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OA] 未出口的话(片段OOC脑洞作)

翻草稿箱发现还有这么一篇。
心情很不好,但看了一眼觉得好像没啥问题,决定不然就先发了吧。
结尾没想好,总觉得太刻意了。翻出来补了几笔,现在的情况也不太会有更好的处理。

背景是看了@SuNine_ 大大写的《让梦冬眠》。
大大的文,节奏感和分寸感都给满分~
里面提到OA关于网球取舍的问题,有点想写。
然后就写了这么个玩意……
好吧我觉得我笔下的忍足侑士不太会离开迹部去帮他完成未竟的梦想。
比起这个,我宁愿忍足和迹部一起面临不得不取舍的人生。可即使是这样又怎么样呢,最终,我身边还有你。

时间点在国二升国三的暑假。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上下文接的上,因为前文的小短篇越写越high……【划重点

Bow~


——————

扭开门锁。
静静坐在沙发上不说话的少年,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很久了。
不接电话。
不回短信。
敲门也不应声。
整整一天不吃不喝。
管家毫无办法,直到看见如救世主一般,冒着大雨,匆匆赶到的忍足侑士。

屋子里没开灯。
巨大的落地窗外,夜色渐深。
台风要来了,今晚风很大,窗帘有近乎撕裂般的声响。
雨水早已打湿了窗口的地毯。
那个永远华丽永远张扬永远鲜活的少年。
却浑然未觉。

看到自己开门进来,有一瞬间的失神。
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然后垂下头。
表情模糊不清。
仿佛把侵入者锁在门外。


回身从管家的手推车上取下一瓶水。
然后微笑点了点头,回身把门关上。
大踏步走进来,轻轻关上窗子。
驾轻就熟地打开衣柜,拿出干燥柔软的外袍。
走到沙发边上。
把气泡水倒入高脚杯中。

“忍足……你来干嘛,啊嗯?”
许久,迹部维持着原来的姿势。
有些干燥的唇轻轻相触。
声音有些干涩沙哑。
忍足不应声,自顾自地打理着迹部周围的一切。
缓缓调亮台灯。
光线有一瞬间刺眼,迹部下意识地抬手挡了一下。
却发现面前的忍足,身上的外套还是湿的。

“给本大爷把外套换下来。”
迹部景吾动了一下,似乎回到那时有点慵懒倚着沙发时的样子,但心绪到底难以平静,姿势摆得分毫不差,感觉却哪里有些不伦不类。
忍足回身,看过来的眼神带着几分难以捉摸。
把外袍丢在沙发另一侧,突然大步走过来,然后胳膊撑在沙发靠背上,上半身欺近倚靠在沙发上的迹部。

“你才是吧,迹部景吾。”
低沉的声音,压抑着不明的情绪。
迹部抬头看看面前的人。
扑克脸。
平光镜片后的桃花眼。
视线冰冷。
让人没来由地心慌。
“这个样子……真是太难看了。”


各自裹着迹部大人衣橱里干燥的睡袍。
缩在柔软被子里。
迹部接过高脚杯,喝了一口水。
然后静静盯着杯子不说话。

叹了口气。
最后还是自己先开口。
“到底怎么了,小景?”
“……本大爷只是意识到,有些东西,自己最终还是没有办法贪求,哪怕本大爷是迹部景吾也不行。”
忍足眨了眨眼睛。
“可越是如此,越是不想放手。”
迹部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嘴角的微笑里全是苦涩。

房间里充斥着安静。
摘下眼镜。
忍足看向窗外的暴雨倾盆。

“你呢,侑士,你怎么想。”
“不是也很美好么,一期一会的话。”

窗外开始雷鸣电闪。
“花开了,又能看多久呢,即使如此,依然是美好的吧。”
忍足的声音很低很轻,几乎有些被淹没在雨声中。
迹部扭头看过去,忍足的表情在窗外的光影明灭中,显得有些模糊。
明明只要伸出手,就能触碰。
却显得很遥远。


气氛有点僵硬。
迹部不太擅长这种刻意的沉默,于是把头扭向另一边。
忍足却侧过身子来,看着台灯光影下迹部的侧脸。
“迹部。”
闻声回头。
突然欺近,带着点进攻意味地吻下去。
就势把迹部压在身下。

来不及提出反对意见,迹部已经被面前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般笼罩。
在一起十个月。
认识两年。
拉过手接过吻。
十四五岁的年纪,刚刚开始萌动的好奇与欲望,或早或晚,也多少隐晦得知。
却没有经受过这么明白直接的场景。
一向争强好胜的迹部大人,这一刻有些反常的紧张。

然后思绪被打断。
带着点侵略感,忍足撬开迹部的牙齿,有点粗鲁用力。
“唔!”
几乎感受到疼痛,迹部本能地抬手推开面前的人。
终于分开,忍足有些气喘。
“你疯了嘛,忍足侑士?”

“你还不明白嘛,迹部景吾。”
隔着很短很短的距离,忍足的桃花眼里是一片灼热。
“这世界上所有的东西,对我而言都是一样的,一期一会,就满足了。
“但只有你,是无论如何,粉身碎骨,也不会放手的。”


许久。
迹部突然笑了。
挣扎着坐起来。
“巴嘎。”
语气里有点宠溺。
“本大爷说的是网球啊。”

忍足盯着面前人的眼睛。
随后,嘴角微微上扬,翻身坐回原来的位置。
“和我说的也没什么冲突啊。”
忍足靠在柔软的床头。
“我想要的,从头到尾,只有这一个,这一个就足够了。”


“说真的,你就没有什么不得不放弃的东西么,侑士?”
“称不上不得不。我只在意最重要的东西。”
语气分明意有所指。
“哼。”
虽然这鼻音不是很客气,但表情却是分明的受用。
“如果,是说如果,本大爷选了一条任性的路呢?”
“任性?”
忍足低低笑了。
“那我就陪你一起。”
迹部微微转过去看着忍足。

“景吾,你从来不必,以后也一样不必,担心要抬起头来,或者低下头去。”
“执掌财团,你会有商业伙伴、执行总裁、私人医生。
“进军职网,你会有搭档、队友、队医、经纪人。
“哪怕浪迹天涯,你身边也会有一个和你分最后一个馒头的人。”
“这么说或许很傻,但你身边总会有一个属于我的位置,可以光明正大地与你并肩而立。”
“那就是我。”

“巴嘎……”
迹部景吾轻轻说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
“如果你敢离开,本大爷一定不会放过你。”
“自应如此。”

小景。
你身边也一定必须有我一个位置。
这是我未出口的野心。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