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萤火微光-17

面试了一整天。
感觉自己是大石妈妈的性格啊什么鬼……
然而即使如此还是不得不直接刷掉三分之一,间接刷掉三分之一。
每一个都写了长评语,有的真的是努力拯救了然而实在……

和朋友深入认真地聊了一下。
觉得多了很多可观可感的素材。
一直很担心闭门造车。
虽然说理想主义不存活于世,但如果连根基都没了,似乎也不够郑重。

OK,大家不要心急,从这章开始,我们准备学习开车了。
坐稳扶好,刚启动的时候质量不太可控【划重点

过分!这一章哪里有敏感词啊!
生气。【口亨

Bow~



39.

【根本不懂为什么小黑屋。生气。走这。】



40.

“下学期的课表就这样没问题么?”
“应该没什么问题。”
“专业课太多了吧?”
“还好,补一下之前的课程,不然很难按时毕业了呐。”
线条分明的手指定在屏幕上某一个点。
“这门课可以不上么?”
“唔,《东亚文学史》么……我看看。”
不二翻开培养方案核对着。
“好像也可以……”
突然停顿,不二抬头看了一眼课表,又低头看了看纸质版培养方案。
周一下午五六节。
“唔,手冢,你等等,我打个电话问一下文学院教务部。”
“好。”
不二掏出手机,有点刻意地走到门外,回身把门关上。
原地踏步,渐渐变轻,然后对着黑屏的手机,略微放低了音量。
“喂,西本老师么?打扰了,我是文学院开学三年级的学生不二周助……”

带着点罪恶与好奇,手冢有点鬼使神差地用着不二的账户搜索三宝课。
课程编号。
回车。
查无此课。

“手冢,我刚打电话……”
不二一边推门进来一边说着。
蓝色的眼睛里有心虚的时候才会格外闪亮的无辜神色。
手冢却走上前来。
用迎接的姿势揽过不二的肩膀。
有条不紊地把门锁好。

“咚——”
不二被抵在门板上。
后背撞击,骨头磕在门板上,有细微的疼痛。
这大概是手冢第一次这么粗暴。
脑海里还这么想着。
已经被铺天盖地地吻下来。
舌头撬开牙关。
深深索/取。

有点喘不过气。
呼吸很快急促起来。
一只手捏着自己下巴。
另一只手却不安/分地游/走。
“嗯……唔……”
不由自主地闷哼,撞进耳膜的时候,直接烧红了脸。
试图推开面前的人。
却被抓住手腕按在门上。

从急风骤雨般的索/取。
到慢条斯理的挑/逗。
面前的男人不需要特意切换。
他天生是分寸的掌控者。
而沉/沦的只有我。

在办公室。
穿着严谨。
不甚良好的隔音。
隔壁就是热火朝天准备着定向物料的海堂和其他社员。
窗帘没拉上,应该可以清楚看到外面的路灯、树干和对面的教室。
随时可能被发现。
却空无一人。
柔软的沙发。
自己留在这里的空调毯。
结实的写字台。
不能在这里。
为什么不能。
如果在这里。

控制不住自己想着这些念头,几乎有画面在眼前闪动。
呐,手冢,我变了。
我难以控制住这些念头。
我难以分清现实和幻想。
在看到你……并想要被你需/求的时候。

更加地难以自制。
主动追过去,希望被索/求更深。
颤栗慢慢传满全身。
却戛然而止。

“看来你做过功课了,不二。”
不二把头埋在手冢怀里,不住喘着气。
太过激烈前所未有的吻,和难以平复的前所未有的幻想。
重叠着让不二此刻依然难以自拔。
支撑着身体重量的腿有微微发颤。

“咳……”
不二强行平息着自己的呼吸。
急着解释声音却还有些沙哑。
“……上个学期我就知道,我们会在一起。”
“所以……提前做了些准备……”
声音渐渐低下去。
然后被凑到耳边。
“不二……看起来你休息够了,功课也做好了,不如我们试试吧。”

“……嗯。”


修过一次的课。
自然在选课可添加的课表之外。
查无此课。

但幸好。
查有此人。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