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OA] 争强好胜(OOC短篇试水完结)

接连几天失眠了。
八点半睡去,十一点半醒来。
这绝对是要把自己玩崩的节奏。
睡不着。昨天吃完了手头全部能找到的粮。
不想工作。自暴自弃。

重新看完了《元和》。
《元和》一出,再也没有动笔写和风的必要。
如同《浅眠》一出,再也没有肖想YY豪门的必要。
怕是不敢承认,即使认真,也不及万一罢了。

刚刚重新看了看忍迹。


觉得《未竟》也好,《萤火》也好,不在主线的两个人,虽然是持续发糖的背景板,但毕竟还是不够用心。

凌晨醒来想着反正也睡不着。
草稿箱里存了七八篇一半一半的文字。
对最近自己的长文有点厌倦。
试试看写一个短的。我争取短。争取一章写完。
借用了火村三三我觉得最苏的一个个人向画面。
和一点不像样子的回忆。

给忍迹。
私设如山。OOC一如既往。

辛苦各位。Bow~
__________________


“怎么,本大爷喝你一瓶水,还计较上了,啊嗯?”



面前的人刚刚从篮球场回来,汗水顺着分明的肌肉与骨骼线条流下来。

走进教室,明明自己的位置要从距离门口最近的过道向后,却硬生生绕了270度,走向教室另一段的课桌。

不管不问,胳膊咚地一声撑在桌面。

随后另一只手抓起桌面上几乎满瓶的水,自然地拧开瓶盖喝了起来。

抬头,手头的纯爱小说被啪地合上,封面自然而然地扣向桌面,视线沿着面前手臂到肩膀再到修长的颈。
最后定格在表情永远张扬鲜活的脸上。


“啊,是你啊,迹部。”


或许是语气里有点迟疑,面前的人下一句就抛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来。

说话的时候,还下意识地挑了下眉毛。

结尾的语气里有华丽的上扬的尾音。

明明是很嚣张的语气,因为过去半年的熟稔,反而具备了些许其他的意味。

伴随着面前的人散发出的淡淡运动香水的味道和微微有些燥热的气息。

嗡地一下。

反而有些难以措辞。



那瓶水我其实喝了一口的。

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没有,岂敢岂敢。”

眯着眼睛,顺手推一推眼镜,随即低头,把视线移回面前小说的书页上,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口水。

完了。这下要栽了。

忍足侑士对自己说。

这下怕是真的要问问姐姐。

这算是什么心情。


“姐……我知道刚刚那个问题很傻,但是能不能请你不要继续笑了……”

姐姐听到自己的问题,有一瞬间的惊讶,然后不由分说地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起劲,已经笑了足足十分钟。

“……姐,你的淑女形象再笑下去就保不住了哦。”

“抱歉抱歉。我只是没想到小侑也会有这样一天啊。”

姐姐努力克制笑意,然后说道。

“小侑原来喜欢在你面前打直球的女孩子吖。”

“也不是……”少年下意识地辩解着,看到姐姐有点探究的目光,目光游离,面不改色,却硬着头皮继续说着,“毕竟也拒绝了很多主动表白,或者做出一些让人困扰的事情的女生啊。”

“哦?那这一次呢?有女孩子直接跑过来,喝掉了整整一瓶你喝过的水,你居然也没生气。你不是一向最讨厌别人碰你吃过或者喝过的东西了么。这剧情听起来也很奇怪呢。”

有点犹豫,然后深深吸了口气。

“姐,不是女孩子。”

视线坚定起来,直视着姐姐的眼睛。

“是男生。我,喜欢上的,是一个男生。”

有片刻沉默,然后一只温暖柔软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

“小侑。承认喜欢,是件很容易也很难的事情呢。”

“你不觉得奇怪震惊什么的么,姐?”

“老实说有一点意外,不过主要是意外你开口告诉了我。”

面前的姐姐眉眼弯弯。


“小侑,要记得自己这一刻喜欢的心情啊。”

最后姐姐并没有多问细节,只是看着自己有点意味深长地叮嘱着。

“啊,顺便一提……我觉得那个男孩子,也喜欢你。”

转身离开弟弟的房间。

留下过分安静的空气,借着仍然回荡在房间内的这句话,无声喧嚣。

……他也喜欢我,么?

