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萤火微光-日常篇(二)

新手开车,本来车据说开的还行,但Lof把宝宝关了小黑屋QAQ

于是强行文艺肉渣【划重点+预警

难道要注册个不老歌?【忧桑

搞定了我会把车开回来的【捂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深夜。

拖着20寸黑色登机箱,电脑包一丝不苟地提在手里。
西装笔挺的样子看不出刚刚经历了两小时的飞行,平顺的样子明白无误地昭示着良好的材质。
皮鞋依然光亮,即使是穿过校门口浅浅的积水,也不会有半点污渍残留。
深色的细领带打成端严的温莎结,紧贴衬衫一侧几不可察的浅浅折痕,表明这领带被一双灵巧的手系上之后,就再也没有被彻底解开。
法式衬衫的袖扣在西服袖口若隐若现,袖扣的样式很有些特别,玳瑁的表面被小小的机关扣住,轻轻掀开可以看到小小的齿轮缓缓地走。
或许正因为不是自己的手笔,看着袖扣的目光才总是有点温柔。
昏暗的路灯照在金丝眼镜边框上,映衬着玻璃镜片后有些深邃的目光。

和东大周围光明正大的懒散,分明应该格格不入的,却又奇妙地相合。
大概因为这种模糊的年龄感和不必宣之于口的骄傲,同样是东大赫赫威名在人们心中留下的样貌。
重叠在谁的脸上,都难以掩饰的,同样的气息。

走到楼下的时候抬头看看,有暖色调的灯光从熟悉的窗口流淌而出。
步伐不由得快了几分。
“手冢君不愧是东大毕业的精英人才啊。”
这个夏天总有人这么评价他。
精英么?
手冢国光刷开宿舍门禁,脚步声放得很轻。
近年来社会上有的声音总是说得很难听。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精英教育的空中楼阁。
叮——
电梯门徐徐展开,缓步走进,按下5层的按钮。
他们在打字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口诛笔伐拍手称快的那些同龄人甚至年轻人。
已经开始投身于推动社会的变革。
纵使作为一颗螺丝钉,被社会同样地逼迫着挤压着。
也一样扬着头不肯低下。
谁又能比谁高尚呢。
这世间是有很多的不公。
然而,又何必去争辩。
目光早已投向他们看不到的高处。
懒得争辩。
这也算是东大人固有的行事风格吧。

电梯门再打开时,一直绷着的脸终于有了些许缓和。
精英么?
想要的也不过是晚上回来。
一张笑脸。
一个拥抱。
一碗热汤。

转个弯,506的房门就在眼前了。
深呼吸。
竟然有些急切的同时,还有些胆怯。
30个小时以来,只在航班上睡了3小时。
眼睛会不会有些血丝。眼周是不是有些乌青。
有些僵硬的背会不会有点不自然。
不二。
我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回来。
你看见了我,会不会有点担心。
……如果你无知无觉,那我,会不会反而有点失落。

掏出钥匙,开门。
轻轻转半圈。
有清脆的声响。
仿佛打开了宝箱的机关锁。
整个世界都将呈现在面前。

哒哒哒。
脑海里的脚步声没有被回应。
不论是带着拖鞋的踢踢跶跶。
还是光着脚的咚咚声响。
于是动作越发轻了。

吱吖。
推开门的一刹那,沙发上抱着电脑团着的人似乎被惊醒一样。
“唔……”
喉咙里遏着模糊的声音。
橘黄色的灯光下,那张熟悉的脸上有些细密的汗水。
“……手冢!你你你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声音里有点颤抖,似乎压抑着惊慌。
手冢把箱子放好,转身关门,推了推眼镜。
有点意外,为什么还有些害羞呢。

啪。
笔记本电脑被面前的人扣上。
似乎怕里面的文字自己跑出来似的,还用两只手压着。
抬起头来的时候,刚刚走进屋子来的身影已经大步流星地来到了沙发边上。
视线有点回避。
舌头有点打结。
面前的人表情里还有特有的挑剔和考究,上下打量着团成一团的不二周助,凤眸传达出不二三年来再熟悉不过的一句话。
“主动坦白从严,被动坦白更严。”
但是不二咬着下嘴唇,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说话。

“咳。”
手冢轻轻嗓子。
不二换上满面笑意地抬头。
“欢迎回来~”
“嗯。”
“手冢你累了没有~快去换衣服~我去给你热牛奶~”
语气越发轻快。
眼睛也眨得很无辜。
只有手紧紧扣在电脑上,有点紧张地抓紧又放松。

“嗯,我去换衣服。”
佯装不知,手冢转身去脱西装,把上衣用衣撑撑好,挂在房间里的衣架中。
背对着不二的一刹那,听到身后的人松了一口气。
嘴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微笑。
我的……小淘气。

