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未竟-28

上一章让手冢渣了……嘛,怎么说呢……这个真的是亲身经验……无论是诺言不打算遵守还是绝交之后当没发生……

感觉对于那个年纪的人来说还算可以接受。

实在没想到更好的进展方式……就这样吧。

Bow~


64.

“周助……和裕太谈得好么?”

“嗯,很不错呢。”

不二面色有点苍白,但精神看起来莫名亢奋,总之有哪里不太对劲。

回想到去年兄弟俩直接闹到住院,仔细打量了周助的表情,心头微松,想着总归没有太糟糕,也就没再追问。

傍晚,第二场排位赛即将开始。

迹部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迹部,我想和你见一面,聊聊不二的事。”

“你这话什么意思,手冢,该不会放下狠话短短两周,你就反悔了吧,啊嗯?”

“今早我和不二见了一面。迹部……拜托了。”

“……我稍后打给你,手冢。”

迹部挂断电话,直接打给随队到来的私人医生。

“须贺,今天周助有没有找过你……”

“嗯,我知道了。”

电话放下的时候,迹部景吾的眉宇之间神色十分难看。


“喂,景吾……”

忍足抓住迹部的手腕。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

透过平光眼镜,忍足十分认真地看着迹部的眼睛。

“……嗯。”

迹部看着忍足的神色,缓缓吐出口气,点了点头。

看到迹部的回应,忍足的表情也随之缓和。

“那我去比赛了,晚点见。”

“嗯,本大爷一定很快结束比赛,你可不要输的太难看啊。”

“一定一定~”


看着忍足走向另一端的场地,迹部也转身,准备开始比赛。

不二那边的事还没解决完……等等再看,怎么开口,跟忍足说吧。

现在比较要紧的是打完眼前的积分赛,然后去会会手冢国光……这个混蛋。


65.

这一天的排位赛,无论是迹部还是不二都没有遇到很难缠的对手。

不二今天状态不佳,作风倾向于速战速决,消失的发球打了好几场,六重回击火力全开,落点选择甚至有点迹部的作风,精准,刁钻。

“看来不二周助不是不会这种咄咄逼人的打法啊……”观察许久的柳头也不抬地奋笔疾书。

“说到这里总觉得……谁惹到他了吧……”观月表情里了然中还有点后怕和幸灾乐祸。

“不像啊,不二前辈一般不会向不相干的人发泄情绪吧,对吧,大石前辈?”桃城隐约觉得有点违和。

“嗯,是不会。乾,你知道些什么么?”

大石习惯性地扭头看着乾。

“……啊……或许吧。”乾用手扶着眼镜,反应有点迟钝。

“……学长,你……在撒谎么?”海堂突然低低地插了一句。

柳也无声地看过来。

“……我把不二的联系方式给了手冢。”

“咚——”

还在场内的英二本来要结束比赛了,这时突然一记重球打向这一侧的球网。

“出界,40-40!”

“喂,英二,你好好比赛啊!”大石看着场内定定站着的菊丸,大声喊着。

“嗯,我知道了,大石……乾,这笔账等我结束比赛再算。”


66.

深夜,咖啡馆。

“说吧,什么事。”迹部整个人倚着沙发椅背,看着眼前神色紧绷的手冢。

“……迹部,不二他……还好么?”

“今早又接受了一次胃部治疗。明明是打网球,结果胃病最重,真是……可笑啊。”

迹部这样说着,脸上却一点笑意也没有。

“抱歉……”

“又来了,手冢。”迹部上半身突然向前探来,“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

手冢低下头来,拳头握得很紧。

“手冢你听好,本大爷不是来给你传话的,对于你怎么想也完全不感兴趣。即便你不告知,照顾好周助,那也是本大爷理所应当的分内之事。

“你们之间的事情,包括由美姐,包括本大爷在内,本来都不想插手,想着尊重他的选择,这样天真的话……只是,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让周助伤心,手冢,你是在挑战本大爷的底线嘛,啊嗯?

“说到底你才认识周助多久……当初放任他选择你,真的是本大爷眼睛瞎了。”

迹部说完,又靠回椅背上,低头看着茶杯。手里端着的茶杯里是安眠舒缓的花草茶,轻轻摇着茶杯晃出一圈圈涟漪。

“……迹部。”

手冢深深弯下腰。

“说我任性也好,不负责任也罢……这些我愿意一力承担。

“之前的决定是我太鲁莽……坦率地说我现在也没有想的很清楚,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迹部,我恳求你,至少听我说完吧。

“即使如今我依然相信……不二周助,和我,对彼此是特殊的。

“我本以为分开可以解决一切的困扰,然而我错了。

“写信的时候,除了觉得自己那么那么坚定之外,可能就如乾和菊丸他们所说,觉得自己像悲剧式的英雄,很了不起,用自己的牺牲,成全世界大同,那样……”

“在赛场上看到不二……那么锋锐的样子……我居然还想着,真好,这应该就是不二认真打球的样子吧。

“直到今天早上见他……陌生,刺眼,不真实。

“我才意识到自己错了。错得离谱。”

手冢说到这里,声音里已经有些沙哑。

“……我至今仍没有想清楚,自己对不二,现如今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那时跟家里争取也好,对不二表白也好……我是认真的想要和不二在一起。

“后来在一起,也确实很认真地在为两个人的未来做打算。

“而写分手信的时候,也清楚地知道这样对彼此才是最好的一条出路。

“可是……迹部,直到今天早上我才知道……

“认真也好,理智也好……

“在那个人面前,都是无效的啊。

“才明白……无论如何……都不甘心……看着他就那样……变得陌生。

“迹部,之前说不会后悔的那个人是我没错。

“现在切实感受到悔恨的也是我。

“迹部,我不请求你原谅,也不敢恳求不二原谅我……

“只是我真的无论如何,都不想要,就这样和他走散。”

迹部手头的动作一顿。

“真是不像你啊,手冢。

“本大爷先回了。现在说这些话,不觉得太晚嘛……

“周助他的学籍,已经转到英国去了。

“失陪了,手冢。”

迹部起身,不理会面前依然俯下身子请求的手冢,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转身走出咖啡馆。

即将出门的时候,迹部脚下一顿。

“手冢,你给本大爷记住,不管你想要做什么……再让本大爷知道周助为此难过受伤,赌上迹部家的荣誉,哪怕周助日后会恨我……我也要把你彻底摘离他的生活。

“最后的一段时间,你……珍重吧。”

手冢依旧俯着身子。直到迹部的脚步声消失,汽车马达声逐渐不见。

“……谢谢你,迹部。”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