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未竟-番外一-苹果(终四)

答应一位小天使要写的冢不二对战,在上一章就正式写完啦~
虽然是双打,但是基本上直接把队友写成了空气,希望还不至于辣眼睛~
我其实还是在努力不要太玄幻的……【看我真诚的眼睛

这一章要写完《苹果》在当前时间点的剧情了。
强行写结尾【划重点

后面可能挂一个尾声,写写什么十年后之类的。

辛苦各位~ Bow~


21.

醒来的时候是在体育场附属的医务室。
窗户开着,窗帘微微晃动。
在空气中虚握,感受到错失与落空。
陡然惊醒。

“啊……”
翻身坐起的时候,左臂有触压的疼痛。
“又乱来,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好几次的么,再这样可能永远不能打球了。”
闻声抬起视线。
“泽野先生。”手冢的声音里难得有点心虚。
“慈郎刚刚给我打电话,幸好我刚结束一个学术会议,正在墨尔本度假。”
“真是打扰您了……”
“道歉这么认真,从来不改正,这一点上你和不二周助没什么差别。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一个两个,都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不二他……”
“有精力先关心下自己。这次又闹成这样,还想不想成为职业选手了?”
“……想。泽野先生,我的左臂?”
问出口的时候,有些隐约的后怕。
“和你三年前的时候来找过我的时候差不多。虽然之后从来没有遵循过医嘱,一直不停地过度消耗你的左臂,但万幸你前不久在老师那里还是恢复得不错,这一次你的对手也没有下狠手。休养一周看看,多的话可能要一个月。”
手冢终于松了口气。
“已经跟德国队队医做了交接,接下来的康复他们会接手,预计你这一周左臂算是废掉了。而且给你用了最疼的那种药,算是给你一个警告吧。”
“是。”
泽野叹了口气。
“算了,有事再找我吧。我是希望再也不要看见你了。”
“泽野先生,辛苦了。”
泽野一脸无奈地摆摆手。
“那……我现在可以去看不二了么。”
“去吧,他在隔壁。”

手冢几乎是飞快地穿好鞋子,向泽野先生鞠躬致谢,飞身就跑了出去。
“芥川,你拜托我的事搞定了。”
“哦?多谢啊。那两个孩子还好吧。”
“好得不得了。你怎么样?”
“托你的福,正要去一个大手术。”
“不要这么拼啊,芥川。”
“嗨咿嗨咿~”
“这次见到慈郎了,长得很像你年轻时候呢。”
“哦?慈郎还好么?”
“和你那时候一样,除了做正事儿的时间都在睡觉。”
“果然是我儿子啊……”
“嗯,是啊,迹部家和忍足家的小子会把他照顾好的吧。
“……那就好。”
“……那,我挂了?”
“嗯。”
“手术顺利。”
“借你吉言。”
“……芥川,什么时候也聚一聚吧,我们几个。”
“……好。”
泽野挂掉电话,看着手冢跑出去的方向。
平静的面上慢慢浮起一个微笑。
隔了二十年的花。
还是一样地绽放。
谁在乎岁月久远,道路漫长。
说得清的说不清的。
层层叠叠。
就是,我的人生啊。


22.

短短几步路。
却是一路狂奔。

推门进来,窗帘扬起,有太强的既视感。
没来由的慌乱。
视线定格在床上。
轻轻舒了一口气。
还好,不二还在那里。
这一次没有来晚。

室内残存着镇痛喷雾的味道。
回想起刚刚的比赛。
即使是天生柔韧的不二,那么频繁的动作切换和爆发,也一样拼尽全力了吧。
防守反击型,到超攻击性,再到全能的魔术师。
从来没有接近过极限的你。
今天终于,在场上绽放出那样耀眼的无穷的才能。
这是不是真正的你?
这问题真傻。
不二……是不是你从来也没有刻意隐藏过,对我。
不二……今天这么辛苦,是不是为我。
有这个念头让我觉得罪恶。
希望是。
又宁愿不是。
不二。

轻声走近。
缓缓俯下身子。
看着不二有点透明的脸。

这一个月我想了很多,不二。
注意到你,原来比我想象中的早。
而意识到你对我的不同,却那么迟。
在一起的时候那么笃定。
随后却那么迅速地习以为常。
还恍然不觉。

“手冢,我可以起来了么?”
“不二……你什么时候醒的?”
“有一会儿了,刚想要起来,就听到你和泽野先生在隔壁说话。”
眼前的人仍然闭着眼睛说着,脸上却有着止不住的笑意。
“我扶你?”
“不必了,帮我拿一下水杯可以么,多谢。”
“客气了。给。”
转身回来的时候,不二已经倚着软枕坐好了。
“严重么?”
两个人几乎同时问出来。
“噗……手冢,你先说。”
“泽野先生说没事,我也觉得还可以接受。”
“嗯,我这边只是有点肌肉拉伤,也不是大事情啦。”
交换病情后,两人陷入沉默。

