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未竟-写在最后

这一章不挂标签了。

《未竟》的正篇今早终于草草完结了。坦率地说,最后的五章我都有点想要毁尸灭迹啊。

但是写到这里,终于没有太违背心意。

如果早知道写文会让自己这么……沉迷,其实大概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知道自己天赋有限,又没有足够的勇气,以及对人世的热忱,所以实在是,无法迈出这一步。


现实生活中的分手复合从来没有上演过。嗯,这么说也不准确,还是上演过一次,在分手的事实被确认之前。

大概是自己性格的原因,即使是主动提出分手,也永远都是被留在后面的那一个。

最近的一次挺伤的,但想想过去的事情,哪次都觉得挺伤的233……能用码字的方式纾解自己,真的是太好了。

只是我不得不远离这沉迷。

深深的割裂,做着很忙的养家糊口的工作,又推着自己不断前行。

最后会去往何处?

写字至少让我有个地方可回。


最近同样沉迷于工桑。

十年的时间一点点看过来。

那种心情真的很感谢。

时刻担心会被不需要的感觉。

但还是继续向前。


说回《未竟》。

从一开始就知道正篇很可能写不出一个标准结局。

大团圆什么的。现在除非把我泡在蜜罐里,不然真的,有点难。

就是这么任性的写手,所以永远超脱不了自己的生活。


文中的不二,有我自己的影子。这当然是自恋所言。

开篇时本以为写的很决绝,厚着脸皮拿给朋友们读的时候,却都说,不二看起来,只是在被动接受现实啊。

果然啊,这种共情。

不知道后来不二有没有决绝起来,中间写冰帝番外《玫瑰》的时候,也算是自己在逃避吧。

最后的疲惫也是一样。

情感耗竭,体力透支。不再有力气试探,不再想要做多余的事。

如果还未死心,就能走回一起;但若已经伤透,大概会头也不回地流泪离去吧。

和初恋在一起的时候很甜,自己暗恋的男生对自己表白,那时候少女心被满足,每天都恨不得发糖。

分开的时候,他一脸茫然无措,而我早已疲惫不堪,对他的不想改变,对我们之间的不可挽回,心知肚明。

这就是最后几章的不二,站在十字路口,不停用仪式感为自己催眠,建立心理准备。

同时也压抑着不甘与不舍。

最后是会被理智说服选择放弃,还是遵从本心再相信一次,我也没有明确的答案。


手冢。

手冢真的好难写。

遇到过的人影重叠起来,和手冢差别都好远。

对手冢饭们说声抱歉。

文中手冢的性格有不自然的大起大落。非要解释的话只能说是爱情的力量,或者因为失去一次终于幡然醒悟。

坦率地说我没有在生活里见过这样的人。不过这或许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毕竟现实生活中的那位,被挽回了之后,也还是重新走回,渐渐放开手,再也不回头的道路。

即使看原著,也会觉得手冢的中二气息太浓。虽然想想,自己在大学的时候,也是接过学长的嘱托,就拼命去完成的。

果然自己也是中二。而且,自己并没有那个天赋,所以从未体会过闪光吧。

最后手冢想要复合的心情我是在强行写。

参照自己想要复合时候的心情,也参照那些中二岁月里揣测那时某位少年的心情。

道歉,认错,不管不顾。

只是不想真的失去。

希望还能入得了一部分小天使的眼。


忍迹。

不是加藤和树和斋藤工,我可能不会喜欢上这两个人。

不是冰初,我很难喜欢上冰帝。

但是一旦开始接受这个人设,就沉浸下去。

更接近于自己的感受,也是自己更艳羡的存在。

我是真心希望这两个人没有写崩的,他们如果崩了我会真的很难过。

他们在剧中的存在,是作为不二的后盾,也是作为不二和手冢之间的缓冲。和青学众人不同,忍迹想的事情会更复杂,不是菊丸那样单纯的闹脾气,也不是乾那样单刀直入地介入其中。

他们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安排,有自己的想法和情绪。

没有按部就班,反而是这里最积极的一对。

忍足的人设更具有占有欲,放手去追也好,一步步艰难迈进也好,是想要写成,很深情也很认真的人。

迹部则因为太过优渥的家世和内心潜藏的温柔,每一步都更加犹豫,对忍足无法开口提出那些可能会打破平衡的要求。既依赖又恐惧这份依赖,既不想放手又必须要做一些事情来积攒力量。矛盾里有不可抑制的喜欢,希望表达了出来。

因为有迹部,不二才有时间有空间慢慢恢复。

因为有忍足,迹部才能渐渐放开不二的手。(对我没有写错


至于凤宍。

双k什么的,最终让人心疼时间把人冲散之外,真心觉得,他们……开心就好。

希望那时的时光,多少能温暖大家,即使最后大家是各自走下去。

这算是最后的一点祝愿。

如同和树的《轨迹》。

给他们一个甜美的特写吧。

终究流泪不忍。


姐姐和裕太。

出场不多,是不二自己不想带来麻烦,也是家人的信任留下了空间。

最后还是家人在身旁,哪怕不能每天陪伴。


小虎。

有一段时间喜欢一个男生。但知道他喜欢的人不是自己。

于是退一步换一个光风霁月。

小虎是这种类型吧,可以潇洒放下,是因为有一段距离;又不能轻易原谅,让周助那么难过的手冢。

是很可靠的朋友呢,难以走近,也不会走的更远吧。


其余的众人。我希望大体还是温暖的。

知道却不说破的温柔,无非如此。


结尾。

结尾是开放的。至少写的时候这么想。


可能第二天手冢来的时候,不二已经回国了。

什么也没说,留给手冢一次有些报复意味的不辞而别。

或许是不二最终没办法宣之于口的拒绝。

也或许是迹部、甚至不二家里还是介入其中。

之后手冢一个人,走向赛场,沿着自己的职业道路走下去。

从此与不二山迢水阔,再不相逢。

或许不二来看过他的比赛。

或许只是手冢的错觉。

精疲力尽时,空无一人时。

想到相遇的最初。


也可能,不二给了手冢重新接触自己进入自己生活的机会。

如同手冢在德国病愈回到日本时一样迫切。

两人在赛场相遇。

然后维持着异国的联系。

会偷偷跑去看对方。

不二兴致起来了,在某个圣诞节,一本正经地与手冢“重新相识”。

然后重新开始。


也可能。

一切都只是不二一场梦境。

大梦初醒,泪湿衣襟。

手冢,最后还是没有出现。

最终谁也逃不了。

在十字路口,各自走散。


Bow。

感谢过去一个月里各位的陪伴。

接下来有缘再见吧。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