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OA] 在遇到正确的人之前-TF篇(2)

民那桑剁手节快乐~
让我先把写到中段的放上来,预想中还有两篇TF版的就完结,预想,纯预想……
感觉还是哪里窜戏……我找找感觉。
Bow~

——————————————————————

3.

不二周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周日中午了。
第一个动作,是下意识地看了看手机。
时间是周日中午11点没错。
除了英二阿隆他们在群里和后辈的聊天。
以及英二最后对自己通报短信的回复。
平安无事。

不二舒了口气,嘴角扬起一点苦笑。
说放肆,也不过只有周六一个晚上而已。
手机上安静得让人庆幸又怅然若失。
还能期待些什么呢?
周六凌晨星夜回到家,而今晚的航班,也该在手机上值机了。

“醒了?”
突然传来的男声让不二周助陡然一惊。
挣扎起床时的朦胧睡意瞬间消散。
坐起身来环顾四周,映入眼底的全都是陌生的装潢。
黑白灰为主色调,和原木色的自己的房间大相径庭。
指尖床品的触感昭示了明白无误的高品质。
杉木的清冷香气若隐若现。
不是在自己家里。
不二周助深呼吸了一下,清晰分明地意识到了这个现实。

发生了什么?
不二周助几乎有点不记得了。
昨晚自己喝空了寄存在居酒屋的酒。
然后。
雾气里那个男人。
原来并不是白石。
事实上,因为一直异国。
在一起两年,白石也从来没有接自己回家过。

“睡的好么?”
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有点面熟的男人手里捧着一本书,出现在卧室门口。
穿着家居服,却依然站得笔直,眼镜也如工作日一样一丝不苟。
“啊……睡得很好,多谢照顾。”
“那就好。中午想吃什么?”

吃什么?
不二周助一向灵敏的大脑竟然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连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现在居然先讨论吃什么?
看到面前的人有些发呆,站在门口的男人把手中的书啪地一声合上,然后带着点无奈开口。
“总不能在床上做自我介绍吧,不二周助。”
说完,男人转身离开,反手把卧室的门带上。

咔哒。
门锁声清脆悦耳。
不二低头,看见自己还穿着昨天的衬衫,只是微微解开了两个扣子。
Queen size的床上也没有第二个人躺过的迹象。
却因为这个念头本身,还是腾地红了脸。
轻轻咳嗽一声,不二假装镇定自若地起身穿好衣服,推门走进客厅。
男主人坐在沙发上,早已穿戴整齐,好整以暇地看着从卧室走出来的不二周助。
客厅采光上好,阳光照射下,黑白灰的色调也多了些暖意。
窗开着,清冷的空气流进来,与卧室之间的温差让不二因窘迫而有些发烫的脸略微恢复镇定。

“想吃什么?”
“……苹果?”
沙发上的人忍不住轻笑出来。
“原来天才不二周助也有卡顿的时候。走吧,看起来你也没什么想法,我带你去周围的一家餐厅,我们坐下说。”

“好。”
不二爽快应声。
内心里除了尴尬羞赧,还有点焦躁的好奇。
天才不二周助。
会这么称呼自己的人。
一定是在自己交换之前,还比较悠闲的时候,认识的自己吧。
似乎已经有了些猜测,因而更加急躁了。

用目光无声而含蓄地催促着男主人起身,当事人却不慌不忙地顺手从身边的果盘里拿起一个洗好的苹果。
“削皮么?”
“……不了谢谢。”


4.

