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OA] 游园须知-2 (OSO继续客串)

忍足侑士现在很矛盾。
矛盾的主因是恋爱。
无他。
当你的恋人是一个同时拥有盛大的骄傲与傲娇的少年帝王。
对新鲜的事物充满好奇心。
每一件都要彻底征服才算过瘾。
恰巧今天是第一次坐过山车。
而且乐趣并不怎么在过山车而是在你身上的时候。
大概,也只有奉陪到底一条路了。


“满足了么,我的迹部大人?”
忍足侑士按着有点泛酸的胃,嘴角满满地都是苦笑。
明明买了Premium Pass,却一上午翻来覆去地在排队坐游乐园里唯一不可以用Pass的招牌过山车。
虽然说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可以手拉手很开心。
身边的大少爷也难得找到了欢呼尖叫甚至大声喊出来的乐趣。
但是整整三个小时翻来覆去任凭自己巧舌如簧怎么也劝不走。
总觉得透着股浓浓的……
好吧。
买椟还珠这种事情当然不会发生在迹部大人身上。
一定是自己哪里出了错。

又一次从过山车上下来,因为要戴上眼镜而走在后面的忍足,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往排尾走的迹部。
“小景,游乐园还有很多好玩的,我保证。”
“本大爷知道,刚刚在上面看得很清楚。”
“那……”
“能随时得到的你以为本大爷会很稀罕嘛?”
“……”

看着迹部大人走向队尾的背影,忍足无奈地抬手推了推眼镜。
然后突然就是一顿。
快步追上,凑到迹部耳边。
“看起来,下一次得约小景去私人海岛游泳。”
感受到耳边的温热气息,迹部先是僵了半秒,然后慢慢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人。
微微上扬的嘴角,笔挺的鼻子。
失去玻璃片遮挡的桃花眼,有点不适应地微微眯着。
“抓住机会哦,迹部大人,这可不是随时可以得到的了。”
“哦?不是么?”
迹部扬起眉毛,嘴角噙着满满笑意。
未置可否,忍足拉着迹部的手腕,从过山车入口前长长的队中走出来,一边大步走着,一边回过头来说。
“看起来只能不是了,不然岂不是配不上迹部大人的华丽?”
迹部景吾有点语塞,片刻后嘁了一声。
“如果只属于本大爷,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好好好,当然只属于小景一个人。”
忍足把头扭回去,嘴角却扬得很高。
“这下子我们可以换一个什么玩了么?”
“咳,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地同意吧。”


最后还是决定先去吃饭的两人,端着咖喱饭和汉堡包,在漫长排队后,找到餐厅一个偏僻的角落,面对面坐好。
迹部有点没精打采地用一次性叉子把面前的咖喱酱浇到米饭上,然后不停翻动搅拌,看着是很均匀,却并没有往嘴里送的意思。
忍足跑去买饮料,半天才有点犹豫地端了两杯碳酸汽水回来,刚要落座,突然手机响了。
“忍足,你们跑到哪里去了啊?”
“这先不提,怎么了,宍户?”
“长太郎的妈妈帮我们准备了饭团,要不要来尝尝?”
忍足侑士直接把手机递给面前抬起头来的迹部。
背景有点吵闹,迹部接过电话先是再确认了一下。
“你刚刚说什么,宍户?”
“啊……迹部,长太郎其实帮我们准备了四人份的饭团,想问你们要不要过来?”
“你们在哪儿?”
“……长太郎,我们这是在哪儿?”
“宍户前辈,我们在……”
“巴嘎,换一个参照物啦,长太郎。”
“哦,我们在……摩天轮边上,那里有个甜品店,嗯。”

对面两人吵吵闹闹,宍户有点别扭的声音很有辨识度,忍足隔着很远也听了个大概。
摩天轮?那不是……
忍足想着,突然别有深意地笑了。
迹部对游乐园的地图毫无了解,但回想了一下自己在过山车上的观察,对方向和距离大概有了概念。
华丽如迹部大人,怎么可能忍受自己竟然像个小女生一样要别人来带路。
“本大爷十分钟就到。”
说完电话一挂,毫无留恋地起身,看着慢条斯理的忍足侑士。
“还等什么呢,啊嗯?”
“啊,在想着怎么也要把眼镜先戴上。”
忍足不慌不忙地从书包里拿出眼镜盒。
“咳……嗯,戴着吧。”
迹部说着扭过头去。
“小景害羞的样子真可爱。”
“说了多少次不要说本大爷可爱!”
“不管,就是很可爱。”


