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萤火微光-3

本章开始主线【划重点
上一章不都是废话,认真脸,我在铺垫来着~
所以本章脑洞就会慢慢显现出来了……嗯。
虽然听着Koji刻意急促变沙哑的嗓音唱着的歌,还是会担心各位不喜欢。
Anyway。

在听一首黑化病娇的歌……所以哪里坏掉了。嗯。
就酱~

4.

“今晚还出去么?”
“嗯,想看看湖边有什么可以取景的地方。上次从校景亭背面的陡坡下来,有一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图书馆和钟楼,角度很好呢。”
“不二……下次去那里叫上我……有点危险,不要太大意。”
“嗨咿嗨咿~那现在就去?”

……你要不要今晚住在这里。
终于还是没问出口。

“嗯,走吧。”
“晚上了就不去校景亭了,我们沿着湖边走走吧。”
“好。”


路灯将影子拉长。大朵大朵的不知名花朵坠落地面。风中气息温润微湿。
东大有很多校园怪谈,最著名的两个都关于学校北边的人工湖。
传说傍晚在湖边走,会看到绝望自尽的诗人的怨灵。
还有人见过没有脚的白裙子姑娘,长发湿润,垂到地面。
去年迎新的时候,菊丸带着新生夜游校园,在湖边用这两个故事成功吓住了桃城和海堂,二人发抖地抱在一起,誓死不承认是自己先伸出的手。
从此打打闹闹。
竟已经过了一年。
虽然后来菊丸和不二分析,总觉得是为了给湖边林中幽会的情侣营造空间。

手冢陪不二走在湖北面的林间小径。
幽深的一条小路铺了石板,两侧山坡林木茂密,一眼难以穷其尽头。
高挑的路灯皎洁如月,小径线条温柔的一转,眼前是东大美学研究所的三五间和室,四周竹林飒飒;背后是与主湖联通的水塘,湖畔芦苇萋萋。
“嗯,找到了好地方呢。”
“是啊。”
“多谢你今晚陪我出来,手冢。”
“应该的。”

找到了好景色,不二举着相机,调整光圈,换换镜头,有时比对一下方向,构思着不同时间下的光影,严肃且异常忙碌。
手冢多少有点无所事事,静静看着不二的身影,不知何时嘴角含了笑意。
“啊,手冢,你别动哦,就保持这个姿势,表情也不要变,坚持下坚持下!”
不二不经意回头一瞥,马上来了灵感,举起相机调了几下,然后极为慎重地按下快门。
“拍了什么?让我看看?”
“不行哦,这是秘密。”


5.

接下来的一周,不二每天都行踪不定地在学校里取景。

“啊,不二酱,难道不是先有脚本的嘛?”已经开始制板的菊丸把视线从InDesign上移开,很认真地问。
“脚本啊,那个我已经有了啊。”
“诶?你什么时候有的脚本?”
“一边取景一边就想好了,都在我脑子里呢。”
“不需要写下来嘛?”
“……应该没什么关系啦。”
“不愧是不二酱啊~”

“说起来你为什么没有接编辑部呢……明明你只要随便一改就可以改得很好啊。不二你的文字才能是天生的呢~”菊丸刚刚接下编辑部的时候,很困惑地问着自己的室友。
“唔,大概是因为更喜欢用图像来表达自己吧。”不二停顿片刻,随即带着笑意回答。
“可是感觉不二你都不拍人像的,不会觉得故事性小了很多嘛?”
“还好啦~我不是也给你拍过照片嘛~”
“那不一样啦!”菊丸嘟嘟囔囔,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不二周助这个室友,在大一入学的时候是个传奇。
作为本届唯一一个文学院特招的学生,不二的名字早就如雷贯耳。只是在前两年,不二都坚持没有进修本院的写作课程,那个文学巨匠钦点入学的传说也就渐渐被淡忘。
“不二同学,如果你愿意来文学系,我愿意一直带你到博士。要不要考虑一下?你有成为文学巨匠的天份哦。”
“承蒙厚爱,请给我些时间想想。”
每次想起来都泛起苦笑。

文学巨匠?

大三了。
该做决定了。


6.

深夜。
对着屏幕。
十指翻飞。

“拜托了!松井老师实在赶不上交稿,不然我不会来找你。”
“我明白,小虎。”
佐伯虎次郎,与不二竹马竹马,今天下午的电话里充满了抱歉和急切。
松井雅也,年轻的文学系教授,在日本文坛声名鹊起,三年前在一次作文比赛中一眼相中不二周助,想方设法把不二骗到文学院来。
结果不二还是一门写作课都没有选。
“松井老师说……找你一定没问题的。”
不二想起来这句,摇了摇头。
真是孽缘。

枪手么?不觉得。
一篇限定小说。
松井答应了要投稿,却拖拖拉拉忘了写。
推到为松井做助研的佐伯身上,佐伯顿感亚历山大。
最后一天找到了不二周助。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只是松井和佐伯的要求,确实难以拒绝。

场景是限定的,结局也是。
凌晨三点,不二端着一杯热茶开始赶稿子。
第一版大纲写完,不二面无表情,一字一句地退格删掉。
第二版大纲写完,不二若有所思,改了改顺序,挑着几个板块删去重写。
第三版大纲写完,不二额前已经有冷汗渗出。
手指蜷缩起来,不二犹豫了一下,深呼吸,似乎下了什么决心,敲下了第一个键。