“所以你这周回去才要买新衬衫和西装?”
“是啊。”
“不二……我之前怎么没觉得你这么败家。”
“你确定么?你忘了我新买的Bose QC35?”
“你不是说没了这个你出差睡不着么?”
“呃,其实8块钱的海绵耳塞也能解决大部分问题。”
“下回账期问题别来找我。”
“别这样嘛,忍足君。”
“没有第二次了,你给我记住。”
“嗨咿嗨咿~”

挂断电话,不二周助倒在酒店标准化的大床上。
“什么鬼啊不二周助……”
苦笑。还有点羞赧。
自己居然真的就这么就着章鱼烧喝多了。
而且居然真的就这样跟着一个陌生人上车。
……而且居然真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像是故意迷路却又安全到达的小孩子,不二有些类似失望的情绪。
同时却又暗暗觉得自己昨晚简直大胆得有些不可思议。
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啊,简直羞耻play好嘛。
把脸埋在枕头里,不二周助在心里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念着。
手冢国光。

24小时前把自己从迷雾中的居酒屋门口带回家的男人。
12小时前,又把自己带去吃了他公寓周边一家门脸很小的鳗鱼饭。
轻车熟路地掀开门帘,和老板打过招呼,然后扭头看着自己,语气里满是诚恳。
“这家只有鳗鱼饭,没别的可选。可以么?”
“嗯,可以的。”
不然呢?还惦记着明确对方身份、顺便为那个苹果记仇的不二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两份,拜托了。”
过于简明扼要地点了餐,两个人在旁边的小桌坐下。

“手冢国光。”
单刀直入的风格,毫无铺垫,让习惯话不说死的不二周助有一瞬间的不习惯。
“不二周助。不过显然,你已经知道了。”
对面的人笑而不语。
气氛一瞬间冷了下来。
“昨晚多谢。”
“客气了,你本来也能很快回到家吧。”
“不管怎么说,受您照顾了。”
“不必这么拘礼。”
面前的人正了一下眼镜,身体前倾,胳膊支在桌面上。
“不二周助,看来你确实不记得我了。”
“惭愧惭愧。”
“无所谓,那就当作是初识吧。”
“手冢君真是温柔的人呢。”
“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说。”


一顿饭聊下来,两个人也算相谈甚欢。
面前自称为手冢国光的男人,显然对生活颇有品味,哲学文学也不少涉猎,甚至聊聊行业动态,也能一针见血地说出关键。
美中不足的是,不二周助对手冢国光的身份背景还是一头雾水。
变着法的盘问,却总能被不动声色地挡回来。
唯一明确的是,此人绝非善类。
虽然长着一副正人君子的面孔,也端得是君子坦荡荡的做派。
却依然让不二觉得有些深不可测。

其实自己谈起恋爱,不过是个傻白甜罢了。
理论研究得极其透彻,最后不还是遇到一个人就栽一次。
危险。
不二周助在心里给这个人打上了重重的标签,恨不得再在那张脸上画个大大的红叉。
可是十二个小时之后,倒在酒店的大床上,第一个想起的,却还是这个人。
见鬼。
翻身起来,打开电脑,一遍遍刷着邮件列表,用工作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算了。
几乎完全没有交集的人。
不过是一期一会罢了。
又何必,放在心上。


5.

小虎 22:30
后来你也没联系他?

仙人掌爱加班 22:32
没有啊

小虎 22:33
不觉得可惜么?

仙人掌爱加班 22:36
可惜的事儿多了,不是么,佐伯?

小虎 22:37
大过节的你非要戳我么?

仙人掌爱加班 22:37
什么节?光棍节?那节日快乐啊~

小虎 22:38
同乐同乐

看到这句话不二差点当着同事的面把键盘砸了。
佐伯虎次郎。
大三的事情闹得不可收场,到最后两个人大吵一架,说了很多傻里傻气的话。
可是到了自己的毕业季,还是断不了来往。
毕竟是承载了自己四年大学生涯的人。
彼时白石不介意两人也自觉,现在时过境迁了,自然没有尴尬的道理,反而因为过去熟悉得过分了,反而成了互相插刀最狠的损友。
本科毕业后,佐伯出国读PhD,而不二在国内工作,偶尔通过Line聊天,还经常把一方气个半死。
也不知是图什么。

小虎 22:45
所以你喜欢他。

仙人掌爱加班 22:50
我不否认啊

小虎 22:52
我还以为你会更主动一点。

仙人掌爱加班 22:55
我以为我那天晚上上车就很主动了

小虎 22:55
不不不,你那是鉴别禽兽的方法……

仙人掌爱加班 22:56
……本以为槽点不在这里的
好吧,确实
可是,别逗了,又不是上学的时候,还那么傻像话嘛

小虎 22:57
我以为那才是你个人风格?

