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OA] 游园须知-1(短篇、OOC慎入、凤宍凤抢戏)

果然强行开车还是很奇怪吧。
大家说我现在把《萤火》的19章删了还来得及么……
Yet anyway……
让我再想想看……这个故事线还能怎么写……
感觉又要重拾意识流清水听说有车了……
之前想过让不二因为这个buff黑化看看但是发现不二谈起恋爱来就傻白甜了!什么鬼!黑化个毛线啊!自动变粉了好嘛……

丫巴里,没灵感的时候就要写忍迹!
前文戳头~
依次是《争强好胜》、《少年忍足侑士的烦恼》、《冰帝校园论坛守则》。

考虑到更新能力问题和被项目榨干灵感的现状。
争取三段写完!【Flag立好了!

OOC慎入,就酱。
Bow~

—————————————————————

忍足侑士现在很紧张。
紧张的主因是约会。
当你的恋人是个连一根头发丝都要华丽满分的人。
坐拥几百人的后援团。
有着盛大的傲娇与骄傲,在恋爱上又意外地是个天然呆。
而且从小生活在顶级豪门世家的时候。
每一次约会,都会变得提心吊胆。


站在游乐园门口,面前是长长的队伍。
乍一眼看过去,可以说多大的孩子都有,从到底几点开门到月亮距离地球有多远、从今天可不可以吃两个冰淇淋到米老鼠会不会被Hello Kitty吃掉,庞杂程度远超过十万个为什么的问题充斥着耳膜。
宠物狗也不在少数,即使被绳子拉着,还是东一拨西一拨在掐架,偶尔还有从手中挣脱去追求幸福的勇士,往往在一阵骚乱后被强行分开。
不知谁的气球飞走了,一阵嚎啕大哭像是传染一样,隐隐约约连成一片,抽抽噎噎和带着哭腔的抱怨似乎偏要往人耳朵里钻。

用一个字形容。
乱。
而且和华丽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虽然之前通过点击量爆棚的论坛马甲贴,确认了彼此对于第一次约会的看法。
游乐园也确实是对方信息丰富到掉马水平的答案中,唯一一个还算感兴趣的选项。
更不必说从关西跑来上学也只一年多的自己,已经提前做好了充足的调研与准备,查阅了网上所有的评论,把各种攻略与经典线路熟记于心,咨询了姐姐岳人,还邀请了凤和宍户同行。
可是。
看着眼前的景象,忍足侑士的心已经凉了一半。


看看手表,才七点一刻而已,宍户和凤还没到。
和迹部大爷约的时间也还有十分钟。
依照迹部样君临天下接受万众膜拜的一向作风,想必是会准时到达的。
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就坐着标志性的白色迈巴赫,自带光环与玫瑰朵朵地出现。
这么想着,忍足打了个冷战。

现在反悔提议回家看电影,是不是太晚了?
留下善变的印象,和度过糟糕的一天,哪个会严重一点?
硬着头皮权衡着,忍足侑士天才一样的大脑几乎感受到了过度使用造成的枯竭。
唉……果然那天就应该再慎重一点的。

这么想着,突然身前有身影停下,刻意地咳嗽了一声。
应声抬头,看见戴着墨镜的熟悉面孔,穿着质地良好、且十分低调的运动上衣与牛仔裤,手插在裤兜里,面无表情地戳在自己面前。
“啊,早啊,小景。”
“早啊~”
面前的人语气里有些懒洋洋的,这么说完就自动走到忍足身后,然后理所当然地把头靠在忍足背上。
“本大爷还没睡醒。借我靠一下。”
后背一僵,然后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重量。
“嗯,睡吧,宍户和凤到了我叫你。”
“好。”
回答得干脆利落,下一秒就呼吸匀称,倚靠的力道加重。
不由得失笑。
什么嘛……


“唷,忍足,来得很早嘛!”
宍户拉着凤的手从拥挤的人群中老远就跳着打了招呼。
“宍户前辈,慢一点……啊抱歉,劳驾借过一下,多谢多谢……打扰您了,实在不好意思……等等我啊宍户前辈!”
凤的视线轻易高过人群许多,一边指着方向,一边被前辈拉着一路狂奔,同时还在后面不停地替兴致高昂的前辈跟两边的路人道着借过。

