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在遇到正确的人之前-3

宿醉。
起来吐过又睡了四个小时。
现在已经复活了。
这一章会很有代入感吧。
不过也可能过于接地气了。
看了看这章的进度……不然大家就忘记4篇结束吧好么,我们先说6篇,嗯……

但是,本章是有进展的真的【看我认真的眼睛

今天和 @喵卿 一起去了全职Only,还聊了很久写文的事儿。

纠结了很久我把本章的尾巴截掉了放到下一章,估计稍微改一下侧重什么的。

所以本章短小【划重点


Bow~

———————————————


6.

“不二君从来没喝醉诶,酒量一定很好吧。”
“哪里的话,还是醉过几次啊,很丢人的。”
“没关系今天都是自己人,我们要喝到尽兴啊。”

当——
杯子碰在一起,已经搜肠刮肚拐弯抹角找不到新的祝酒理由。
打完保龄球来烧鸟店聚会。
最近项目上的老板松津在周五晚上的飞机上从头等舱走过来,轻轻拍着不二的肩膀,询问着不二的意思。
“有时间么?”
“有的有的,好啊,我一定到场。”

飞机落地,无奈地在英二大石阿隆的群里通报了自己明天的缺席。
还能怎么说呢,时间自然是有的。
事实上,在和白石在一起的时候,不二周助一次公司内部这样的social都没有去过。
周六上午和周日上午要空出来,打越洋电话,能不能打成要看白石晚上有没有和朋友的聚会。
周六下午抓紧时间补觉和做家务,然后深夜再留出来,和白石在东大结识的圈里的朋友们打桌游。
甚至连公司年会出游,都心不在焉。

总要经历social和应酬吧,不二周助对自己说。
然后一天后,自己就坐在同事中间,红酒啤酒清酒梅子酒一杯一杯混着喝。
听着松津说些跟自己人才会说的话。
对哦,不二周助想着。
People business,当然少不了站队的问题。

“来来来,不二你坐过来,和绪方换个位置。”
“哦,好呀。”
莫名其妙被换在了老板身边,落座后老板扭过头来看着自己。
“不二君,上半年玩得还开心嘛?”
“还算开心。”
“年中的时候有人在绩效评审会上还说你对公司的忠诚不够,说请假就要请假呢,哎呀。”
绩效评审会上的事情一般只有老板这个层级才知道。
所以像是这种评论,不二周助还是第一次听说。
“是么……或许吧。”

请假。
是说自己飞去找白石吧。
可能是多了一些,冬天一次、春假一次、暑假一次。
每次一两周,也都提前安排好了,却不知道碍了谁的眼。
再想想暑假这一次去找白石,以及和白石少有的几次算不上吵架的争论。
“车赶不上就赶不上,飞机赶不上就赶不上,你再请一天假不就是了,公司又不会不批。你们公司请假,不是还挺容易的么?”
呵。
不二周助举起杯子与身边的老板碰了一下。
举杯一饮而尽。
冰啤酒带来特有的刺激与饱胀。
真好,不二周助这样想着。

“你之前项目的老板浪川,也对你有过负面评价,觉得小原光一比你更好用,你知道的吧?”
“嗯,是啊,小原君比我待人接物成熟一些,我也从小原身上学到很多呢。”
又是敬酒一杯。
余光瞟到松津的手拉着身旁面不改色的女同事。
杯中酒喝完,老板接着开口。
“这个项目上直接和你对接的三浦也说你很难管理。说你觉得他用层级压你什么的。”
三浦?好吧,这个项目上他确实过得蛮惨的。
不二周助眯了眯眼睛。
自己负责的这一块他什么都不懂,观点上没有贡献,逻辑上也只关注了细枝末节。到目前为止,自己对于他的专业素养,还真的是很难敬佩。
“嗯,那是一句玩笑话,三浦君把它当真了,不过说起来三浦君压力很大吧,所以我后来也认真地支持他,让他不必为我这一块担心。”
再饮一杯。
然后感受到一只手碰了碰自己的大腿。
随后又搭在自己另一侧的胳膊外面,几乎把自己揽在怀里。

微笑。
漂亮的微笑。
要我敬给别人一杯?没问题。每一杯都一口饮净。
“你看到了么他们拉着手诶!”
“看到了,装没看到吧。”
在Line上回复的时候,头抵着头也面不改色。

不二周助啊……
这就是成人社会。
记住它的脸吧。
光怪陆离也好,鲜血淋漓也好。
你要感谢,这一切在你面前,展露狰狞。
直到被插再多刀也面不改色。
收起棱角变得乖顺。
感谢,吻我以痛。
沃我以冰雪。
许我冷暖自知。


7.