起身一个冲刺就跑去了浴室。
电脑塞在沙发垫下面,还顺手把空调毯子团成一团也丢在上面,心里默默祈祷着手冢换衣服慢一点。
冷水喷头,开到最大。
真是……丢人呐,不二周助。

哒。哒。哒。
手冢的脚步声。
沉默。
沉默。
沉默。
不二内心泛起了深深的不安。
好像之前三年夜里偷吃重辣被抓包一样。
如芒刺在背。

脱掉外套摘下手表,手冢着意加重了脚步回到客厅。
看到有些凌乱的沙发,空调毯可怜巴巴地缩在充当床头这一侧。
有点失笑。
为你捡了一年的被子,还能不知道你永远是把被子踢到床脚的么,小傻瓜。
真真是此地无银。

伸手摸索了一下。
薄薄的笔记本被从沙发垫下面利落地抽出来。
平素互不设防,不二的笔记本电脑密码手冢记得比自己的还清楚。
在一起不久,两个人就明确了彼此都不在意对方看自己的手机电脑聊天记录。
只是偏巧两个人都很自觉罢了。
自觉?
见鬼去吧。
手冢左手键入密码,右手把妥帖的领带微微拉松。
开机音乐被做贼心虚的水声和柔软空调毯盖住。

连文档都没关啊,不二。
手冢拉到开头,一目十行的阅读速度全开。
视线有微微凝滞。
面无表情,手指轻轻划过触摸板。
然后嘴角扬起微笑。

倚在浴室门内的不二有点不安。
室外越安静,不二就越觉得焦躁。
门锁突然转动。
下意识地转过身来,要伸手拉住门把手,
却扑了一个空。

“小心点,地面有水,很滑。”
手冢的声音有点哑。
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有力的臂弯把自己扶住。
有点心虚地抬头。
却被直接吻下来。
急切地渴求着。
有前所未有的激烈。
来不及呼救。
就陷入深深的海里。
无法思考。
无法抽身。

回过神来的时候,不二正紧紧拉着手冢的衬衫,额头抵着手冢胸膛,微微的喘。
浴室的门被手冢反手关上。
花洒喷出的冷水有沙沙的声响。
不二抬起头来,才发觉自己几乎把手冢压在门板上。
面前的人衬衫袖子松松卷了起来,领带也有点歪歪斜斜。
赤脚踩在地面的水里,没有打皮带的西裤有些微的松垮。
而自己……本来还在冲冷水。

腾——
不二脸上有火在烧。
“手冢你你你先……”
先出去啊。
面前的人脸上是有点模糊的笑意,用力拉了一把,一只手扶着,把不二圈在臂弯和浴室门的夹缝里。
后半截话没说完,不二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睁大了眼睛。
手冢低下头,在不二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
啪。
最后一根神经也烧断了。

几乎衣冠整齐的手冢与坦诚相对的自己。
这过于鲜明的对比在脑海中咆哮不休。
羞耻感让原本白皙的脸涨的通红,身体也泛起了莫名的颤栗。
反而有奇异的快感,涌向四肢百骸。
这让纤细的少年似乎更加无措,想要抛开濒临崩溃的理智,可发烫的脚趾接触着的冰冷地面却又不肯罢休地反复提醒自己。
此刻的你是真实存在着的。
此刻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着的。
这一份这一秒这样的你所有的欲望所有的纠缠所有的一切连同面前独一无二的这个人。
都是真实存在着的。
而且被这样的你全然拥有着。
仿佛陷入了无休无止的循环。

伸出颤抖的手,不二低着头,准确地拉住了手冢的领带。
似乎鼓起勇气一般握紧,轻轻一拉。
扬起脸来,迎上去。
唇瓣接触。
不二缓缓闭上眼睛。

轻轻舔舐着唇线。
吮吸。牙齿从唇上刮过。
然后撬开牙关,与早早等候的对方,纠缠不休。
一次,两次,三次。
索取着对方的呼吸与脉搏。
却也被对方攻城略地。
不二微微抬起脚跟。
在密密层层的吻中,有些微的晕眩。
从后背泛起的一层颤栗,从嘴唇蔓延到肩膀,到腰窝,到深处,到摇摇欲坠的双腿和想要扭动的脚趾与脚心。
却像是倔强的小兽。
不肯退缩,不肯罢休。

面前的不二难得一见的大胆与主动,让手冢仅存的克制也土崩瓦解。
隐藏在字里行间的想念销魂蚀骨,自己又怎能不知。
更何况,漫长分别时被工作与理智抑制住的冲动,此刻开了个口子,喷薄而出,又何止感同身受。
如果教育是学到的一切都忘掉的时候,还残存下的东西。
那爱情,大概是教育带来的骄傲都忘了,连身份与姓名都忘了,还蠢蠢欲动的本能。
没有手冢国光,也没有不二周助。
没有学生会主席,也没有新锐奖得主。
没有矜贵的世家背景,也没有领袖与天才。
只有此时此刻,你和我。

