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未竟-33

去看了网舞中午场。

山吹100场公演。

泷还跑到二层我们身边打招呼。

虽然还会有DL3巅峰,冬公演双部对唱赛高的感觉。

虽然还会觉得新歌是新奇,但熟悉的歌才觉得好听到汗毛战栗。

但不管怎么说。

他们这么这么努力。还是觉得……真是太好了。

----

本章真的要写探病了。

做了一下午心理建设。

试试看吧。如果崩了各位勿怪【捂脸

为了自己能好好上班,计划100章正篇完结。

Bow~


82.

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上11点了。

手冢轻轻走到不二病房门口,静静站在原地。

守在室内的松本起身,从病房中蹑手蹑脚走出来,向手冢问好。

“手冢君,劳您深夜前来。周助少爷这会儿已经睡下了,只是还不甚安稳。”

老管家面上是得体的微笑神情。话语里多少有些拒绝的意味。


手冢第一次见到松本,是在不二那次发烧晕倒后。

松本是照顾迹部家上一辈大小姐的老管家,在周助回日本后也一并跟随回来,平日里照顾迹部别院,但也算是看着不二长起来的长辈。

对于松本而言,每次提到手冢,不二周助都状况堪忧。也难怪手冢深夜来访,松本会流露出不常见的个人情绪。


“打扰了,松本先生。我……来看看就走。”

手冢的语气里,也不敢多抱奢望。

明明知道要来好好谈一谈,应该找个白天的时间。

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深夜跑过来,只是想要在自己能看到的第一时间,再看看不二的脸。

点滴还吊着,不二的手上连着针管,持续补充生理盐水和葡萄糖。

病房里台灯还亮着,暖暖的灯光打在不二的脸上,发丝有些透明,苍白的面色有不自然的潮红。

糟糕了。应该是发烧了。

手冢有点惊惶,不顾松本的阻拦,打开房门冲进房间,三步并作两步地扑到不二身边,用手试了试不二的额头。

“松本先生……稍后再来谴责我的失礼吧,麻烦叫一下医生,周助他又发烧了。”

握着不二冰冷的手,手冢内心如坠深渊。


83.

医生很快赶到。

测量体温,一番检查,口服退烧片,吊瓶也换成了消炎药。

“温度计留给你,下半夜加强看护,如果再有反复,马上告诉我们。”

医生临走之前一脸严肃地对守在床边的手冢说着。

“是。我会的。”

手冢也严肃地点点头。

松本将医生送出门外,回头看见手冢就那样半跪在不二的床前,十分紧张地盯着不二的表情。

“唉……”

松本轻轻叹气,为手冢搬来了矮凳,递上毛毯和热茶水。

手冢点头感谢,轻轻啜饮,随即一怔。

是手冢喜欢的茶。

当时到不二家做客,不二玩心大起,把几种不同的茶叶混起来,叫手冢依次尝过来。

虽然很乱来,但是真的有一杯,有意外好喝的味道。

就如同手头这一杯一样。

手冢扭头看向松本,松本微微点头,慈祥的目光看着床上有些瑟缩、并不安稳的少年。

不二……周助。

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周助。


84.

夜色渐深。

不二今晚十分不安稳,似乎是胃中抽搐疼痛难忍,似乎是因为发烧遍体生寒。

手冢目不转睛地看着不二,每隔二十分钟就测一下不二的体表温度,其余时间就两只手暖着不二因为输液而冰冷的手。


那时不二在更衣室高烧晕倒。

迷迷糊糊还要挤出一个笑容,拉着自己衣袖不松手,说着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胃出血那一次,自己冲进房门里从床上把他抱起来,努力挤出笑容,说着什么辛苦你的胳膊了一类让人心疼的话。

到救护车上的时候,还拉着自己的胳膊说,是手冢发现了我呢,真好。

那时自己说着什么傻话啊,不要大意什么的。

现在你又躺在这里,虚弱无力的样子,疼痛也死死扣住被子,不肯来牵我的手。

……好什么好……我,就是这样对你的啊,周助……

周助,你有没有后悔。

后悔遇到我。


到后半夜,不二发出低低地呻吟。

大部分时候是模糊不清的声音,有时能清楚听见几个单词。

“手冢……对不起……别丢下我……”

手冢一怔,急忙俯下身子,凑到不二嘴边,认真地听。

“……手冢……我没有想要去英国读书……”

“……我不吃芥末了……好不好……”

“……不要离开我……”

随后是急促的呼吸,豆大的汗珠从额上滚落。

再也没有完整的句子。

剧烈的咳嗽,反酸,呕吐。

然后鲜血涌出。

手冢扶起不二的上半身,然后惊慌失措地按下呼叫铃。


千万不要有事啊……周助。

不要有事……醒过来……对我发脾气也好……

周助。


85.

医生再次被叫来,神情更加紧张。

反复确认了不二的病史和用药剂量,医生选择了见效更快的药物,把不二这一波病情压了下去。

“如果病人明早还在发烧,或者有再一次的出血情况,可能需要转到重症监护室,请悉知。”

医生严肃地告知,之后转身离开了。

不二折腾了两次,有点昏昏沉沉,半梦半醒之间,看见眼前有模糊的影子。

用力抬起手来,小心翼翼地伸过去,指尖碰触到对方的面庞,似乎有些犹豫地缩回来一点,然后再向前。

手冢抬手,把不二冰凉柔软的手握住,放在自己脸侧。

影影绰绰,昏昏沉沉,不二的手指划过手冢的侧颊,鼻子,嘴唇。

“……大概是太想念了吧……”

不二几乎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却扬起一丝笑意,轻轻说着。

“……说好不会出现……就是再也不想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吧……”

不二有轻微的喘。

“……虽然不是真的……可还是……很温暖啊……”

随即又是咳嗽,停止后,额上已经是细密的汗水。

“……不要再出现了……好不容易才建立的心理准备……你出现又消失……我要怎么办……”

剧烈喘息后,不二精疲力尽地闭上双眼。

“手冢……国光……”喃喃呓语,有些微湿润的泪光。

手冢双唇颤抖着,却丝毫声音都发不出。

最后一拳狠狠砸在自己腿上。


86.