天已经渐渐亮了。
菊丸迷迷糊糊看见不二的脸在屏幕的亮光里,有不自然的扭曲。
“不二……你怎么还没睡。”菊丸揉着惺忪睡眼,
“没事……我一会儿就好。”
努力维持的声音中有巨大的痛苦。菊丸被从未听到过的沙哑嗓音惊醒,从上铺坐起来,头伸出蚊帐来张望着。
“不要管我,英二。我没事。”
“怎么可能!不二,你……”
“我晚点跟你解释,这会儿别打断我。”
最后一句几乎带上了冷峻的嘶吼。
菊丸吓得不敢再动,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反光中的不二。
牙龈紧锁。
面部几乎没有血色。
表情有巨大痛苦的扭曲。
泪痕满面未消。
左手紧紧捂着胸口。
后背在战栗。
上半身蜷缩起来。
衣衫已经湿透,贴在背上,勾勒出背部轮廓。
只有右手手指,忍受着痉挛地继续打着字。
节奏稳定。如同坚冰。

菊丸悄无声息地摸出手机,给大石发了短信。
“大石……不二他有点不对劲……”
“是哪里不对劲?身体不舒服?还是情绪不稳定?”
“说不准……我不敢打扰他,感觉他好像……变了一个人。”
“英二……我不太懂。不二这会儿在干嘛?”
“他在……写东西。不是论文那种。”

“怎么会!”大石有点惊讶地喊出来。
“怎么了,大石?”
相约晨跑的手冢此时正准时抵达,听到大石的惊呼,有点好奇地问。
“啊,手冢,早啊。是英二,刚刚短信跟我说,不二有点不对劲。”

手冢眉毛挑了起来。

“有点难理解,你看。”
大石把手机递给手冢,手冢也自觉没有乱翻,手指轻轻一划,看见英二的描述,随即眉毛扭了起来。
“……手冢,怎么了?”
“有点在意。”
“嗯……不二可是无论手冢这样严肃的性格,还是英二这样活泼的性格,甚至包括松井教授在内,怎么劝都不肯写作的人啊,这次怎么在写东西……”

大石显然对最后一句的含义更为震惊。

“嗯,不管怎么说,去看看总是好的。”

“也是,怎么说不二也不像是这种……情绪不稳定的人……那我们直接过去?”

“好。”


7.

“哈啊——呃——”
不二的喉咙遏着模糊不清的声响。
眼睛有点模糊,几乎看不到屏幕。
心脏传来抽搐的疼痛。
右手手腕火辣辣地割裂刺伤。
似乎有血液被渐渐抽空。
右手终于停下来了。
额头几乎砸在桌面上。
沉默。

15分钟,几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渐渐平复的呼吸。
重新坐直身子。
抹掉额头的冷汗。
简单擦了把脸。
舒展一下身体。
回头快速扫了一遍全文。
似乎不甚满意,但犹豫了一下,还是一字未改,点击了发送。

不知道谁想的题目。
结尾限定成主角割腕自杀。
太俗气了吧。
不二笑着摇摇头。
不过自己的展开也是一样俗气。
最近是生活的太无聊了么。
居然写成了主角崩溃黑化,杀人之后自杀。
轻轻叹了口气。
真是自找。
还不如写成纯美小说,殉情自杀,没准还会好一点。
可是……这个人物设定……真的是没办法啊。
苦笑。

转身,看着僵坐在上铺的菊丸。
“英二,对不起,刚刚吼你了。”
“啊……那个没事的。”菊丸已经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表情。
“是戏剧社练习呢,要给我保密哦~”
“嗯……那个,我告诉了大石……没关系的吧?”
“没事的。”
不二眯着眼睛摇摇头。

“英二,你起了么?”
就在此时,大石的声音伴着敲门声传来。
“啊……那个……”菊丸看着不二的脸,有点不知所措。
不二起身去开了门。
“早啊,大石……啊,手冢你也在啊,真难得。”
看到手冢出现在自己面前,不二有点意外。
“嗯。碰巧过来有点事。”
不经意端详着眼前的不二,与平时别无二致,手冢暗暗松了口气。

……等等。
手冢凤眸眯了眯,仔细打量了一下。
眼圈微红。
T恤在胸口有被抓揉过的痕迹。
汗未免有点太多。

“不二,你有哪里不舒服么?”
手冢风格的单刀直入。
“没有啊~”不二低头看了看自己,挠挠后脑的头发,“半夜睡不着,在做戏剧社的练习。”
“第一次听你说起呢,不二。”
“嗯,开学打算要加戏剧社哦,偶尔也想自己演一下嘛。”
大石和菊丸交换一下眼色,悄悄戳了戳手冢的后背。
“啊……大石,你来的正好,我正好有件事和你讨论!”菊丸迅速换上外套,从上铺跳下来,三步两步,几乎扑到了大石怀里。

手冢清清嗓子。
“不二,电影进度还好么?”
“嗯,已经可以开始选角色了。”
“那就好。”
“手冢要不要来演呀?”
“免了吧。”
不二站在门口,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手冢插科打诨,装傻一样,根本没有请手冢进去的意思。

“不二……”
好奇而有点失去耐心的手冢,突然换了及其严肃的口吻。
“嗯?”
“……跟我来一趟。”说完握着不二的手腕,轻轻往外一带。
“哦……”不二看起来一脸不明就里,只是眸色到底有点暗淡。
入手是冰冷的触感。
还有冷汗的黏湿。
手冢的心不由得就是一沉。

不二。
你到底……有什么在瞒着我。

评论(1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