手捧着不二的脸颊。烫得可怕,如同眼前这个人,有那么夺目刺眼的光芒,却只在自己面前绽放。
向下游走。从修长的颈后蜻蜓点水一样划过,然后是背肌漂亮干净的线条。
到不二几乎可以称得上纤细的腰,与饱满的翘臀。
指尖的触碰,如同奏乐,弦弦轻颤,然后更加凌乱的呼吸和难以抑制的闷哼。
“嗯……呃啊……”
似乎没有任何一个字清晰。
却完整地表达着情绪。

……想要。
想要放纵。
想要快乐。
想要。
有明确的冲动。
却找不到出口。
不知不觉,不受控制,似乎不像是自己。
却又分明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隐约有焦躁不安的扭动。
感受到对方身上的布料,触感有陌生的滑,摩挲着指尖和腰侧,有越陷越深的痒。
深入骨髓。
空落落,轻飘飘。
让人想用力却无处安放。

“不二。”
在耳边轻轻的唤。
他们习惯互相称呼姓氏。
是因为连姓氏的短短音节里,都带着不同的意味。

把重量交给他。
把呼吸交给他。
把心跳交给他。
把情绪交给他。
把所有的秘密交给他。

我本来就一无所有。
只是用仅剩的一切。
为你编织一场盛大的欢迎。
而你并未失约。

如同一叶子,在海浪中浮沉,紧紧抱着唯一的浮木。
从肩胛骨又似乎要破骨生出羽翼,挣脱物理定律的束缚。
清晰,似乎在脑海中有清晰的轮廓投影。
又如同水面圆月,转瞬搅动破碎成清辉满眼。

[此处曾经有车但被没收了……于是我强行意识流了一下……]

“…手冢…”
破碎的记忆。
破碎的时间。
破碎的画面。
破碎的声音和语句。
无法思考。无法表达。

“词汇量不够丰富啊,大作家。”
沙哑着的声音有些低沉。
不知道是因为羞耻感还是快意。
仅剩的思绪和声音,反反复复这三个音节。
如同眼角泪水。
无法自拔。

默契是从骨髓里缔结而成的。
不需刻意。
一颗心脏的跳动引发着另一颗的跟随。
呼吸是共享的。
不同频率的碰撞。
你来我往的追逐。
似乎是相互试探,却又彼此心知肚明。

面前是无底深渊。
你可敢与我共赴。

有何不敢。
但与君同。

坠落。
时间陷入循环。
不断重复自己。
失去了流动的概念。
陷入奇幻的漩涡。
分不清幻想与现实。
在眼前模糊的光影中,所有的情节似乎都是已知的。
又似乎那么惊奇。
似乎对一切怀有期待。
又似乎完全脱离掌控。
柔软是你。
炙热是你。
力量是你。
幻想与梦境是你。
做着飞离地面的梦。
与地心引力做着无谓的抵抗。

一次。
又一次。
完全停滞的思维。
连无法抑制的幻想也灰飞烟灭。
脑海中的景象与现实全然重叠。
只能想着眼前这个人。
只许想着眼前这个人。
有点沙哑的声音。
被抱到镜子面前。
从身后的拥抱,在镜中与镜外,错乱的影象。
在视线里交织着。
如果这是堕落,如果这是沉迷。
有何不可。

浴室。
温柔的淋浴下。
安抚。
呼吸。
几乎已经昏过去的少年,被仔细地清理着。
温水下,白皙皮肤上很快显现出痕迹。
眼前的人抓过手腕就咬。
仍然放大着的瞳孔里,有分明的羞恼。

终于安顿下来,在沙发上倚着休息。
有些赌气地对着笔记本丢了个靠垫。
却轻飘飘软绵绵地没有砸中。
暖暖的风穿过自己的头发。
微凉的手指划过头皮,有从后背泛起的酥痒。
被巨大而柔软的毛巾包裹着,不二露出仍然泛红的脸颊。
然后正上方落下细密的吻。

腿被枕着的男子低着头,把害羞的脸从厚实柔软的浴巾里剥出来。
面上有柔和的笑意。
而视线尽头扑扇着睫毛的蓝色眼睛。
瞳孔仍然如同业火绽放。
如同蕴藏着星海。

有些微沙哑的嗓音。
凑在耳边轻轻地说话。
软软的风从耳边掠过。
似有似无地擦着耳垂。

轻轻咬着的下唇。
有引人犯罪的鲜艳柔嫩。

“我的大作家,我的还原,你还满意么?
“不二,我也很想你。”

————————

我的妈我又写了个啥!
我的妈我又改了个啥!
这这这都是工桑《无伴奏》的后遗症!
看我真诚的眼睛啊!

忧伤。科目二过不了的我,原来开车的技能点都点在了这种地方。
至少这一章,手冢是攻的!【尽力了!

终于写出了伴随设定脑洞而来的套路。
第一次开车希望大家还喜欢。
捂脸跑走。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