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萤火微光-日常篇(二)· 开车版

为了开车也是拼啊……OTL

只有开车那一段不一样。

我这应该算骗更吧【跪下认错

Bow~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深夜。

拖着20寸黑色登机箱,电脑包一丝不苟地提在手里。
西装笔挺的样子看不出刚刚经历了两小时的飞行,平顺的样子明白无误地昭示着良好的材质。
皮鞋依然光亮,即使是穿过校门口浅浅的积水,也不会有半点污渍残留。
深色的细领带打成端严的温莎结,紧贴衬衫一侧几不可察的浅浅折痕,表明这领带被一双灵巧的手系上之后,就再也没有被彻底解开。
法式衬衫的袖扣在西服袖口若隐若现,袖扣的样式很有些特别,玳瑁的表面被小小的机关扣住,轻轻掀开可以看到小小的齿轮缓缓地走。
或许正因为不是自己的手笔,看着袖扣的目光才总是有点温柔。
昏暗的路灯照在金丝眼镜边框上,映衬着玻璃镜片后有些深邃的目光。

和东大周围光明正大的懒散,分明应该格格不入的,却又奇妙地相合。
大概因为这种模糊的年龄感和不必宣之于口的骄傲,同样是东大赫赫威名在人们心中留下的样貌。
重叠在谁的脸上,都难以掩饰的,同样的气息。

走到楼下的时候抬头看看,有暖色调的灯光从熟悉的窗口流淌而出。
步伐不由得快了几分。
“手冢君不愧是东大毕业的精英人才啊。”
这个夏天总有人这么评价他。
精英么?
手冢国光刷开宿舍门禁,脚步声放得很轻。
近年来社会上有的声音总是说得很难听。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精英教育的空中楼阁。
叮——
电梯门徐徐展开,缓步走进,按下5层的按钮。
他们在打字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口诛笔伐拍手称快的那些同龄人甚至年轻人。
已经开始投身于推动社会的变革。
纵使作为一颗螺丝钉,被社会同样地逼迫着挤压着。
也一样扬着头不肯低下。
谁又能比谁高尚呢。
这世间是有很多的不公。
然而,又何必去争辩。
目光早已投向他们看不到的高处。
懒得争辩。
这也算是东大人固有的行事风格吧。

电梯门再打开时,一直绷着的脸终于有了些许缓和。
精英么?
想要的也不过是晚上回来。
一张笑脸。
一个拥抱。
一碗热汤。

转个弯,506的房门就在眼前了。
深呼吸。
竟然有些急切的同时,还有些胆怯。
30个小时以来,只在航班上睡了3小时。
眼睛会不会有些血丝。眼周是不是有些乌青。
有些僵硬的背会不会有点不自然。
不二。
我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回来。
你看见了我,会不会有点担心。
……如果你无知无觉,那我,会不会反而有点失落。

掏出钥匙,开门。
轻轻转半圈。
有清脆的声响。
仿佛打开了宝箱的机关锁。
整个世界都将呈现在面前。

哒哒哒。
脑海里的脚步声没有被回应。
不论是带着拖鞋的踢踢跶跶。
还是光着脚的咚咚声响。
于是动作越发轻了。

吱吖。
推开门的一刹那,沙发上抱着电脑团着的人似乎被惊醒一样。
“唔……”
喉咙里遏着模糊的声音。
橘黄色的灯光下,那张熟悉的脸上有些细密的汗水。
“……手冢!你你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声音里有点颤抖,似乎压抑着惊慌。
手冢把箱子放好,转身关门,推了推眼镜。
有点意外,为什么还有些害羞呢。

啪。
笔记本电脑被面前的人扣上。
似乎怕里面的文字自己跑出来似的,还用两只手压着。
抬起头来的时候,刚刚走进屋子来的身影已经大步流星地来到了沙发边上。
视线有点回避。
舌头有点打结。
面前的人表情里还有特有的挑剔和考究,上下打量着团成一团的不二周助,凤眸传达出不二三年来再熟悉不过的一句话。
“主动坦白从严,被动坦白更严。”
但是不二咬着下嘴唇,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说话。

