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未竟-番外二-玫瑰(尾声)

故事总该有个终结。

记得中二时代的自己,会为了未来能有美好的回忆,压下内心的恐慌与感怀去努力。

昨天看到工桑因为火村英生被曝光到综艺的十年前的影像。

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呐,工桑。

会不会怀念十年前的岁月时光。

那些没有等到讲述机会的人,是不是就,永远留在那个时候,走向凋零。

在镜头前甜甜地说着“组合解散”的kenken,在病院里知道自己再也等不到Koji,又是怎样的心情啊。

本章强行写场面。一看就知道不懂音乐233

番外二烂尾完结撒花~

Bow~


27.

晚宴开始。

没有特别的说明,一切按照最隆重的准备。

迹部收拾妥当到来时,大厅的烛光已经亮起。

长桌边,却空无一人。

“哦?”迹部挑了挑眉毛。“怎么回事?”

“少爷,请您稍作等候。”管家尽职地提醒着,然后鞠躬退场。


就在此时。

小提琴。

清越悠扬。

钢琴声起而和。

一束灯光打在大厅尽头的小舞台侧,凤长太郎坐在钢琴前,有点紧张地咬着下唇,认真地盯着面前的谱子。

然后人声。

宍户倚着钢琴,歪头看着凤。

日吉在角落里数着拍子,三,二,一。

响指。

曲风突变。

桦地拿着鼓槌,一脸严肃认真。

架子鼓起。

日吉点点头,DJ切入。

电子乐起。

宍户开始饶舌rap。

凤改持电吉他。

慈郎出场,有点孩子气的霹雳舞。

随后岳人空跃出场。

最后光线打到小提琴手。

是忍足,手上的绷带刺眼。

最终是人声和声。


“很华丽嘛,啊嗯?”

迹部起身,走到钢琴边上。

“本大爷的生日,你们比本大爷风头还盛,真是不像话啊。”

钢琴。

迹部的钢琴水平算不上多专业,但总在凤之上。

随性地插入,然后炫技一般逐渐加快,加技巧。

小提琴随即跟上。

背景音渐弱。


厚厚的蛋糕和无酒精的香槟被推上来。

举杯。

窗外烟花盛放。

“ATOBE”


28.

像模像样地绅士欢庆之后,主旋律变成了蛋糕大战。

没有长辈在,不在家里,难得自由的冰帝众人撒开了疯。

日吉动作迅速,身形隐秘,即使是岳人慈郎和宍户也不放过,偶尔有跃跃欲试看向迹部和忍足,犹豫了一下还是暂且蛰伏。

岳人灵活地跳来跳去,晃得人眼花缭乱,被击中的可能原本微乎其微,只是因为过于保护发型,还是中了日吉的暗算。

慈郎因为个子矮被糊了一脸,随后依仗着灵活的手腕到处下黑手。

桦地力度有点掌控不好,几次蛋糕都碎在手里,观察学习了好半天,选择瞄准了日吉的后脑,一击即中。

宍户和凤差不多一直背靠着背,一副休戚与共的样子。凤显然没什么经验,但宍户经验丰富,两人配合默契,且步伐敏捷,一时之间倒也吃不到亏。

忍足在一旁站着好整以暇,手上还有绷带,大家也知趣地没来招惹他,但即使如此,还是被芥川糊掉了眼镜,被岳人涂了一脸奶油。

迹部玩得最疯。难得众人有机会合力反击今天被血虐的不甘心,有冤报冤有仇报仇;然而迹部大爷打蛋糕大战也要是最华丽的,棒球一样的投掷感,机敏的反射神经,虽然今天右臂确实有点抬不起来,但左手也还是力度满满。

拜不二周助所赐,在英国的时候,蛋糕战已经成了被大人默许的狂欢。

“啊啊啊,迹部你肯定是耍赖!怎么可能连蛋糕战这种东西都这么擅长啊!”

“那当然,本大爷做什么都是最华丽……的。”

话音没落被忍足从身后拿着满手的奶油糊了一脸。

“噗哈哈哈哈哈哈——”

“华丽的迹部桑,生日快乐。”

忍足从身后凑得很近,在迹部耳边低语。

“生日快乐啊,景吾。”

“嗯……”

迹部从桦地手里接过毛巾,把脸认真擦了擦。

“那是自然。”


29.

各自回到房间已经是深夜。

疯了一天的小动物们睡得都很踏实。

迹部推开房间门。

客厅的茶几上摆着凤的花艺作品,平和安详的寓意,配上宍户有点龙飞凤舞的字迹,有种奇妙的温暖。

卧室的书桌摆着桦地的瓶中景观。小小的电线杆和路灯也很还原,有着贵族青年气息的妖娆的尾线。

卧室床头摆着一张CD,封面封底都是干干净净,落款的私章刻着“侑”字。

拿起CD端详了一番,插进播放器,刚冲了个热水澡的迹部倚着沙发,擦着头发。

有点熟悉的旋律响起。

是小提琴。

从冰帝校歌变调,渐渐不同的旋律,夹杂了些许英国史诗般的旋律特色。

亚瑟王。和最后都陪伴在他身旁的骑士。

“十四岁生日快乐,景吾。”

有点沙哑的,是刚刚历经鏖战的疲惫的声音。

还夹杂着一点不容忽视的坚定口吻。

手指轻轻拂过小小的私章。

是这样么,忍足,你的心情,原来是这样。

"My Keigo."有些沙哑的音色,在最后时刻,轻轻重复。


凝视着杯中的石榴汁,迹部拨通了忍足的手机。

“喂,侑士……礼物收到了,我很高兴。”

“接下来的时间,还请多多关照,侑士。”

请,不要离开我身边吧。


30.

“都给本大爷打起精神来,今年冰帝不仅要进军全国,还要打进决赛。无论什么时候,无论走到哪里,冰帝都是无可置疑的胜者!”

“是!”

“胜者是冰帝!胜者是冰帝!”

打了个响指,迹部把身上的外套一扔,从桦地那里接过网球拍。

“下周都大会四强赛,输的人被踢出正选。现在训练正式开始。去吧!”

榊教练拉风地出场,重宣了败者淘汰的规则,宣布训练和比赛重新开始。

“是!”


周助,等着大吃一惊吧。

今年的冰帝,很强。

今年的我,也很强。

有软肋。

也有羽翼。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