“诶?大少爷还没到嘛?”
快走近的时候,宍户有点好奇地问着。
“是要我们到齐了,欢迎少爷闪亮登场么?”
却被身后的少年拉了袖子。
“宍户前辈,小点声……”
话音未落,从忍足身后传来了迹部样因为睡眠不足而带有浓重个人情绪的声音。
“本大爷怎么会落在别人后面,真是太小看人了,宍户。”
忍足回过头去看了眼休憩了片刻的迹部,反手从书包外层摸出喷雾和镜子,不动声色地递了过去。

“难得人来齐了,走吧,我们准备进去~”
这么说着,忍足有意挡着应该在整理发型的迹部,却发现今天的迹部景吾似乎也不太在意,简单抓了抓就把器具塞回了忍足的背包,然后上前一步和忍足并肩站着。
“嗯,正合我意。”


忍足提前来排队,此时位置相较熙熙攘攘的人群而言,已经算是很靠前了。
当然这也意味着此刻四个人完全被小孩子宠物狗和其他的嘈杂包围着。
面上强行撑着平静,忍足瞟了眼身边的人。
不知何时摘下了墨镜。
眉毛微微扬起。
不动声色地四处打量着。
却不是不耐烦。
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更像是紧张、惊讶和好奇。
但又绷紧嘴角。
强行要装作若无其事。

一瞬间紧张烟消云散,忍足嘴角扬起,扭头看向凤和宍户这一边,语调里也带上了轻松愉悦甚至调侃。
“宍户,你们吃早饭了么?”
“嗯,吃了。托长太郎的福,伯母手艺很好。”
……
猝不及防一口狗粮,忍足突然觉得这问题问得有点心塞。
“啊,前辈,说好了不要说出来的啊!”
“有什么关系嘛,本来也是长太郎家离这里比较近啊。”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
凤有点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视线移到忍足脸上。

谢谢。够了,真的。
感受到目光里明确的善意和体谅,忍足内心简直开始泪流满面了。
“那个……我们是不是先去买点吃的带着?”
凤察觉到忍足嘴角加深的微笑,本能地提议打算开溜。
“嗯,麻烦买两份吧,多谢了~”
“嗨咿~我们走啦,宍户前辈。”
凤点头应声,然后一把拉着还在低头刷手机的宍户,穿过人群,狂奔而去。
“咳。”
忍足看着凤落荒而逃的样子,笑得有点无力。

转回头来看向迹部。
似乎还没完全睡醒,目光也还在四处漂浮游离。
“小景。”
“嗯?”
“在看什么?”
“啊……没有,本大爷随便看看。”
“哦~”
忍足的语气里充满了然与意味深长。
然后凑到仍然在四处打量的迹部耳边。
气息柔柔拂过脸颊。
“小景,等下可要拉紧我的手。”
“……知道了,白痴。”


终于盼到正式开园。

开园前五分钟才有点慌忙地在人群尽头出现的凤宍两人,手里各自举着串大大的棉花糖,此刻正互相取笑着有糖絮沾到了脸上。
“抱歉抱歉,耽搁了点时间。”
凤一脸诚恳地道着歉,宍户也难得陪着笑点着头。
“算了,按时回来就好……要是走丢了,本大爷可没有耐心去找你们。”
迹部嘴上这么说着,目光却落在棉花糖上一瞬。
然后刻意移开瞟着一旁。
余光注意到迹部大人的神情,忍足在心里暗暗记了一笔。

按照宍户和凤的强烈推荐,四人首先一路狂奔冲向了不能使用Premium Pass的招牌过山车。
“要坐第一排么?宍户前辈。”
“那是自然!不敢坐第一排还坐什么过山车,逊毙了!”
忍足提着袋子走在最后,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了一脸羞涩的凤提出的建议。
尽管形式上是问句,还是带着点羞涩的问,可是话里分明带着跃跃欲试。
等宍户口头禅掷地有声地抛出来之后,以迹部的性格,更是无论如何硬着头皮也要上了。
唉,该来的总要来。
默默上前一步,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迹部的神色。
虽然有一定直接玩崩了的风险,但是,真的是很好奇啊,小景坐过山车会是什么样子。

迹部对二人的建议自然也听得分明,尽管这一秒他的视线还沿着轨道在一路延伸,定格每个突然俯冲的陡坡和翻转悬空的弯道。
每一次定格,眉毛就微微皱一下,喉结轻轻上下滑动。
沉默中,意识到自己需要表态,迹部有点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
“咳,过山车,本大爷自然是要坐最华丽的位置。”
扬起眉毛回应着,然后第一个走到第一排靠外位置坐好。
只是声音略有一点干涩,似乎也……算不得反常吧。


