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未竟-34

嘛,感觉上一章是有点崩。

说说本剧中的手冢吧。因为失恋作的背景,本剧中最难写的就是手冢。本剧中的手冢,有之前遇到很多人的影子。不过有点好笑的是他们最终都没有导向好的结局。

本剧中的手冢会表达喜欢,但不一定很会维持;会追求梦想达成承诺,但不一定会顾及身边真正自己人的感受;会因为自己变的疏忽而抱歉,但却不一定会改正;会因为觉得依靠守诺维持感情太愚蠢,也会觉得早些分开对不二更好。

所以怎么写回头真的好难。

可能因为最早的设定里,手冢就只是自以为喜欢罢了。

最后还是俗套地虐不二让手冢心疼。因为从这里开始,就真的没有个人经验了。

清晨的见面手冢是想缓和的,会引发不二胃痛,其实是有些不二自己作死的原因在——因为不二自尊心缘故,过去的两周,到底意难平。

噫,这事儿我干过。【泥垢你走开

以后有机会,再写真爱吧,甜甜的那种。

好了,这章写助攻们。【划重点

现在我在想,只能把答应过的两个人的对战写到番外里去,按照这个剧情,两者要兼容,不二的让步就太多了。笑。

Bow~


87.

不二周助就这样看着窗外。

按时吃饭,按时吃药,按时检查。

安静。不语。

保持着微笑的表情。

仿佛用完了全部的力气。


“周助。”

“啊……是小虎~”

佐伯在中午敲响了病房的门。

不二似乎被惊醒一样看着门口,脸上是略微加大幅度的笑意。

“不开心就不要笑了。难看死了。”佐伯抱着束花,从门口晃悠晃悠走过来。

“没有不开心的啊……”不二摇摇头。

“又说谎,每次说谎都会说那个结尾。”

佐伯坐在床头,把花放下,看着不二的脸。

“还好,今天气色比昨天好了些。”

不二难得窘迫,表情终于鲜活了起来。


“说起来你这下子彻底玩崩了啊,周助……”佐伯揉了揉不二的头发。

“啊,是啊,简直是太……大意了。”

无意识地选择了手冢的口头禅,不二一愣,陷入沉默。


“你啊……从小就是喜欢做危险事情的人。”佐伯无奈摇摇头。

“是吗?第一次听人说。”

“只是迹部懒得跟你讲罢了。虽然迹部是青年训练营里公认的性格恶劣,但他对你下意识的回护,怕是你们自己都不知道。”

佐伯拿起旁边的水杯,倒了半杯温水,加了一点蜂蜜,然后轻轻搅拌起来。

“就好像知道下面是保护网,于是想要尝试走钢丝,那样。

“所以虽然知道手冢他……可能会太过专注于一个目标。

“也愿意去试试吧。”

佐伯把手头的蜂蜜水递给不二。

“除了喜欢做危险的事情,还经常放弃必要的保护和警惕,为了更强的刺激感……

“……以及沉迷感。”

不二接过佐伯递来的温蜂蜜水,一口一口慢慢喝着。

“就好像手冢给你的红茶,即使冷了,也喝了进去吧。”

佐伯说完,自然地从不二手中接过杯子。

“还要么?”

“暂时不要~”

不二摇摇头,看着有点反常的佐伯。


察觉到不二目光的不同,佐伯抬起手来按住不二头顶。

“啊嘞……放手啊小虎,这样会长不高的啦!”

“嗯,这就对了。”佐伯嘴角扬起,把手收回来。

“开心点。我回去了哦。下午还要训练。”

“……嗯。”

不二看着佐伯晃晃悠悠地走出去,头也不回地摆手再见。

扭头看着佐伯带来的花。

“啊……”突然想起什么,不二有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佐伯走出门的身影好像还在眼前。

潇洒摆摆手。

“要开心点哦。”

佐伯走后,不二安稳睡下。

梦里有千叶的海。


88.

手冢再次出现在病房门口,是下午四点。

早上归队后,提前开始训练的手冢,午饭时间,提前把今天的训练完成。

和教练汇报后,告假出门,路过与不二对打的俾斯麦。

“Tezuka,那个国中生,不二周助,是你的partner吗?”

手冢有些微的停顿。

“啊……算是吧。”

“那真是可惜啊……真想与他在一支队伍里……你们日本真可怕啊,怎么会有能想出这样技巧的人。”

“嗯,是啊……他是……我的天才啊。”

手冢有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匆匆走过。

“……喂,塞德里克,我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俾斯麦,我倒是知道一件有趣的事。你再不抓紧时间今天最后一名就是你了。”

“嘁……”


匆匆赶到医院,手冢隔着玻璃看着熟睡中的不二。

今天的气色比昨天好很多。

午后也能安慰睡着。

床头有一束花。

手轻轻搭上玻璃,手指隔着玻璃画着不二面庞的轮廓。

让我再看看你。

那时那么多没有想到,我这两天都想了,不二。

你的疼痛,你的茫然,你的委屈,你的不甘心。

是不是还来得及。

即使不是……也请让我再看看你。

哪怕你下一秒,就从我世界里抽离。


89.

“不进去吗,手冢。”

迹部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后。

“啊……迹部。”

迹部颇有玩味地看着他。

“本大爷说过的吧,如果再让我发现,周助因为你受伤,就把周助带走,这样的话。”

“啊……”

手冢微微点头回应。

“你看到那束花了吧。花语是沉默坚贞的爱哦。”

手冢的目光随即落在那束花上。


“景吾,我们进去吧。”

忍足也匆匆走过来,听到后半截谈话的他,已经意识到迹部在玩什么牌。

迹部嘴角一挑,推门进了房间。

忍足迈步跟上,路过手冢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

迹部要玩,忍足自然没有拆穿的理由。

再说手冢也确实需要人点醒。

如果没有除了自己谁都不行的感受,说到底,也并不曾真的爱上,又怎么能指望有承担责任的觉悟。

对于不二周助来说……就未免,太过薄情。


“啊……小景啊,还有小侑。”

不二似乎刚刚睡醒,声音有点沙哑。

“不要在这里叫本大爷那个名字!”

“不要叫我那个名字啊!”

两人倒是很默契地喊起来。

“明明就很可爱啊~”

“一。点。都。不。可。爱!”

表兄弟吵架的戏码又上演了,忍足相当无奈地走到一边,抱臂看着二人。

“嗯,有力气开玩笑,看来比想象中恢复的好啊。”

闹够了,迹部在不二床边坐下,有点懒散地说。

“嗯,让小景担心了。”

“巴嘎,说的什么傻话,啊嗯?”

迹部倚在床尾。


“补位赛你不在,大家都觉得相当寂寞呢。”

“啊,那个真是残念啊。”不二有点无奈地说。“本来都决定了要好好打的。”

“你好好打起来,连幸村都要担心了吧。”

“诶诶,小景就不担心嘛?”

“本大爷有什么可担心的。打网球这件事,比不了那些疯子,比你还是多花了不少功夫的吧。”

“嗨咿嗨咿~”


装作不经意回头,手冢已经消失不见了。

迹部回过头来,神色凝重了一点。

“周助……佐伯来过?”

“嗯。中午小虎陪我聊了聊天。”

“啊……聊得开心嘛?”

“蛮开心的啊,”不二眯起眼睛,“像小学时那么开心。”

“这样啊……”

忍足和迹部交换了眼神。

不二则有点低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