“不二。”
“在。”
“今天……打得开心么?”
“开心啊,之前托小景幸村他们的福,还劳烦了渡边学长和其他几位学长帮忙,也算是足足准备了一个月呢,最终派上了用场,真的很开心。”
“是说你。”
“嗯,我也很开心啊。也算是堂堂正正地跟手冢一决胜负了呢……这是第四次了吧,总算2-2打平啦。”
“是说你,不二。”
“啊~手冢,你还是这么较真啊。”
“是,抱歉。”
“不用道歉啊……手冢,我也很开心。这就是我的网球。”
“那就好,不二,我也很开心……终于有机会,能和这样的你,在球场上正面对决。”
“是啊~”
不二刻意轻快的语气渐渐有些维持不住。
“呐,手冢……今天你输了比赛,德国队那边,一切都还好么?”
“还好,教练有意和我签订职业合同,今天比赛之后应该会宣布。”
“那就好……”
“不二,你之后就要去英国读书了么?”
“嗯。”
“还会打网球么?”
“会的吧……毕竟最早是为了提升身体素质,后来是为了和小景一起玩……”
又恢复到尴尬的沉默。

“不二……”
“嗨咿。”
“一个月不见,我很想你。”
“我也是,手冢。”


23.

窗外的光。
有些透明的轮廓。
松散的额发。
温和却有点落寞的眼神。
蓝色的如同宝石的眼睛。
有点勉强挑起的嘴角。

在严密的意志上。
滴穿一个洞。
砸到心房。
微颤。
难以呼吸。
……是中毒也罢。是沉迷也好。
绕不开。逃不脱。
把一切分明搅碎。
鲜活。
色彩。
乐符。
你展开了我生命的第四个维度。
尝试过逃避,却落得鲜血淋漓,还要你为我背负。
原本的我早已改变。
早已经……回不到当初。

轻轻靠近。
“不二。
“虽然这么说很自私……
“可是能不能请你,不要离开我。”
不二。
我已经明白。
从来没有鬼使神差。
只有心知肚明。
只有承认得早晚之别。

一阵风突然吹进来。
窗帘高高扬起。
门被砰地关上。
重重砸落在敏感的神经。
只有两个人的空间。
空空荡荡的走廊。
窗外传来的嘈杂显示德国与日本的比赛正如火如荼。
隔绝。
萦绕着的都是他的存在感。
呼吸的声音。
气息。
目光。
体温。
力度。
面前的面庞。
紧紧握在肩膀上的手。

在意的。
不在意的。
不甘心被丢在身后。
不甘心就这样放手。
又能怎样呢。
人生那么长。
同时又那么脆弱。
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羸弱不堪,濒临破碎。
这一秒你在。
……谁又在乎能一眼看到头。
比起那些,我早已意识到,什么是更重要的事。
最珍贵的事情,是眼睛看不到的。
下巴微微扬起。
轻轻闭上眼睛。

“不二。”
轻轻呼唤着。
手冢把面前的人拉近。
轻轻扶着后脑。
唇瓣相触。
微微分离,有点无措。
随后却被追过来。

手冢。
哪怕是一期一会。
哪怕注定要疼痛。
只要你在。
我就不想再放开你的手。

逐渐加深的亲吻。
窗帘布在风中有猎猎声响。
如此宁静。


24.

“和好了?”
“嗯。”
“想通了?”
“嗯。”
“不生气了?”
“嗯。”
“侑士……本大爷觉得自己白担心这个白痴了一场。”
忍足有点哭笑不得。
说到底,迹部还是担心不二周助吃亏。
但是看着不二一脸心不在焉,嘴角有根本藏不住的笑意。
也只好叹了口气。

“这么快就回来了,看起来没什么大事。”
“嗯,只是体力透支,有一点肌肉拉伤,补充了一些必要的电解质什么的,睡了一会儿就好了,让大家担心,抱歉。”
“不二你分明是整个人都被治愈了喵~”菊丸大猫真相帝,扑到大石背后吐着舌头说着。
“是呀,睡了很好的一觉呢。”

“我错过了什么名场面么,乾?”
“这个倒是很难说。刚刚结束的D1比赛也拼到抢七才分出胜负。仁王对比和你排位赛的时候,也是脱胎换骨呢。”
“最后还是德国队赢了么?”
“嗯,只能说是运气不够好吧。”
“那现在……”
“S3,是幸村上场,对战波尔克。”
“居然不是小景呢。”
“教练说要留着我对付美国队。”迹部甩甩头发。
“那边已经分胜负了?”
“那倒没有,教练和入江前辈打了赌,如果美国队进决赛,入江前辈就要上场。”
“真难得……这分明是以日本今天会获胜进入决赛为前提的赌注啊。”
“也不一定,没准是让他马上上场呢。”

“不二,欢迎回来。”
“多谢各位过去一个月的教导~!”
“总归没有白费功夫。”

说说闹闹着,大家注意力逐渐转向场内马上开始的比赛。
不二轻轻咬咬嘴唇。
站在人群中,隔着偌大的球场。
穿过熙熙攘攘。
穿过那么多执念。
手冢。
我把全部的才能在上一场比赛里,作为签约礼物送给你。
这是你选定的道路,真好。
我……也会找到我挚爱的道路吧。
这样静静看着你。
就已经觉得温暖。

德国队中,手冢和众人打过招呼,向波尔克道谢,正试图安慰俾斯麦两句,话未出口,突然心头一动,扭头看向球场对面。
扑棱棱——
有水鸟掠过。
不二。
天空蓝得有些透明。
像是你的眼睛。
这样静静看着你。
就已经觉得温暖。

不是路标。
不是支点。
是原点。
是软肋。
是羽翼。

未来的路。
也还请多多关照。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