那个气场过分张扬、走到哪里都自带后援团,天生就是要君临天下的少年。

迹部景吾。

也,喜欢,我,么?

以此为前提,倒可以为今天的一切找到温柔的注脚。

刻意绕路过来,目光瞟着没去球场的自己课间在干嘛,有分明的在意。

一向不喝别人碰过的饮料,今天拿起桌面上的瓶装水,拧开那一刹那明明感受那么轻松,却问都没问就仰头喝下。

修长的十指、分明的线条、漂亮的肩胛骨、精致的喉结、不经意间挑眉毛的神情。

居然摆出这副表情啊……简直犯规。



“唉,不嫁何撩啊。”

把小说叩着放在一边,仰面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迹部……景吾啊。”

一个字一个字发音,振动的声带,传递出一丝留恋而不敢抱有希望的意味。

可中间分明刻意的停顿。

谁又能说不是隐而未发的野心呢。




上了国二重新打乱分班。

经历了一学期适应阶段,从国一下学期开始成为学年首席有力竞争者的忍足侑士。

和视首席为自家后花园的迹部景吾。

在这一刻狭路相逢。


迹部景吾是天生要君临天下的。

在同一间教室第一次相逢的时候,忍足就对此有了清楚的认知。

且不管在冰帝中仍算是过分优渥的家境,单单年级首席和学生会会长,就足以吸引一大票后援团。

更何况钢琴篮球什么风头都少不了迹部大爷的一份。

所以昨天班级篮球赛,自己只是站在窗口远远看着,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眼前闪过跳跃的火红。忍足回过神来。

是向日岳人。

和自己一组的跳脱少年,共同负责本周的值日。

冰帝作为贵族学园,所谓值日,主要包括每日大事记和教室设备的例行检查。

“侑士,所以昨天的班级日志……”一向作文苦手的向日,想到自己流水账的水平,有点愁眉苦脸。

“我昨晚写好了。是写篮球赛,对吧,岳人。”

“诶?!你不是没去球场嘛?”

“窗边视野不错。”


话音落下正走到门口的人有些微的停顿。

对于一向踩着准点铃声从容踏入教室,下巴微扬走过课桌如同接受万人膜拜的他而言,分秒的犹疑落在忍足眼里,都显得别有用心。

换言之,如果不是这个人的话,大概确实不易察觉。

“早啊,迹部。”

“早。”

过分简短的话语。

扭过头想要来对视,对方却把目光转走。

“昨天的比赛,迹部大人还是一如既往地华丽啊。”

错身而过的时候,上身有意探了一下。

有意无意,凑到耳边,轻轻吐出一句话。



低沉的声音敲在鼓膜上。

似乎还有鼻息吹过侧颊。

人体构造真奇怪,迹部想。

明明是耳朵听到,有细微颤动的却是心瓣。

研究人体构造的人也很奇怪。

注定要成为医生的忍足侑士,原来是一个在课间一本正经地看纯爱小说的文艺男青年。

还遮遮掩掩的,是当本大爷的眼神有多不好。

这么想着,迹部看向窗外。远处的篮球场在清晨还很空旷。昨天的人声鼎沸,在今天已经寻觅无踪。

嘁,好吧,自己眼神是不好。不然,怎么会看不到,昨天还有人站在这里,站了一上一下两个半场。



忍足回过头去。

清晨的阳光带一点柔和的暖色。

穿过白色窗帘打在迹部景吾脸上。

然后目光黏在嘴唇上,看着温柔的线条,如同陷入迷雾,寸步难行。

……这样说起来,昨天也算间接接吻吧。

本来应该是偷瞄一眼,结果却过于光明正大了,直到那温柔线条有些抿紧了,远远地传来一声有点刻意的清嗓声,才陡然惊醒。

“侑士,你刚刚想什么呢?”岳人蹦蹦跳跳做完例行检查,恍若未觉地回头推了忍足一把。

有些做贼心虚地把目光移开,将离未离之时,却看到那线条,突然有些微的扬起。

什么嘛。

原来,明明,心知肚明。

风一下子吹起窗帘。

捉摸不定。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白痴也会变成侦探吧。



网球部活。

今天榊监督回收九月的训练申请表格,忍足干脆利落写了一句话就交了。

“通过高水平实战强化单打比赛”

这样如果还能被指派和慈郎对打,就去监督房间高歌一百首吧,忍足侑士。

果不其然,热身之后对面站着一脸嫌弃的迹部景吾。

“不去跟向日练双打,跑来给本大爷添什么乱,啊嗯?”

