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未竟-番外二-玫瑰(终一)

啊~最近都没有怎么收到哈特,感觉真的是被之前比心的小天使们惯坏了呢嘤嘤嘤……

我发誓番外写完就回到主线。

本章撸过场剧情。

感觉真的卡剧情了,不是就是想牛郎团的舔屏,真的。

【看我真诚的眼睛!】


18.

下午的训练,先是体能。

绕着球场50圈,然后拉伸。

“凤和宍户,忍足和向日,桦地和慈郎,开始拉伸,日吉,你和我一组。”

“是!”

日吉板着脸走向迹部,感受到身后忍足有点深意的眼神。

“烦死了……”日吉摇摇头低声嘟囔着。“又带上我。”


“分组循环赛,不抢七单打,现在开始。”

“喂,你觉不觉得,今天迹部有点阴沉……”

“向日,练习不专心,体能加十组再上场比赛。”

“……嗨咿……”

慈郎目送着岳人去做十组体能动作,估计要个三十分钟以上了,于是坐到场边等他,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桦地,把慈郎叫醒。”

迹部走到场边,准备着发球。

“慈郎,你和向日一起加体能。做到他十组做完为止。”

“啊啊啊啊……嗨咿……”

慈郎看了一眼迹部,又看了一眼远处动作一僵的忍足,瞬间困意全消,把嘴边撒娇的话直接咽了回去。


日吉站在球场另一边看着迹部。忍足则已经开始应付桦地力道很重的发球了。

“久等了。”

迹部退回发球线。

“来吧。”

让我看得更清楚一点吧。


破灭的圆舞曲。

Jack Knife。

和日吉的第一场,干脆利落的实力压制,还在寻找演武网球状态的日吉直接被破发打成6-0。

慈郎惨遭重球和底线封锁,岳人更是直接就被打得漫场飞舞干脆没电了。

和桦地对打花了些时间,但总归不是每个技术都能被空杯学走,最终,在变幻莫测的底线球和短球的交换后,桦地惨遭圆舞曲血洗。

凤的发球控球太差,虽然速度极快但自己就送了对方好多分数,虽然最终打成6-3,但用时间却非常短。

宍户打得很拼命,只是从气势上就比之前上涨了不少,可惜到底技术上太过平实,从迹部强行上网后难以得分,最终被网前抽击正面对决血虐。

最后一场。

夕阳已经有点下沉,三个小时打到最后,几乎已经精疲力尽。

迹部景吾对忍足侑士。

“今天的训练量也太大了……”岳人已经瘫倒在地,再强的好胜心也很难改变体能不足。

慈郎和桦地打完最后一场累得不想说话,握了握手就直接一头倒在桦地身上睡着了。

桦地也一反常态地没有把绵羊扛起来到场边,甚至没有站在迹部场边准备毛巾和水,直接面无表情地坐在睡倒的慈郎身边,双目放空。

宍户最后一场迎战岳人,打完见岳人瘫倒在地,也免去了握手的过程,硬撑着换下身上湿透了的运动服,拿着干毛巾,走到场边等长太郎。

长太郎几乎是一直不停在练发球速度,体力消耗还好,但是肩膀真的要废了,最后一场打完练握手的力气都没有。见到宍户倚着球网在等自己,也快步走上前去,默默用另一边肩膀承担着宍户的重量,两人相扶着往还在进行的最后一场那里走去。

日吉打完最后一场用球拍撑着跪在场内,看着还能打得起来的迹部和忍足,咬咬牙根站起身来,“果然还是要。以下克上……”

19.

迹部和忍足的比赛已经进行到白热化。

最后一场对战彼此,几乎是连挤出一个多余笑容的力气都没有,就这样被疲惫剥去一切伪装,单刀直入。

由于技术碾压,迹部每一局的用时并不算长,但过于频繁地使用破灭圆舞曲和Jack Knife,手腕已经开始隐约感觉麻木脱力。

忍足的球技向来百变。对于感兴趣的招数,练习几十次就能找到关键。频繁切换风格的实用主义打法也极大地降低了对个别肌肉的压力。然而抵抗迹部强烈的进攻终究不是容易事,更何况,今天的忍足和迹部,都有些难以言明的心事。

5-5。

这还是今天这场以速战速决为主旋律的连续循环赛中,第一次出现5-5。

迹部发球,走到底线,迹部回头看着网对面发丝凌乱、有些狼狈,但依然目光灼灼的忍足。

“啊,侑士,你还在打啊!”

岳人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先是理了理头发,然后就近慢慢挪到忍足身后的球网外。

“啊,是岳人啊。”

过度运动让忍足声音有点沙哑,音色里带上一丝莫名的深意。

“眼镜帮我看一下,多谢了,岳人。”

忍足示意迹部稍等,直起身子,把汗水打湿的平光镜从脸上取下,穿过球网递给岳人。

岳人有点愣愣地接过眼镜,看着很是陌生的双打伙伴。

“喂,侑士,你和迹部……”

“拼到山穷水尽吧。”忍足说话时已经转身走回球场。


歇够了的众人逐渐围过来

桦地拿来一筐冰毛巾,拿出一条递给慈郎,随即有点担忧地看着场内。

日吉换下身上湿透的衣服,走到场边去吩咐松本准备好理疗师。

宍户在场侧目不转睛的看着,眉头紧锁,凤在他身后半步,一样表情凝重。


“呐,慈郎,拼到山穷水尽……是什么意思啊。”

慈郎难得清醒,站在岳人身边,手扒着球网。

“好好看比赛吧,岳人。会很厉害呢。”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