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萤火微光-6

这章写脑洞【划重点,一脸认真
高雷高OOC预警
感觉有时间整篇都要重写hhh

简单说一下都发生了啥:冢不二正式开始同居,手冢黑化痴汉,不二目前为止还是呆。不二有写作天分,但是因为一个秘密,一直拒绝故事创造类的工作。到了大三开学,大学过半,有很多事情要做出决定了。

以上都是为了我的脑洞hhh
作者脑子有坑系列。

Bow~


16.

不二深夜赶的稿子,获奖了。
这消息传来的时候,不二正在剪着一周以来拍摄的视频素材。

微电影是一个氧气系纯爱小故事。
书面企划配合小样补交到学生会内部会议的时候,众人还是啧啧感慨了一阵。
故事还是挺简单俗套的,但是对于东大的生活和校园风貌抓得很准。
题材也是刚刚上大学的年轻人最感兴趣的话题之一。
算是相当玛丽苏的展开,据说有男主角强烈的要求在内。

画面非常干净。
白石穿着白色衬衫黑色西裤,举手投足自带光环。
迎新的时候与女主初识。
在食堂。在操场。在教学楼。在实验室。在林间小路。
不同的场景。光影。课堂剪辑。活动缩放。
在时光的滚滚洪流中一次次错肩而过。
双向暗恋。
最终在学生会社办门口再次相遇。
没有刻意宣扬什么,也没有又红又专的引导。

“遇见自己。”


“真是你的风格……”手冢忍不住还是评论道。
“诶?拍摄和分镜嘛?”不二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一边顺口接道。
“不,是懒散。”
手冢居然这么说,大家都笑了起来。

“不愧是不二学长啊……两周的时间能把帝都工地大学拍得这么美……我们真的在一个大学嘛?”
桃城有点羡慕地说。
“阿桃,你这边怎么样了?”大石问了一句。
“故事线写不出来了……又不想太流水账,实在不知道怎么切入。”
“可以写成成就解锁的收集游戏啊~”不二从电脑后面探出头来。
“诶,好主意!可是不二学长……这个成就……要多少个啊……”
“唔,怎么也要100个吧,今年东大建校正好100年~”菊丸也从电脑后面探头接话。
桃城一阵惨叫。
“吵死了,你。”
海堂薰一脸嫌弃,起身从会议室书架上拿出一本手帐,扔给桃城。
“刚毕业的入江学长三年前写的《东大百物语》,拿着看吧,白痴。”
“诶?还有这个!怎么从来不知道!等等……臭毒蛇你说谁?”
“咳。”
手冢清了清嗓子,一触即发的桃蛇大战瞬间终止。


“话说回来,不二酱,你这学期注册在心理系还是新闻系啊……?大三要正式定下来了呢,短篇获了新锐奖,文学院不可能放你走的喵。”
“诶,不二获奖了?短篇的新锐奖?了不起诶!”
“嗯,今天听佐伯在电话里喊出来的……抱歉啦不是故意的喵……”
“不是什么大事情啦,早晚都会被大家知道。”
“不二,你怎么想起来要写短篇的啊。”
“机缘巧合吧。”


话题一句一句迅速跑偏。
手冢却难得没有任何反对意见。

我也很好奇,不二。


17.

搬进千岁千里宿舍一周,不二夜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沙发上睡的。
有时早起拍摄,有时深夜拍摄,有时要到课上拍,不二这周的作息可想而知。
为了不吵醒手冢,不二大多深夜在客厅剪辑视频直到困意袭来。
只是每次醒过来总是裹好了被子。
……是手冢啊。

“周助,听说你最近获了一个什么新锐奖……太不华丽了吧,这种级别的奖你不是高中期间就拿过了么?”
“是被逼无奈啊,小景。根本没想着去投稿争取什么奖项来着。”
“反正给你也是实至名归,虽然叫新锐奖是有些欺负人。怎么样,最近还好么?”
“还不错。”
电话对面沉默了一阵子。
“看你的短篇,本大爷没看出来最近还好。”
“那个是限定啦!再说我也只写了一个晚上,真的还好。”
“行吧。”对面的人似乎接受了这个答案,“还不如多写写傻白甜的爱情故事呢,无论画风还是题材都跟你比较配。”
“喂!小景!哪里配了啊!”
“一次恋爱都还没谈过的你,实在不太适合写因爱生恨什么的。”
“小景你不是也没谈过恋爱……不对,你和忍足是怎么回事。”
“哼,忍足那个笨蛋……本大爷就算没谈过恋爱,也是冰大当之无愧的王者,啊嗯?”
“小景你这会儿没在外面吧……这么说真的没问题嘛?听起来好丢人……”
“不二周助!”
“害羞了呐,小景。”
电话对面一阵炸毛。
两个人聊得很欢快,放下电话之前,对面的人不忘嘱咐了一句。
“有时间回来看看。”
“好~我会的。”

手冢站在门口很久,没有说话,也没有开门。
就那么听完了不二的对话。

迹部景吾。
冰大学生会主席。
古典学系与经济系的双料学霸。
迹部财团的既定继承人。
令人意外的地。是不二周助的从兄弟。
也知道,不二的秘密。


18.