“偶尔也想挑战下部长大人试试啊。”

“趁早给本大爷打消这个念头吧。”

网对面的人丢下一句话,转身走向发球线。

诶?不是还没定谁发球么?

忍足在围观群众的尖叫欢呼中推了推眼镜。

嘴巴这么坏,又这么理所当然,真看不出来,有什么迹象能支持他喜欢自己。

“跟本大爷对打,还敢分心想别的事,啊嗯?”

球网对面马上追来一声。

“接下来两个月,就好好沉醉在本大爷的美技之下吧!”

诶诶?两个月?



记挂着这句话,忍足不动声色地在休息途中溜回社团档案室。

驾轻就熟地找到自己和迹部的训练计划文件夹,平行翻开,然后看到了四张一模一样的训练计划表格。

分别签着自己和迹部的名字。

九月和十月的份都算上。

细细打量着,十月这一张,足够惟妙惟肖。

刻意路过门口的迹部,瞟着忍足有点惊讶的神色转身离去,脚步声很轻很轻,和平日的风格判若两人。

说过了,本大爷眼神很好的。

偶尔,也会任性做些不太华丽的事情。



视线仅仅来得及瞥见转身时飞起的衣角。

即使如此,忍足还是怀抱着两本文件夹,倚着墙壁,对着窗的方向,露出了可称之为傻笑的表情。

这次算是被我抓到了,你这家伙可别想抵赖。



后半场部活,两个人练习赛更是你来我往不可开交。

披在身上的外套向场外一丢,然后是标志性的响指和宣告。

之后理所当然地走向了发球线。

几个名动作下来,迹部后援团的声浪几乎突破天际。

从Jack Knife到破灭圆舞曲,刚开场没多久,已经一个不落地在忍足身上使了一个遍,看得本月专注于体能训练的岳人咋舌不已,直呼忍足一定是在哪里得罪了迹部大人。

忍足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这次该打吊高球了。

嗯,下一球考虑考虑让迹部打个扣杀吧。

这么想着,对面的人动作反而慢了下来。

“又分心,你把跟本大爷对打当成什么了,啊嗯?”

抬头看了看,对面的人手里抓着网球,挑了挑眉毛。

只得笑着摇摇头。

什么嘛,那嘴角明明是一本满足。

一球一球,你来我往,再也没出现迹部大人一帆风顺炫技的场面,各自从容不迫,却也步步紧追。

最终打成7:5。

打完已经日落西山了,周围连后援团都不剩几个人,正选更是一个都不见。

“还满意么,迹部大人?”

“嗯,满足了。”

面前的少年脸上有张扬的笑意。

九月将尽。



更衣室里空荡荡的,几乎有回声。

抖了抖外套,把掉下来的粉红色信封捡起来,丢到衣橱深处的盒子里。

直接丢掉不太好,打开看又太闲了。

最后还是一并扔进盒子里,盒子满了,就交给后援团团长,让她统一处理。

“别想歪,我不喜欢男生。我只是来看这些满怀爱意的小姑娘的。”

迹部大人钦定的后援团团长浅海弥生,只凭这一句话就得到了迹部的认同。

“为什么?”浅海反而有点惊讶,“选我不是注定不会成为你们的真爱粉?”

“哪儿那么多废话……”迹部揉揉眉心道。“是你的话,不仅本大爷省心了,而且对她们来说也会好一点吧。”

翻衣兜的时候,发现一封漏网之鱼。

有点不一样。

从部活档案室记事本撕下来的纸。

上面端端正正写了四个字。

迹部景吾。

倒足以以假乱真。

“真是的,被抓包了不说,居然还记仇啊。”

一边说着,一边把这张纸细致折起来。

夹在钱包之前,仔细端详了片刻。

真是的,既然都要写了,为什么不写多一点。



“迹部,我有东西找不到了。”

从更衣室另一端,晃悠晃悠走过来。

“哈?”

