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未竟-37

继续吧。

心情真是微妙啊。

要吃多少糖,才能写下来啊QAQ

如果写的不好我会国庆节删了重新写……大概,也许。

这一段想起了初恋。平行时空,如果能延续的话。

都是傻话啊。


94.

送别手冢,松本轻轻开门走进病房。

“松本叔……是谁在外面嘛。”

“啊……没有。”

“不必了,请他进来吧……早晚都是……要说清楚的。”

不二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松本只得应声,重新把门打开。

床上的人影躺着没动,刻意放大的声音里有难以掩饰的疲惫。

手冢有些许停顿,随后还是,迈步走了进来。


听到脚步声,不二撑着坐起来,打开台灯。

“不二……真抱歉,这么晚来打扰你。”

“坐吧。”

不二的声音有点沙哑。

松本端上来一杯蜂蜜水和一杯热茶,鞠躬恭敬退下,关上房门。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睡着。”


室内恢复沉默。

手冢低头看着杯中的茶叶。

不二不紧不慢地喝着杯中的蜂蜜水,紧紧握着杯子的指节有些发白颤抖。

“……不二。”

“嗯。”

“……我……”

手冢开口几次,都欲言又止。


不二喝完杯中最后一点蜂蜜水,突然轻轻一笑。

“交给我吧……手冢。

“你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交给我吧。

“……手冢,你还是一样坚定要成为职业选手吧。”

“不二……”

“回答我,手冢。”

“是的。我……还是想要成为职业网球选手。”

“那就好……”不二微微低着头。

“喂,不二……”

“听我说完。”不二的语气有不容置疑的坚定。

“手冢还是决定成为职业选手,也已经在德国的俱乐部找到了合适的起点。

“而我……也决定要去英国读书。去见见不一样的世界,也算是陪伴一下在英国的家人,承担一点责任吧。之前过的太清闲,把责任都丢给小景,也确实,有点不像话呐。

“所以……其实无论是你从没有选择过成为职业选手,还是我任性地不回英国……到这个时间,我们,本来也要,分道扬镳,天各一方。”

手冢的手抓着自己的膝盖,深深地陷下去。

“刚刚还在想,如果手冢你任性地说要放弃称为职业选手网球了,我该怎么回应……很好笑吧,明明知道手冢你不是那样的人呐。”

不二说到这里,有轻微的咳嗽。

“手冢……不管怎么说,你没有放弃成为职业选手这条路,真的是,太好了……

“这一次,我也不想放弃我选择的路呢……”

不二伸手去拿桌面的保温水壶,但距离太远,有点艰难。手冢自然地接过不二手中的杯子,添了温水,轻轻吹了吹,似乎要试试温度,送到嘴边又放下,递回给不二。

“所以……事实就是这样啊,手冢。

“事实就是,与你选择成为职业选手无关,与我选择去英国读高中也无关……

“走到这里,我们注定要跟过去的我们……告别。”

手冢不为所动地举着杯子。

不二突然笑出来,摇头接过。

“啊,手冢,你还是这样……从来不听我说什么,只管去做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手冢仔细端详着不二的表情,微微下垂的嘴角,似乎有藏不住的疲惫和伤悲。

还有让人恐惧的……平静漠然。


95.

不二喝了一口温水,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着,扭头看向手冢。

“不二……接下来换我说吧。”

手冢有点艰难地开口。

“接下来……你是不是打算说,没有人要承担责任,不是谁的错,不必挂怀,也不必……纠缠不清。

“不二。上一次是我推开了你……上两次。

“这一次你想推开我了……我知道。

“我不想数次数,变成你来我往的,探戈一样的感觉。

“也不想……听你说的,就相信了自己,是真的,没有任何,过错。

“过去的事情我明白得太迟……反复重提也并无意义。我不会否认自己的过错,但不想你带着这份疲倦和伤心,继续走下去。

“不二……过去那么好的时光,是我亲手推开毁灭的。

“你刚说的现实,我也承认,并无半分夸张虚妄。

“接下来的时间,我只想好好看着你……和你说说未来。”

不二默然不语。

“……我知道这么轻飘飘地提起来会显得很不负责……”

“可是不二……异国,不代表,一定要分开啊。

“那时我在德国,等着你们打入全国的时候……如果不是我的惫懒,我们想必……也不会走到今天。”

手冢的声音带着些微的颤抖。

“那时……你一定很辛苦吧,不二。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感受到对方温度逐渐下降。

“白天拼命训练来替我完成承诺,晚上还要等我训练结束的电话。

“而我只想着早点回来……虽然也想念着你,但对于那些日常的对话,却觉得不必费心。

“不二,看到大石他们,我才意识到,是我一点点摧毁了我们之间对彼此的熟悉……

“说起来好笑吧,这些,都是最近一段时间,才慢慢想清楚的。”

手冢端起茶杯,要往嘴边送的时候,被不二一把拉住手腕。

“茶水凉了……喝温水吧。”

“啊……”


96.

手冢接过不二的杯子,自然地喝了一口。

“手冢……”

不二看着杯口,脸上浮现出模糊的笑意。

“就算你这样说了……手冢……又能怎么样呢。

“我……要怎么相信你。

“会改变自己。

“会……和从前不一样。

“手冢……过去那段时间……我太累了。

“一味催促自己,要赶上你的步伐,迎合你的节奏,等待你的时间。

“有时候会想……如果没有遇到你,会过着怎样的生活啊。

“会不会不必任性地伤害到裕太,为难着家人,不停给小景添麻烦……

“自己纾解不安,变着方法用不让彼此讨厌的方式试探。

“最后……”

不二视线有些微模糊。

“拿着信,告诉自己会好起来的。

“告诉自己,那么好的你,离开,也是没办法的事……

“告诉自己不属于自己的终归不属于。

“告诉自己……不怪任何人。”

不二说到这里是苦笑,然后哽咽。

抬起头,已经有晶莹的泪光。

“手冢……我真的……好累啊。”


“当——”

陷入一个拥抱。

带着不由分说的坚决。

和不为人知的颤抖。

被逐渐收紧的双臂环绕。

下巴抵在肩膀。

侧脸有茶色头发摩擦的痒。

呼吸声从耳边传来。

急促。

有些压抑着的情绪在涌动。


“不二……真的……对不起。”

“让你伤心了……真的对不起……”

“让你这么累……真的……真的对不起……”


第一次呢。

听到手冢带有哭腔的声音。

打破了从前的贵族式的倨傲。

打破了既往的用理智规范一切的冷静。

打破了如坚冰般不可动摇的一丝不苟。

慌张,带着点,隐忍的疼痛。


“对不起……”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