四人一排的过山车。
据说有着悠久的历史。
迹部落座,其余的位置就自然定下来了。
忍足推推眼镜,自觉地坐在迹部身边,落座后熟练地收好零食和平光眼镜。
宍户挨着忍足坐好,带着笑意招呼凤尽快入座。
“快点,长太郎!”
“这就来了,前辈~”
凤把零食装好,然后干脆利索地坐在另一个靠边的位置。
系好自己的安全带,桃花眼波光涟涟地望着身边难得安静下来的少年君王。
忍不住伸手帮忙确认了一下安全带的情况。

“把本大爷当小孩子么,忍足侑士?”
“没有没有,岂敢岂敢。”
没有了眼镜的遮挡,忍足视力满分的一双桃花眼此刻微微眯着,用来遮挡不适应与难得的害羞。
“只是,小景的事情,再认真也不为过啊~”
“哼……算你识相。”
等到了一声鼻音和勉强地补完,抬头却看见,迹部已经把头扭向了另一侧。

嘛,声音都颤抖了啊,小景。


喀、喀、喀。

插科打诨,你来我往。
不知不觉,第一班过山车已经开动了。
感受到身下窄窄的列车缓缓爬升,仰角也越来越大。
“耶~~要开始了,宍户前辈!”
“嗯!是啊,长太郎~!”
与另一侧已经开始兴奋的两人处在完全不同的情绪和气氛中,左手边的人安静异常。
努力分辨着身边人的呼吸,余光瞟过去,发现迹部的表情异常严肃。
“看着本大爷干嘛,啊嗯?”
尾音像是弦乐骤然转了调,无端地透着股慌张。
“啊,小景,我等下如果害怕,可能会大声尖叫,或者抓住你的手,你可不要嫌弃我啊~”
“嗯,本大爷尽量。”
过分平铺直叙的语调,被突然传来的咔嚓一声打断。

身边的人瞬间绷紧。
“要来了要来了!”
凤的欢呼从另一侧清晰传来。
却不敢松这口气。
仰角逐渐变小了。
后面要发生的,也不过就是一次俯冲,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不断加快速度,随后借助惯性和助推,冲上下一个陡坡吧。
根据这次俯冲的角度来看,大概会有5秒钟是看不到轨道的,考虑到游戏设计,可能会更久?
早知道这样,物理作业就不应该丢给忍足那家伙……
嗯,真是,太不华丽了。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突然感受到手边温柔的触碰。
扭头看了一眼,是忍足。
过分平静,毫无颤抖,连汗水都没有。
……还伸出食指,轻轻挠了一下自己的手心。

一瞬间有些无关的心烦意乱。


“3-2-1-!”
宍户大声喊着倒计时。
正有些分心的迹部,突然感受到猛烈地前冲与下沉。
紧紧咬住牙关,把本能要喊出来的尖叫强行压抑回喉咙。
耳边风声猎猎,剧烈地拍打着面颊。
另一边的凤一直尖叫欢呼着,分明是high了起来。
……真是人不可貌相。
嗯,也不对,凤发球也是这种风格吧。
还有心思胡思乱想,是不是说明也还好……?
只是,忍足这家伙,意外地十分平静啊。
真是有点……在意。

冲上陡坡的时候,本以为应该习惯性减速,结果,却刻意加快了节奏。
嘎吱嘎吱作响的轨道和车体到处都透露出一副历史感。
换一个消极一点的说法也可以叫年久失修。
刚刚一口气还没喘匀,意识到自己的预判高估了这个游戏设计者的张弛有度,迹部咬住了下嘴唇,但仍然不肯闭上眼睛。

要开始了。
侧着身子,几乎被悬在最靠近地面的这一侧,快速地冲过这个弯道。
猛地反过来,被扔到最靠近天空的方向。
然后突然倒置悬空。
在最高点坏心眼地停了下来。
头部因导致而充血,刚刚有些发白的面色现在开始涨红。

恐惧。
永远华丽的迹部大爷不得不在心里默默承认。
明明知道游乐设施不经过安检是不可能允许营业的。
但是从来不曾把自己的性命交托给这么传统的设备的迹部大爷,此刻真的是头皮发麻。
最终也还是只能强行用概率论安慰着自己。

