着玫瑰色的光泽。
“秋天如此美好,在此时,独身一人是可耻的。”

向着太阳的方向,伴随着太阳升起,似乎连身边的光影都显得如此温暖甚至灼热。
扭过头来看着身边的人,却意外地四目相对。
唇瓣轻微翕动。
“你说什么,迹部?”
“没什么。”
面前的人带着点笑意摇摇头,正要把目光转走的时候,感受到胳膊被手肘轻轻撞了一下。
“迹部……”
“啊嗯?”
转过头来,满眼笑意盈然。
“没什么。”
忍足也摇摇头,目光却加深了些。

在日出的暖色日光渐渐变得刺眼的时候,直升机平稳停在迹部家的私人码头。
“走吧,去吃早饭。”
先上飞机的迹部摘下耳罩,甩了甩头发,看向忍足,动作有些微的停顿。
坐在外侧的忍足整理好发型和眼镜,正要走出机舱,突然被猝不及防地一把拉住。
然后被轻轻地吻上来。
带着点紧张和青涩,嘴唇和舌头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早安,忍足。”
“……早安。”


游艇里早饭已经准备就绪。
米饭和纳豆。
伯爵红茶和蔓越莓司康。
土豆饼和蛋卷。
若无其事、默不作声地安稳吃过,迹部景吾慢条斯理擦了擦嘴。
“忍足,接下来跟本大爷一起去个地方吧。”
“乐意之至。”

从游艇换到渔船。
上船的时候,迹部向船长老伯慎重点头打了招呼。
“优理酱说了您要带朋友来。时间正好,龙虾季刚刚开始,两位有口福啦。”
“成濑桑费心了,今天有劳您。”
“哪里的话。两位小哥要玩得开心吖。”
船长笑眯眯地摆摆手。

带有咸味的海风迎面扑来。
远离岸边也失掉束缚,迹部和忍足都觉得这体验十分新鲜。
“难怪成濑大师会经常来出海……感觉回到了最早的时候,不用为了自己之外的事情担心,可以只为了自己活着。”
“迹部原来也有这样的困扰啊。”
“你是第一天认识本大爷么,啊嗯?”
“迹部,我很高兴。”
“什么?”
“你愿意和我说这个,以及,这个时候你和我在一起。”
“巴嘎……”
迹部丢下一句语气很轻的话,径直走回位置上坐好。

这一趟收获颇丰。
新鲜捕捉的伊势龙虾,被船长直接掰开,露出晶莹的虾肉。
“来尝尝,这可是只有渔夫会做的上等料理哦。”
“多谢您。”
忍足双手接过,对着小的那一只轻轻咬了一口,然后把另一只递给了身旁的迹部。
“这可是连迹部桑都没有品尝过的料理吧,不尝试下的话会后悔哦。”
“嘁。”迹部景吾瞟了忍足一眼,劈手夺过龙虾,头也不抬地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开口。
“大叔,海盐、酱油和芥末还有么?”
“有啊,不过今天的龙虾品相很好,迹部小哥可以不着急找调味的。”
“嗯。那麻烦您了。”
迹部这才安稳坐定,扭头看向坐在一旁有点惊讶神色的忍足。
“本大爷当然不会做毫无准备的事情,你以为呢,啊嗯?”
“噗,嗯,是啊。”忍足侑士忍着笑意点了点头。
迹部,虽然我喜欢吃咸,可是完全没有调味的上好食材的清甜,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如同,你一样。


再回到码头已经是下午。
私家码头没什么人,迹部在码头上站定,回头拉了上岸的忍足一把。
“晚饭定了小津先生的料理,正好把这些海产带过去。本大爷定了两个位置,走吧。”
“是说料理之神小津先生?今天费心了,荣幸之至。”
“咳,本大爷要做自然就要做到最好。”
“嗨咿嗨咿~”
看着面前笑意盈盈却镇定自若的忍足侑士,迹部有点不知道怎么继续开口。
“……不过,迹部,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
“没什么。”
打量着迹部的神情,忍足按捺下没有开口。


小津先生的店在海湾西侧,到达的时候已接近黄昏。
路上迹部一直微微阖眼,默不作声,忍足自然也闭目休息居多,偶尔开个小差,状若无意地看着迹部的睡颜。
真奇妙啊,这么张扬肆意的一个人。
睡着了却是这样安静的模样。
日式庭院的枯山水,背后是夕阳上好的庭院。
相对而坐。
每一道菜都精致典雅。
最后一道甜点之后,却上了章鱼烧。

“没想到小津先生也童趣未泯啊。”
忍足开口打趣着,却盯着迹部的神色。
心里多了几分了然。
“谁知道呢。”迹部一边开口,一边把筷子伸了过去。
忍足,这就是你小时候常吃的味道么?
果然,有很温暖的满足感。


看过夕阳,回到夜幕下的代官山。
在迹部别院的二层,仍可远远看见灯火通明。
回到自己家里,迹部推开天台的门。
“忍足,准备好了么?”
“准备什么?”
迹部低头看了看手表。
“三。二。一。”

代官山的商业区瞬间烟火璀璨。
有节奏有编排的烟火表演,配合着距离适当的别院里回荡的古典乐。
一切都恰如其分。
“忍足侑士,本大爷邀请你,作为我的男朋友,接下来的人生里,和我一起走下去吧。”
突然绽开笑容,等了很久的忍足一把揽过迹部,深深吻下去。

Ahobe啊……在直升机上我就看得分明。
……愛してる。

“唔!”
面前的人有点惊慌。
没关系,我有足够多的耐心,迹部。

烟火与音乐模模糊糊传来,隔绝了天台之外的世界。
舌尖的温柔舔舐。
牙齿轻轻地刮在唇上的触感。
激发起对方的好胜心来,你来我往,纠缠不停。
直到空气被耗尽了。
从指间传来不真实的酥痒。
仿佛偌大天空下只剩下可观可感的彼此。
甫一相逢,便是盛大的绚烂。

终于分开的时候,迹部已经有点微微的晕眩和气喘。
“迹部景吾,我答应。”
忍足在迹部耳边轻轻说着,温热的气息让人有些心猿意马。
“还有,景吾……我也是。”
“嗯,本大爷知道了。”
许久,迹部以轻轻的鼻音回应。

然后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本大爷终于知道了。
周助,你所说的那种心情。

窗外夜色真好。
而你说是的。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