不二这一觉就睡到了黎明。

手冢就一直坐在床头看着不二,身上裹着毛毯,甚至连茶冷了,也浑然不觉。

5点钟的时候,一阵剧烈的咳嗽,不二有些微的转醒。

手冢连忙扶起不二。松本适时递上一杯温热的淡盐水。

不二迷迷糊糊地喝下,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呼吸,刚想要用沙哑的嗓子对松本叔表示感谢。

定睛却发现,面前是手冢国光。

凌乱的发丝,充血发红的双眼,身上裹着的毛毯,还有,一直暖着自己的手。

“……啊,是你啊,手冢。”不二有些吃惊,支撑着想要坐起来。

“不二……你躺着不要动。”

手冢的左臂在身后扶着不二,一夜支撑,此刻有些微发麻,而右手仍然握着不二在输液的左手。

不二的视线移到交叠的手,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却也因为输液麻痹,有些不利落。

手冢有些迟疑,随后也抬起了自己的手。

松本上前来,在不二周助身后垫上几个靠垫,然后轻声说道:“周助少爷,今日可以进流食了。为您准备了些温热的食物,您随时想要进食的时候,请直接叫我。”

“麻烦您了,松本叔,我们等早上医生检查完再说吧。”不二苍白的面上浮起一丝笑意,微微颔首。


很快叫来医生,又是一番上上下下的检查,终于是个好消息,情况再次稳定住了,这样下去一周就可以出院了。

对医生表示了感谢后,松本将医生送出门,轻轻将门带上。


手冢僵硬地坐在矮凳上,有点不知从何开口。

“手冢君……也麻烦你了。”

“不二……对不起。”

不二微微喘着,摇摇头说。

“最近道歉有点多啊,手冢。真不像你……”

“不二……我知道这样太冒失,也知道这不是最好的时间……但我怕我今天走出你病房的门,下一秒你就会消失不见。

“所以下面的话,这份心情,我一定要传达给你。

“我一直是个太过自我的人……去完成和大河部长的承诺也好,去追求职业网球生涯也好,甚至,给你写那封信也好……

“我太过相信自己,太过相信自己的判断,太过在意自己的……道德崇高和自我完成。

“同时我总觉得一切都不值得恐慌,甚至不值得重视,无论是当年飞去德国对你的疏远,还是不辞而别是给你带来的伤害……

“这样说或许太抽象太自我褒奖……

“可是不二,昨晚看着你高烧吐血,我真的感觉到恐惧。不是因为看到你病中的样子觉得恻隐,而是发觉,如果没有你,我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精密,规律,一丝不苟。

“经历过鲜活的我已经会感觉到寂寞,已经再也没办法满足于那样的生活。

“过去的两周,在德国队的训练,也一直想着,会以怎样的你对战……是我太肤浅也好,太狭隘也好,幼稚的我就是这样,以为网球就能成为生活的全部。

“走上职业这条道路我并不后悔……我后悔的是,怎么可以自以为伟大,自以为坚决,就放开你的手。

“这样说太自夸,不二,我知道你离开这样幼稚的我,依然可以过得很好。

“可是不二,是我,放开你的手之后,才后知后觉,自己的愚蠢,后知后觉原来离不开你的那个人,不能接受现实的那个人,其实是我自己。

“虽然我没有资格这么说,但还是恳求你……能原谅我。

“或者不原谅也没关系,不二,我也觉得自己的行径不可原谅。

“那么,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重新开始。”

说到最后,手冢沙哑的声音里,已经有些哽咽。


不二就倚在床头,静静看着面前的手冢。

呼吸有些急促,但到底,微微压下。

面前的手冢,比起那天场上,比起前天清晨,竟然有了几分落拓。

鲜少看见一向自律的手冢,会像现在这样。

带着狼狈。

还有,自我否定。

紧绷的后背。

紧张得死死扣住,甚至青筋暴起的手。

这么低矮的床,在矮凳上蜷缩一夜,已经麻木的双腿。

和微微颤抖的低哑声线。


“手冢……我现在没力气和你周旋……”

许久,不二把视线移向窗外。

“没力气逃避,也没力气试探。

“你说的我听到了……你,让我想一想。”

然后就一字不吭。

手冢最终,还是没有等到不二的下文。


“景吾哥……”

裕太站在门口,看着室内的二人,欲言又止。

不知道已经来了多久的迹部站在门口,忍足倚在门框上。

“我们……先回吧。”迹部甩了甩头发,转身离去。

忍足回头看着不二紧扣在被子上的发白的指节。

“裕太君,我们先走吧。”

“嗯。”被忍足招呼着一起离开的裕太,则看着手冢撑着膝盖颤抖的手。


走出病房,墨尔本阳光刺眼。

那么轻易就说出分开的日子,最终,被现实堆叠,一去不返。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