十分钟后,准时出现在凤和宍户面前的两人有点气喘吁吁,面色也有点涨红。
“你们是跑过来的嘛?太夸张了吧。真是逊毙了诶。”
宍户毫无知觉地嘲笑着,站在身后的凤却挠挠头发,一本正经地岔开话题。
“部长,忍足前辈,家母擅作主张准备了四人份的饭团,要不要来尝一尝?”
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红色相间的漆器食盒放在桌上。
“别听长太郎瞎说,阿姨的手艺很好呢!”宍户第一个捧场,凑过去伸手打开了盒盖。
小小的饭团整整齐齐地一字排开,有的微微烤过散发着诱人的大米的焦香,有的包着紫苏叶有奇异的辛辣,即使是最家常的饭团,也透着制作者精心营造的精致感。
光是看着米的质感就知道绝非凡品,更不要说对比起刚刚速食大排档的水平。
“哇,长太郎,阿姨还准备了紫苏的吖!”
“嗯,上次前辈说很喜欢这个味道,昨天家母在准备的时候就顺便多做了几个。”
“啊啊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这么说着,宍户却回过头来看着忍迹二人,表情里满是期待。
二人对视一眼,也带着笑意走上前来。

离桌边还差两步的时候,迹部手心里被从身后超过的忍足塞了一个小瓶子。
低头一看,是免洗的洗手液。
嘴角微微上翘,迹部一边洗着手,一边抬头看着走向甜品店柜台的忍足,装作无所事事地打量着店员的表情变化。
店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起初表情里有点为难,没过多久就连连点头,一对酒窝甜甜的,衬托着害羞的脸色更加活泼有生气。
哼。
迹部景吾落座的同时轻轻发了个鼻音。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和店员相谈甚欢的忍足,突然伸手指了指这边,然后迹部明白无误地收到了店员有点好奇的目光。

事情谈妥,忍足自然而然地挨着宍户坐到迹部对面。
“对付小姑娘很有一套嘛,忍足。”
迹部装作若无其事地随口一说。
宍户低头装没听见,凤宝宝却有点好奇地看了眼忍足。
“哪有,刚刚那边那位可爱的女孩子还问我要迹部你的电话号码呢,真是好烦恼吖……小景这么耀眼的话。”
“本大爷耀眼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是是是~但是依然会困扰啊。”
凤把视线移开,带着点若有所思的神色。

“鲜榨橙汁,请各位享用~”
店员终于送上饮品,带着点害羞地鞠了一躬跑走了。各自坐定,四人抬手从食盒中拣了一个饭团,准备开始吃午饭。
“我开动啦~”

“诶,迹部,你这杯怎么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是错觉啦,宍户前辈。”
凤说着递给宍户最后一个紫苏饭团。
“喏,紫苏的给前辈,我可以吃掉最后一个烤饭团么?”
“你不喜欢紫苏么,长太郎?”
“没有,只是前辈喜欢的话想要留给前辈啊。”
“可我也希望长太郎也喜欢我喜欢的吖。”
“啊,那样多难为情。”
“巴嘎……给你,这个是烤的。”

迹部扭过头来又喝了一口橙汁。
简直没眼看啊,身边进入无我境界的两个人。
说起来,自己怎么会那么晚才知道这两个家伙的事啊。
真是……太不华丽了。
这么想着,迹部把杯子推向对面正慢条斯理吃着饭团的忍足。
“让本大爷尝尝你那杯。”
“哦?为什么?”
忍足有点明知故问。
“本大爷也想跟你分享一下我喜欢的……怎么,不行么?”
忍足有点失笑。
“乐意之至。”

接过忍足的杯子喝了一口,迹部眉毛就是一皱。
然后不动声色把杯子推远了一些。
大概是为了增加一杯的量而进行了冲兑,眼前这一杯加了橙子味道的果汁饮料,口中弥漫不散的人工香精的味道让迹部很不适应。
抬眼看看若无其事的忍足,目光里有些探究的意味。
“啊……店员跟我说,店里的橙子只有5个了。”
忍足耸了耸肩膀。
迹部却又拿近喝了一口。
“嗯,也蛮……特别的。”