“是喜欢的人的签名,好不容易才得到的。”

面前的人是天生的低音炮,此刻在仅有两人的更衣室里,声音仿佛重重叠叠,一浪一浪地蔓延过来。

有点难以抵挡。

“本大爷可没有看见。”

“真的么?”

“自然是真的。”

“华丽如迹部大人,原来也会撒谎啊……迹部。”

面前的人走近了。

声音,连同影子,密密压过来。

转身拉开书包,掏出笔和本子。

“你喜欢的人的签名,不是应该,在这么?”

空白的那一页,端端正正又一挥而就。

把本子翻过来,轻轻拍在面前少年的头上。

忍足侑士。



“满足了吧,啊嗯?”

“马马虎虎。”



一只手把本子拿到身后,另一只手撑在衣柜上。

“剧情太老套了。”

“我也这么觉得。”

啧,脸都红了。

透过平光镜,面前的人一本正经地抱怨着。

“迹部,你说,我喜欢的人这会儿在想什么?”

“大概在想,国中期间懒得做的那些蠢到家了的作业,终于找到了任劳任怨的枪手。”

“你知道的倒是很清楚嘛,迹部。”

“本大爷这么华丽,自然没有不知道的事情。”

眉毛轻微扬起。



咽了口口水,忍足突然换了有点低沉的语气。

“那你说……我喜欢的人,知不知道他的初吻已经不在了啊。”

“哈?”面前的人满脸浮现出大写的懵逼和尴尬。

这是串戏了?节奏怎么有点跟不上?什么时候的事?

“唔,顺便一提,我的初吻也不在了呢。”

“……忍足侑士,你……”

要不要给本大爷解释解释。

剩下的半句,被堵回了嘴里。



怒气值要爆表了呢。

突然把脸凑过去,唇瓣快速地接触了一下。

一瞬间放大的瞳孔。

“嗯,现在这样说才比较准确。”

“白痴啊你……”

面前的人脸色有点涨红,从牙缝里半天挤出一句话。



“昨天你喝的那瓶水……我之前喝过了。”

迹部有点掉线,反应了一下之后,终于意识到了对方在说什么。

“啊……那个,本大爷不……”

迹部有点顾左右而言他。上次向日错喝自己的水杯,自己可是当场就把杯子扔了。

虽然,这跟隐约迁怒不无关系。

“所以算是间接接吻吧。”

猝不及防又凑过来。

“喂,忍足侑士,你不要……”

太得寸进尺啊。

被轻轻托住的后脑。

轻轻舔舐的舌头。

趁着惊愕钻进嘴巴。

触碰,带着生涩,跌跌撞撞,却乐此不疲。

是有些不服气么,自己的舌,也做出了回应。

先于大脑的反应。

……人体真的是奇怪啊。

没办法呼吸。

青涩也变得急迫。



“咳……”

有点尴尬地分开,努力掩饰着深呼吸的样子。

“这样才算是初吻吧,唇瓣触碰只能算作亲呢。”

“……忍足侑士,本大爷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你。”

“你好,在下忍足侑士,小景可以叫我侑士。”

下一秒就一本正经伸过来的手。

说好的纯爱系小说呢!摔!

眉头有些跳动,却看见视线尽头,一样有些面色泛红的对方,也有些不自在地深呼吸。

接吻不会换气什么的,太不华丽了。

这样想着,嘴角却挑起微笑。

“再来?”

扬着的眉毛,明白无误地出卖着心情。



“乐意之至,景。”

原来昨天并不是故意的。

什么嘛,自己推测了那么久的,竟然是天然呆啊。

好险好险。



“再来?”

“嗯。”

“再来?”

“呃……”

“再来?”

“小景,你听我说……”

“哈?”

忍足有点挫败地推了推眼镜。

是天然呆啊……这不是,明白写着呢么。

伸手把人抱在怀里。

“没事……这样待一会儿就好。”

“哦。”

怀里的人,手指在背后,轻轻写着自己的名字。

“景,谈恋爱的时候,可以不这么争强好胜的。”

“嗯。”

有点慵懒的语气。

“本大爷之后注意。”

—————————————————

卧槽我又写了个啥……说好的用心一点呢……【果然还是删了吧

另。

恢复写东西之后。

虽然写的依然不怎么样。

但是找到了落点。

又能入睡了。

真好。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