“咳。”
手冢轻轻嗓子。
不二换上满面笑意地抬头。
“欢迎回来~”
“嗯。”
“手冢你累了没有~快去换衣服~我去给你热牛奶~”
语气越发轻快。
眼睛也眨得很无辜。
只有手紧紧扣在电脑上,有点紧张地抓紧又放松。

“嗯,我去换衣服。”
佯装不知,手冢转身去脱西装,把上衣用衣撑撑好,挂在房间里的衣架中。
背对着不二的一刹那,听到身后的人松了一口气。
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我的……小淘气。

起身一个冲刺就跑去了浴室。
电脑塞在沙发垫下面,还顺手把空调毯子团成一团也丢在上面,心里默默祈祷着手冢换衣服慢一点。
冷水喷头,开到最大。
真是……丢人呐,不二周助。

哒。哒。哒。
手冢的脚步声。
沉默。
沉默。
沉默。
不二内心泛起了深深的不安。
好像之前三年夜里偷吃重辣被抓包一样。
如芒刺在背。

脱掉外套摘下手表,手冢着意加重了脚步回到客厅。
看到有些凌乱的沙发,空调毯可怜巴巴地缩在充当床头这一侧。
有点失笑。
为你捡了一年的被子,还能不知道你永远是把被子踢到床脚的么,小傻瓜。
真真是此地无银。

伸手摸索了一下。
薄薄的笔记本被从沙发垫下面利落地抽出来。
平素互不设防,不二的笔记本电脑密码手冢记得比自己的还清楚。
在一起不久,两个人就明确了彼此都不在意对方看自己的手机电脑聊天记录。
只是偏巧两个人都很自觉罢了。
自觉?
见鬼去吧。
手冢左手键入密码,右手把妥帖的领带微微拉松。
开机音乐被做贼心虚的水声和柔软空调毯盖住。

连文档都没关啊,不二。
手冢拉到开头,一目十行的阅读速度全开。
视线有微微凝滞。
面无表情,手指轻轻划过触摸板。
然后嘴角扬起微笑。

倚在浴室门内的不二有点不安。
室外越安静,不二就越觉得焦躁。
门锁突然转动。
下意识地转过身来,要伸手拉住门把手,
却扑了一个空。

“小心点,地面有水,很滑。”
手冢的声音有点哑。
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有力的臂弯把自己扶住。
有点心虚地抬头。
却被直接吻下来。
急切地渴求着。
有前所未有的激烈。
来不及呼救。
就陷入深深的海里。
无法思考。
无法抽身。

回过神来的时候,不二正紧紧拉着手冢的衬衫,额头抵着手冢胸膛,微微的喘。
浴室的门被手冢反手关上。
花洒喷出的冷水有沙沙的声响。
不二抬起头来,才发觉自己几乎把手冢压在门板上。
面前的人衬衫袖子松松卷了起来,领带也有点歪歪斜斜。
赤脚踩在地面的水里,没有打皮带的西裤有些微的松垮。
而自己……本来还在冲冷水。

腾——
不二脸上有火在烧。
“手冢你你你先……”
先出去啊。
面前的人脸上是有点模糊的笑意,用力拉了一把,一只手扶着,把不二圈在臂弯和浴室门的夹缝里。
后半截话没说完,不二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睁大了眼睛。
手冢低下头,在不二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
啪。
最后一根神经也烧断了。

车走这里

终于安顿下来,在沙发上倚着休息。
有些赌气地对着笔记本丢了个靠垫。
却轻飘飘软绵绵地没有砸中。
暖暖的风穿过自己的头发。
微凉的手指划过头皮,有从后背泛起的酥痒。
被巨大而柔软的毛巾包裹着,不二露出仍然泛红的脸颊。
然后正上方落下细密的吻。

腿被枕着的男子低着头,把害羞的脸从厚实柔软的浴巾里剥出来。
面上有柔和的笑意。
而视线尽头扑扇着睫毛的蓝色眼睛。
瞳孔仍然如同业火绽放。
如同蕴藏着星海。

有些微沙哑的嗓音。
凑在耳边轻轻地说话。
软软的风从耳边掠过。
似有似无地擦着耳垂。

轻轻咬着的下唇。
有引人犯罪的鲜艳柔嫩。

“我的大作家,我的还原,你还满意么?
“不二,我也很想你。”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