“啊……这么快就吃完了。”
宍户有点遗憾地看着空空荡荡的食盒。
“没关系啊,前辈想吃随时来跟我说就好了。”
凤一边把食盒收好放进背包,一边带着点笑意说着。
迹部抬眼瞟了下忍足,忍足摸了摸鼻子没吭声。
没办法,姐姐只会做黑暗料理,母亲常年住在大阪的本宅,忍足侑士现在的厨艺水平可想而知。
如果离了阿姨,任忍足姐弟自己做饭,真的不知道会不会吃死人。
目光转开,迹部悄悄撇了撇嘴。
好吧,从未下过厨房的迹部大爷,其厨艺水平之华丽程度,我们还是不要深究的好。

“总还觉得有点不满足。”
“这么一说,这旁边应该就是日本文化中心吧,肯定有很多小吃。”
忍足手插在口袋里,不慌不忙地说着。
刚刚还抱怨着的宍户突然有点语塞。
“哦?是博物馆那种么?”
迹部却有点不明就里。
“不是哦,是有点像世博园里风情区那种哦,迹部,你要不要来试一试。”
“既然这么说了,那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地去看一眼吧。”
“啊……我和长太郎就不去了。那个,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情……”
宍户语速很快却有点磕磕绊绊地说着,然后拉着凤退着步子逃也似的离开了。
凤只得挥挥手向两位前辈告别。

迹部扬了扬眉毛,扭头看向忍足。
“干嘛,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
“呵,小景去了就知道了。”


“忍足侑士……你之前怎么没说这里像是个……女儿节一样?”
“啊,不是很好么~”
忍足带着笑意看着迹部被一大票来体验日本节日风俗、租了和服穿在身上的外国人包围着。
实际上刚从英国回来也没多久的迹部景吾,对于这种仪式民俗什么的,也算不上多熟悉。
“啊,好难得,又是两个男孩子呢。”
旁边金鱼摊的老板却主动搭话。
“又?”
迹部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字眼。
“是啊,上午一个长头发的男生在这里呆了好久呢,只看五官那么秀气还以为是女孩子。还有个高个子男生一直等着他,唉,看起来那么内向的男孩子,却是捞金鱼的一把好手,小店简直损失惨重啊。”
“哦?那后来金鱼呢?”
忍足早已心知肚明,此时却也好奇插嘴。
“托高个子男生的福,说是希望更多人可以开心地玩,就又都放回了这里的水池呢。”
老板笑眯眯地递过两只纸网。
“请你们的,要不要试试?”

迹部有点犹豫,盯着水里游来游去的金鱼,半天没吭声,忍足却自然接过。
“好呀,多谢老板款待~”
走到水池边找了个位置坐下,分出一只网子,递向迹部踟蹰不前的方向。
“小景要不要来体验下?小时候会跟姐姐去玩这个,很怀念呢。”
“嗯,那本大爷也来试试。”
接过网子,迹部景吾忍不住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四周其他的人。
满满都是妹子。
迹部有点不自在,却见忍足一脸自若淡定地挽起袖子,轻手轻脚把薄薄的纸网放进请水中。
然后突然手腕一抖,一条红色的金鱼在网中挣扎起来。
老板的笑容顿时就有点僵。
迹部目不转睛地盯着,忍足却懒洋洋地没有用任何的容器来接着。
啪。
纸网破掉,金鱼快速逃遁,伴随着老板无声无息松了口气。
“啊呀,生疏了。”
语气里的遗憾没什么可信度,忍足侑士把破掉的纸网放到一边,撑着脸颊看着迹部。
另一手取下了眼镜。
“还是看小景吧。”
“嗯。”


其实玩什么一点都不重要。
只要是和你一起。

如果是你。
一分一秒,都足够重要。



———————

今天终于意识到自己上周六万圣节Cos的角色是《千本樱》里面的葱娘。
这大概是距离Kzk最近的一刻了吧。
本章以开心为主……Bow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