仙人掌爱加班 22:59
你到底是对我的人格有怎样的误解……

小虎 23:00
不不不,显然不是误解,而是旁观者清。

仙人掌爱加班 23:05
/微笑 哦
好吧……就算你说的对,可是就我这种每周在家呆一天剩余时间都在外面装孙子的,也没有什么立场主动吧

小虎 23:07
不二,你也稍微认真一点吧?

仙人掌爱加班 23:24
刚刚老板终于抽出时间跟我过了今天的进度……搞定了
我哪不认真了?我这是多么认真负责的心态啊

小虎 23:30
你这分明就是偷懒好吧?
不二,听我的,多认识几个朋友总没错吧?


不二周助眯着眼睛看了看电脑端跳出来的这句话。
怎么办,有点被说服了。

仙人掌爱加班 23:35
你说你是不是在坑我?竟然觉得你说的有点道理


小虎 23:40
我可是最佳辩手好嘛?
话说那人是谁啊,搞得这么神秘。

仙人掌爱加班 23:45
说到这,确实,我是真的想不起来他是谁
手冢国光,你有印象么?

仙人掌爱加班 0:00
人呢?啊嘞?
小虎?二虎?

小虎 0:05
别太过分啊不二周助!
你真的不记得了?手冢国光,就是当年那个冰山啊!

仙人掌爱加班 0:06
冰山?
我不是北极熊啊……

小虎 0:08
OTL
不二周助!你没上过社会心理学么?就是那个冰山助教啊!当时还给木下老头代过一节课,那天年级里女生都快疯了!你真不记得了?


社会心理学?
不二周助一边收电脑一边回想着自己的大学生涯。
和同事微笑再见,走出酒店会议室,电梯里按下自己的楼层,然后掏出手机给佐伯打了网络电话。
“社会心理学?不记得了,那门课我是睡过去的。哪会有人大一下学期的课快五年了还记得清清楚楚啊……”
“……给你跪了,按你这个忘记速度,很快你就自动恢复出厂设置了吧。”
“你非要这么说的话,我只能说,还是有一点印象。”
“你是应该有印象……”
佐伯的语气无奈地加重了。
“不二,他不仅是那门课的助教,还是网球社的前社长和校队队长啊。”

不二周助脚步一顿。
网球社啊……
那还真的是古老的故事了。
大一的时候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加入了网球社。
那时候的自己还会主动出击呢,想起来真是傻透了。
只是后来那个人退部,自己也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浑水摸鱼地自然消失了。
……如果不考虑自己其实一直参与了校队选拔,却在最后关头因为那人退部而推掉了加入训练的邀请。
间接导致入选的替补压力过大备受争议。
最后还是依靠前社长在比赛里力挽狂澜的话……
咳,还是挺自然的不是么。

是那个时候记住的自己么?
不二在心里暗自思忖着。
那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听说网球社前社长那场比赛之后就伤病住院最后隐退了……
这哪是什么一见钟情的美好剧本。
简直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


“佐伯,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不然还是算了吧。”
“哈?”
“没记错的话那时候的前社长比赛之后就伤病隐退了诶。你说他不是来寻仇的吧?”
“不二周助我告诉过你了少看点奇怪的小说……”
“你说基督山恩仇记?”
“……”


手冢国光。
心理系本科,经济学双学位,金融学硕士。
网球社前社长,校队前队长与绝对主力。
大自己三届,早自己一年毕业。
却在这一年,再度重逢。

来者不善。
不二周助认真告诫自己。
……虽然长得帅,但是,绝对不能被长相迷惑。
要坚定立场,不二周助。
坚定立场。
敬而远之。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