“回来继续写东西吧。”
“不要,松井先生你太过分啦,居然真的用我的名字。”
“我下次注意。不然给你起个笔名什么的吧?”
“说了不要了啊……我……我还没想好。”

松井眯着眼睛看了看不二。

“上一篇写的很开心吧。”
“嗯……是很开心。”
“不二,你问问自己的内心。就这样放弃真的没问题嘛?”

不二低下头,指节捏的发白。

是真的……喜欢写作。
从人物开始。
在生活观察中一层层剥开人性。
再在笔下一层层穿上还原。
只要把这几个人放在一起,碰,就能自然而然地感受到故事的走向。
只要落笔,就能自然地写下去。不写到满意,就寝食难安。
而且……还有那个。
如同吸食大麻一样。
会让人上瘾。
如同这一次的限定习作,刺激感让每个毛孔都张开一样的畅快淋漓。

……这样的我。呵。

如同与自己的天性搏斗。
体内的野兽蠢蠢欲动。
这一次能嗅蔷薇否。


19.

深夜里,手冢有些辗转难眠。
看着天花板,脑海里是白石凑到不二的耳边,是迹部和不二漫长的电话,是反复出现在菊丸口中的佐伯。
还有不二一周以来的睡颜。

不二搬进来之后,手冢一直有些好奇。
原本看到的不二,睡眠都相当安静。
最近却偶尔能看到特别的东西。
捂着胃醒来。
有时是胸口。
有时是手腕。
有时会模糊地说着梦话。
……会在梦里叫我的名字。

翻身起床,手冢举着手机,推门走向客厅。
不二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很安静。
手冢认真打量着不二。
喉结微微动了动。
“唔……”
不二突然一声闷哼,皱着眉头,居然有泪水划过侧脸。
“不二……”伸手推了推睡着的人,居然毫无反应。
“不要……等等……手冢,你听我解释。”
不安分地扭动。
然后捂着胸口醒来。

“不二,你怎么了?”
“啊……手冢……你……居然醒着啊。”
看到手冢举着手机蹲在自己面前,不二吓了一跳。
“嗯,我醒着好半天了。怎么回事,你要解释什么给我?”
“哈?那个是梦啦……”
“五分钟之内你还不会忘记。说吧,最近好几次了,到底怎么回事。”
“可以不说么……”不二渐渐把手中的毯子揪成一团。
“不可以。不二,你打算……瞒我多久?”
“……能瞒多久瞒多久。”
手冢气结。
“放弃吧,今天必须说清楚。”
手冢几乎有些蛮不讲理的语气。
上半身撑着沙发,把不二周助圈在里面。

苦笑。
“手冢,我……”
“不二。”
手冢的目光有点深邃。
“不二……我喜欢你。”

“诶诶诶诶?这是什么鬼时机啊!”
不二突然脸一红,大脑当机一样,本能地吐了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槽。
面前的面孔逐渐靠近。

“不二,我喜欢你。
“所以,能不能讲给我听。”

僵持了一会儿。
不二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笑了。
神情也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嗯。”

“如同你所见到的那样,手冢。
“我也喜欢你。”


20.

如同巨石落地。
手冢一下子松了一口气。
站直,伸手揉乱不二的头发。

“不二。现在说说噩梦的事?”
“嗯。那个,不算是噩梦。”
不二轻声笑了一下。
“是现实预演。”

“手冢……情况有点难解释。我尽可能简单点说。”
不二有点自嘲。
“简单来说……我能感受到自己创作的故事里,每一个主视角的体验。”

看了一眼仍有些困惑的手冢,不二举了个例子。
“比如说,如果我在写的角色感受到心碎,我会体会到心碎综合症的疼痛;如果他割腕自杀,我会感受到手腕被切开,血液流出手腕的真实触感,逐渐虚弱下去的感受;如果他感到愤怒,我也一样会感到愤怒……
切换主视角的时候,感受也会随之切换。如果上帝视角,一般会把感受重叠起来……
直到故事结束,才会停止。”

手冢已经有点震惊。

“落在笔头的时候会严重一些,一般要一刻钟到半小时才能恢复,但如果只是在脑海里构思,大概只是一瞬间就结束了。
“拍照片和电影是这样,做梦的时候也一样。
“不属于回忆的加工创作,所有的情节我都感同身受。
“只要把人物想清楚,设定一个背景,情节就会在脑海自动发生,而我就像不停做着选择题,代入角色做着选择,体会着角色的心情,反复上演,直到故事走向终结。”

不二望着天花板,嘴角有淡淡的自嘲。
“所以我当不了作家……一个写着写着就把自己半条命写没了的废柴,这一辈子都只能写不疼不痒的作品,只能忠实还原,不能加工……这样子,怎么算的上一个作家。”

什么样的人物。
有什么样的历史。
抱着什么样的人性和心情。
在特定场景下。
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从人物出发。
此乃常规。


“为什么告诉我?”

“啊……因为隐瞒会更糟啊。”

如同梦境里怎么样也走不出的死胡同。

和被冰冷甩开的手。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