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未竟-40

写到最后了。烂尾结局撒花。

下午被老板叫去开电话会,路上到底难以忍受,还是做了些改动。

Open End,解读在《写在后面》这一篇,不过没有打冢不二的tag,只是对脑洞的一些说明。

结尾加了一句话,大体没有改动结尾的意思,或许积极了一些吧。

【所以主要的改动是给忍迹发糖OTL 宝宝就想问TF都这样了你们俩还秀恩爱真的好么……

私设如山,OOC,Bow~


100.

时针分针又一次交汇。

夜已深。迹部还在房间里翻阅着财团澳洲代表处递送过来的文件,写写算算,有点心神不宁。

忍足坐在一旁看着医科日英对照的专业书,注意到略带焦躁的迹部,放下手中的笔,起身揉了揉迹部的头发。

“啊……侑士,已经12点了啊。”

“嗯。怎么了,感觉你有点不安?”

“是有一点……松本短讯说昨晚手冢那家伙来看周助,正遇上周助病情反复,照顾了一夜。现在……不知道周助那边情况如何了啊。”

“放心不下就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吧,景吾。”

“嗯……”


电话另一端是漫长的等待声。迹部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走吧,去看看。不然你也没法休息。”忍足倒是爽快,直接起身,从迹部衣柜里拿了件薄外套,向迹部丢过去。

迹部反手接住,两人快步走到楼下,登车飞驰而去。


急匆匆赶到病房门口,医生正好从病房里走出来。

“上次说过的吧,要让患者早点休息,避免剧烈的情绪波动,如果再有出血就有必要特殊监护了。还好,这次没有吐血的迹象,应该只是情绪波动导致的胃痉挛,但是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患者的胃壁十分脆弱,经受不起几次波动……”

“实在非常抱歉!”

“你没有什么好对我抱歉的。”夜班医生神色颇为冷淡。“如果,我是说如果,今晚再有任何反复,建议还是进特殊监护室吧。”

说完医生头也不回地走了。

松本在医生身后鞠躬,抬起头来,发现迹部忍足二人站在走廊尽头。


迹部眼波微转,看见无力靠在病房门口的手冢。

压低的眉毛里积蓄着怒气。

“喂,手冢……”

忍足从身后抓住迹部的右手腕。

“景吾,冷静点……看样子他们总算把话说开了,应该也算了结了一件事情。”

“你蛮替着手冢说话的嘛,啊嗯?”迹部扭过头来,怒气之下,打算甩开忍足的手。

“迹部景吾,随便你怎样我是不会放开手的,回去你要怎么发火都行。毕竟不二他这会儿应该刚刚安顿下来。”

迹部一下子定住了,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刚在做什么。

“对不起……是我反应过激了,侑士。”

“你只是……太习惯照顾不二周助了,从很早开始。”

“嗯,或许吧……陪我站在门口看看他吧,就看一会儿。”


透过玻璃窗,迹部和忍足站在阴影里,看着躺在床上的不二周助。

面色苍白,没什么元气,整个人陷在被子里一动不动,额发被些微打湿。

今天尚且如此,昨天又该是什么情状。

迹部手指紧紧扣在掌心,又被忍足扳开,与自己十指交错。

感受到手掌被温热包覆,迹部情绪渐渐平和下来,扭头看了一眼依然面无表情倚在墙上的手冢。


静静看了十分钟,不二仍然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抬头看着天花板。手冢也维持着同样的姿势,低着头站在门口,一言不发,纹丝不动。

病房周围连呼吸声都显得刺耳。

“我们……回去吧。”迹部摇了摇头,仍然十指交错着,对忍足说。

忍足点点头,临走的时候,用另一手拍了拍手冢的肩膀。


手冢呆立在门外,倚着墙壁,一点点滑落,最终抱着膝盖坐在墙角。

看看自己颤抖的手。

昨天在高热中迷迷糊糊的不二。

仿佛有鲜红的血滴在自己手上。

三十分钟之前揪着自己衣服痛哭的不二。

自己的手拂在他的后背。

还能否给他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不二有点模糊的声音传来。

“松本叔,手冢他……是不是还在门外。”

“是,周助少爷。”

“刚刚……小景是不是来过……”

“是,少爷刚刚紧急过来看了一下您的情况。”

“我明白了……松本叔,请他……回去吧。

“……替我送送他……佐藤的车还在楼下吧。”

“遵命。”


“还有……带一句话给他。”

不二的声音很轻很轻,戛然而止,之后再不吭声。

松本没有等到更多下文,鞠躬,从房间内退出来。

松本走出病房,在手冢面前半跪下来。

“手冢先生,周助少爷派我送您回德国队的驻地。

“请您起身……今晚辛苦您了。”

手冢的目光渐渐有了焦点,撑着地面勉强站起。

“……不二他,还说了什么别的么?”

“周助少爷说,要等你到德国队驻地门口,才告诉你……请吧。”

手冢扭头看了看病床上绷着脸,紧闭双眼,沉默不语的不二周助,许久,还是低下头,跟随松本离开了。


深夜的墨尔本。

白色的迈巴赫,无声无息地穿过夜色。

回到德国队驻地的时候天色几乎有些微的晨意。

手冢站在门口,看着面前的老管家优雅鞠躬,轻轻说了一句什么,再鞠躬作别。

直到白色的车影从视线中渐渐远离。

寒露。

晨光熹微。


“手冢桑,周助少爷他说……”

“明天见。”


不算结尾的终章.


空无一人的病床。

巨大的航天器在空气中搅动留下的白色伤疤。

还未开始凋谢就被遗留在房间中的花朵。


球场上欢呼的巨大声浪撞击耳膜。

汗水浸湿的衣衫。

严肃而有些的决绝的味道。


一百万个缺席的拥抱。

笑而不言。

转轮继续转动。


穿过人海看到的熟悉面孔。

转瞬之间在人海中重新消失不见。

寻觅无踪。


“你好,不二周助。”

“你好,手冢国光。”


好久……不见。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