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萤火微光-脑洞小剧场(辩论队Paro欢脱向)

我其实觉得这章写得特别不好……提前致歉【画重点

凌晨三点半爬起来赶工作,到七点半交了更新,九点已经坐在客户办公室里了,晚上回来想睡,却一直不安稳。

写的时候超级无敌累,发出来又觉得文风奇诡撤回,睡了一会儿醒来之后拿给朋友看,说简直太欢脱……

想了想觉得不如独立成篇做个基于上文的脑洞小剧场吧,上文戳头,《萤火微光》17。

辩论队Paro,不会放到正文的脑洞小剧场【画重点
大家看的开心就好【捂脸
Bow~

————————


“不行,手冢,我给你讲,这个绝对不行。”
天才不二周助斩钉截铁地陈述着,湛蓝的瞳孔里,有异常坚定甚至坚决的光芒。
隔着客厅里的餐桌,寸土不让的架势,几乎展现出在过去两年那么多次谈判中从未出现的坚决。
无他。
主导权争夺战,先于浪漫打响了而已。


“为什么不行?”
“我知识比较丰富!”
“你知识已经过分丰富了,在达成可行性上我认为我们站在一个起跑线上。”
“我经受过专业课程的理论培训!”
“为什么我记得上个学期周一下午你大概出席了犯罪社会学一半以上的课程。别抵赖,我是那门课程的助教,电脑里存着出勤记录,而且,你都是坐我身边的。”
“……那都是无关的课时!”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也可以把大纲和你的出勤同期对比一下,这样比较容易判断出你出席的课程中,去除对女性生理卫生健康的讲述,实际的议题有哪些。”
“我做过课程报告!还参加了考试!”
“天才不二周助所有的文科考试都是一晚上刷完的,如果没记错的话,今年6月4号晚上我们还是一起在这件办公室里复习通选课的。至于报告,你是说上学期那个S/M性心理学主题的报告么?这一点我恐怕确实需要补课,如果你还有这方面兴趣的话。”

第一回合,不二周助因为手冢国光完美的记忆力以及自己对S/M这一重口味主题的主动提及而完败。


“听说会很痛!”
“做好充足的准备就会有最大程度的减轻。”
“过程会很难熬!”
“可能同时也会很享受。”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啊,手冢,我们不能教条主义。”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不二,这一条驳回。”
“但还是不能避免疼痛啊。”
“据说双方都会感受到一定程度的不适。”
“可是那里不会很奇怪么?”
“你上学期的课件说这是正常的性/行为,具有悠久历史和丰富的实践案例。”
“据说会受伤!”
“我保证我会十分小心。”
“到那个时候可能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目前我们也的确谁都没有实践经验。”
“……你真的忍心么,手冢?”
湛蓝色的眼睛,眨巴眨巴,闪烁着无辜的光芒。
深棕色的凤眸回望,写满了不为所动。

第二回合,不二周助因为手冢国光纹丝不动的坚定以及更胜一筹的面无表情而完败。


灵光一闪。
“诚如你说的,手冢,我在理论知识上占优,即使退一步讲也至少不在劣势。那么为什么我们不反过来?”
“我比你高20公分。”
“确切地说只有17.5公分。”
“嗯,那我比你高17.5公分。”
“咳,上学期的课程说,身高与这个问题没有相关性。”
“我比你体力好。”
“那可不见得!我工作起来可以持续高效48个小时。”
“可是你上学期体质测试的长跑和引体向上刚过及格线。”
“但我柔韧满分!”
“嗯,那很好啊。”
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不二一阵语塞,竟然有些慌不择言。
“我……我体检报告项项满分。”
“准确地说你有潜在的贫血和缺钙倾向,而我只有近视这一项分数拖了后腿。”
“贫血怎么了!贫血与这无关!”
“还是要注意身体。”

第三回合,不二周助因为自己满分的柔韧度残念的身高差和手冢国光语气里的意味深长而完败。


连输三场,不二鼓起了腮帮子。
“……不管,就是不行。”
头扭到一边去,余光瞟着桌子对面后背挺直、金丝眼镜下表情严肃的人。
与对方目光相撞的时候,又逃也似的躲开。

桌子对面的人起身,绕到花栗鼠一样的少年身后,弯下腰来,双臂把少年环在怀中。
低沉自制的音色有些沙哑。
温热的气息吹着耳侧。
“不二,别推开我,让我……照顾你。”

终究不忍心说出“不用你照顾”这种话来。
然而还是有些忿忿,回头看着身后的人。
那双眼睛,深得望不见边际。
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随后回过神来又认真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
“我可没答应哦,手冢。”

“没关系。”
面前的人不由分说地亲下来。
灵活的舌头撬开贝齿。
还没平息的辩论被全然堵回喉咙。
深深索取,气息,津液,脉搏。
几乎有些昏然,却听见心跳如擂鼓。
“没关系,不二。”
闪烁着星辰的眼中满是笑意。
“我们今天,也还可以不这么早做决定。”


对方辩友,虽然口头共识难以达成,但是。

我知道你已经被我说服。


完。



——————

坦率地从了辩论队初心,这个结尾的感觉终于对了,改得我浑身舒畅hhhh

看来我是真的可以在冬天试试写黄烦烦233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