挥别了同事,约定了以后还要常聚,不二周助等来了自己叫的车。
在车上报出门牌号,一路向城里飞驰。
掏出手机,打给佐伯。
“醒了么?问一下,喝酒之后头痛胃痛你都是怎么解决的?”
“不二你喝酒了?”
“应酬而已。”
“牛奶,蜂蜜水,想吐的话吐一下,然后睡觉。”
“这不是我之前告诉你的么?”
“别的我也不知道了,你说的这些其实还挺有效的。喂,你到家了么?”
“路上还要一会儿。”
“喝得多么?”
“没到会乱上陌生人的车的程度。”
“……不二,怎么了么?”
“小虎……我没事,就是有点累。”
消息知道得多了,正面反面,一样的鲜血淋漓。

砰——
一个急刹车,不二在车上猛然惊醒。
“真是抱歉,出了追尾剐蹭事故,麻烦您稍等一下。”
司机有点慌张地说着,然后下车去找前车车主协商解决。
不二点点头,摇开车窗。
“实在抱歉!”
“没什么,拍照,回去各自找保险公司就是了。”
“对不起,能不能跟您协商私了……我们出租车公司会记录事故率,如果被记录的话我这个月的奖金就完了。”
“……你今天疲劳驾驶了?”
“啊,是有一点。总之实在抱歉!”

声音很耳熟,不二周助陡然反应过来,不知出于什么动机,干脆利落地开门下车。
“手冢君,好久不见。”


8.

最后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呢?
不二怎么也没想清楚。
司机拿到了全程的车费,千恩万谢地保证着这是今天最后一单生意,接下来就把车开去相熟的修车铺顺便休息。
而刚刚向佐伯拿两周前的梗开涮的自己,却坐在手冢国光的车上,看着窗外的光影飞驰后退。
大概是因为喝了酒吧,也是很难跟上这个节奏。

“不二周助,你又喝醉了?”
“不算喝醉吧,冰啤酒喝得有点快,有点难受罢了。”
“那回我家吧。”
话音落下,手冢在路口一个转弯,开向了另一个方向
“诶?”
“你家里想必也没有温水牛奶蜂蜜之类的吧。看你的样子也是第一次喝成这样,无论怎么说也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
“手冢君你还真是出乎意料地了解我啊……”
不二坐在后座上,用手盖住了苦笑的表情。

“只是,为什么每次遇见你的时候,我都是这副样子啊……”
开着车的手冢分心从车内的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上依旧带着少年般清澈干净的青年男子。
“你在意这个?”
“嗯,应该是吧……”
喝了酒,不二整个人都带着自暴自弃一样的坦诚。
还能糟到哪里去呢。

车里很快恢复了安静。
手冢不是多话的性格,不二在强行忍耐一波一波的反胃的过程中分散了大部分的注意力,一时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犹豫了许久,不二缓缓开口,声音有点沙哑。
“啊喏……网球社的事,实在对不起。”
“你知道了?”
“牵连你勉强上场比赛,后来还住院隐退什么的,实在是太抱歉了。”
“你说这个啊,不二,不必挂心,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件事怪过你。”
开进小区,手冢把车速放慢了些。
“那时我是队长,上场比赛是我分内应尽的事,仅此而已。”

开进地下车库,熄火,手冢回头看了一眼后座。
“醒醒,不二,我们到家了。”
“哦……好,抱歉。”
不二猛地惊醒,然后挣扎着起身下车。
手冢自然地搭了把手,发现面前的人虽然面色如常,表情却难看得很。
“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有点头疼。”
“想吐么?”
“还好。”
“今天喝酒是因为什么?”
“应酬……老板说要喝到尽兴,我也没什么办法吧。”
“喝了什么?”
“不记得了。在烧鸟店,梅酒,梅洛,冰啤酒,大吟酿……”

“不二周助,你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么?”
肩膀被抓住,面前的人语气里满是严肃。
“我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吧。”
抬起头来,笑容有点模糊。
“没什么好抱怨的也没什么好脆弱的。放心吧,手冢,我不会有什么事的,因为即使倒下也不会有人在啊。”
“……走吧,我们回家。”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