终于舍得动了。
列车慢悠悠地挪动着。
吱嘎吱嘎响个没完。
后面没记错是一个大俯冲吧。
所以……喜欢玩过山车的人,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啊。
还有时间在内心里吐槽的迹部,咽了咽口水,把身子往后缩了缩。
死死扣着扶手的手指,只恨不能再用力一点,似乎就能多一些保障。

加速。
离心力。
尽管已经被安全措施固定在了座椅上。
是工作人员、忍足与自己都检查过的。
可还是从肩上感受到的力度,判断出如果被甩出去,大概会被扔进濑户内海吧。

不可以闭眼睛。
华丽的迹部大人,怎么可以在坐过山车的时候闭眼睛。
没有什么好怕的。
被精密控制着的冒险体验而已。
全程只要10分钟不到就结束了。
嗯。
就是这样。
不要闭眼睛。
不可以闭眼睛。
不允许闭眼睛。

世界在眼前翻覆。
景象颠簸成碎片,重组成眩晕的镜头。
突然感受到温热的包覆。
耐心地把手指从冰冷的扶手上分离。
然后十指相扣。

“小景,我很害怕呢。”
身边的人声音低沉稳定。
与任何一刻都没有本质的不同。
低音炮的优质音色,在风声中也没有被过多削弱。
准确清晰地落入耳中。
“你可一定要抓住我的手。”

呵。
手指合拢。
嘴角上扬。
默默闭上眼睛。
风声从耳边划过。
而我与你似乎脉搏同频。
血脉相通。


最后一个弯道和冲刺。
“啊啊啊啊啊~~”
宍户首先大声喊出来,长发在风中凌乱飞舞着。
同时紧紧抓着凤的手。
而凤依然是欢呼雀跃的样子。
肺活量也是着实惊人。
“前~辈~!这个过山车真的是太~棒~了~啊!”
“是啊啊啊啊~”
“前辈,快看,能看到海景哦!”
“嗯,长太郎你看那边啊啊啊啊啊~”

忍足扭头来看着迹部。
落入眼帘的是却个镇定的微笑。
“侑士,本大爷遗憾地通知你,刚刚你错过了海景。”
有点惊讶,然后满脸笑意。
“没关系,我们稍后还会有机会去看的。”
“嗯~本大爷也觉得是这样。”


伴随着列车缓缓开回出发点,宍户和凤开始了热烈讨论。
“长太郎你刚刚喊得都破音了啊。”
“明明是前辈喊得太大声吧……唔,我听错了也说不定。”
看到宍户有点别扭的表情,凤利落改口。
“等会儿含一颗喉糖吧~”
“嗯~我带来了柑橘和薄荷的,前辈喜欢哪一种?”
“柑橘吧~”
“好呀,那我们稍后再坐一次这个吧,宍户前辈~!”
“好啊,长太郎,我没什么问题。”
说着,宍户第一次扭头看了眼忍足。
“部长,忍足,你们俩还好么?”
“我可是有点怕了。”
忍足带着苦笑意味地说着,面上仍然是标准的微笑,语气里有点认输和无奈。
“区区过山车,本大爷怎么会有事,巴嘎。”
迹部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往常的音色。
尾音里甚至还带着点慵懒和宠溺的意味。
紧扣的十指,却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三个小时后。

“小景……”
早已被宍户和凤找个借口抛弃的忍足,有点苦笑着扶着腰看着面前的少年君王。
“……如果只是为了看海景,我们可以傍晚去坐摩天轮的。”
“嗯,本大爷知道。再来一次?”
“……嗯,可以是可以,但是,我再问一遍,就一遍,最后一遍,小景,我们要不要考虑换一个过山车坐?”
“别的有Premium Pass?”
“有。”
“有这个经典么?”
“……各有各的经典。”
“有这个刺激么?”
“……新的总归刺激一些?”
“哦……那下次再说吧。”
话音落下,迹部已经又一次迈着大步,走向了招牌过山车第一排最外侧的位置。
“快点,忍足。”
一边说着,一边扬起眉毛。

原来坐过山车,真的很有趣啊。
用十分钟吃透过山车体验的迹部大人,此刻正颇为愉悦地盯着身边人失去镜片遮挡的桃花眼看。
心里这么想着,嘴角就扬起了笑意。

今天也是很长的一天呢,忍足侑士。


——————

第一段结束!去加班了……QAQ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