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话比正文长,不定期更新。
主网王同人,已翻墙到冰帝,忍迹核心稳定发糖,其他CP非常随机。

[TF] 未竟-24

这种双线完全脱节的节奏真是对不起。

这章写不二兄弟。不二家的回忆杀【划重点

有一个大五岁的哥哥,还有一个小两届的妹妹,算起来是父亲兄弟的子女这样。有些心情,也是微妙而难以言喻啊。

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妹妹脚扭伤了,我作为家长出面请了病假,去她班上把她提前接回祖母家里。妹妹突然抬头笑着对我说,第一次觉得有你这个姐姐其实也是挺好的事。

有点手足无措的开心呢。

毕竟那是自己的妹妹啊,这种做姐姐的心情233

手冢……真的要上线了,你们看我真诚的眼睛。


55.


“哥,我回来了。”

裕太匆匆走进门,看见哥哥正倚着床头看书。

英文原版的《莎士比亚合集》,羊皮的质感有点温暖,平摊的订装,微微发黄的书页。

周助将视线从书页上移开。

“啊,裕太回来了呢。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嗯,我这就去。”


透过浴室花洒的水声,裕太听见外面的卧室里,有哥哥说话的声音。

“这里是不二周助,请讲……”

“啊……有点意外你会打过来啊,手冢。”

“……嗯。我知道了。那就这样。再见。”


装作不经意,裕太从浴室里慢悠悠走出来,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抬头看着刚刚放下电话的不二周助。

“哥,怎么了嘛?谁的电话?”

“是手冢打来的。”

“……那家伙……还要打电话过来……有什么可说的。”

裕太低沉着一张脸,顺手把毛巾扔进回收桶。

“不说这个了,裕太,我有件事要跟你讲。”不二坐在自己床上,上身前倾,胳膊撑在腿上,有点欲言又止。

“嗯,哥你说吧,什么事。”

“裕太……你喜欢圣鲁道夫么?”

“喜欢。虽然最早跑过去是因为不懂事,但在网球社遇到了很好的前辈和朋友……”

“嗯,交到了好朋友就好。”

“……哥,你别这样,说正事儿行嘛。”裕太本能地有点不安。不二家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光看这托孤一样的开头,就知道要说的一准不是什么好事,

“……裕太,我高中的时候,可能要去英国读书……和小景一起。”

“啊,这个啊,你喜欢就去呗。”

不二周助蓝色的眸子里有点惊讶。

“怎么,觉得我应该要生气才像我嘛?”裕太手向后撑着,看着天花板。

“不是……只是还是有点意外,裕太在圣鲁道夫,是真的长大了啊。”

不二笑眯眯地看着面前的弟弟。

“哥……今天观月前辈说,以后圣鲁道夫就交给我了,我答应了他……怎么说呢,一直以来都是你和姐姐在前面走着。现在,我也想要开始学着承担起重量了呢。”

“去年刚知道你和手冢……那时候胡闹是我不对……现在我更加无法原谅他……现在的我,我……”裕太起身坐直,看着哥哥的眼睛,“哥,我也想试试,做我能做到的事情,来保护你和姐姐。”

“所以,如果你想要去英国,就放心的去吧,我会照顾好姐姐,等我国中毕业,也会考虑要不要去体验一下,毕竟你和景吾哥都算是在英国长大,姐姐也去读过两年硕士,我也不能一直缺席啊。”

裕太说着,脸上泛起明亮的笑意。


56.

不同于姐姐和弟弟,周助是母亲随父亲在剑桥做访问学者时意外早产出生的。当时情况很是凶险,即使是迹部财团,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幸得芥川家有“圣手”之称的家主顶着压力亲自出手,最终才能母子平安。只是孩子身体底子过于孱弱,难以承受长途飞行。尚在襁褓之中的周助,也因此在外祖父母的照顾下,在英国与迹部景吾一同长大,直到幼稚园结束,才被接回在日本的家里。

尽管在上小学的由美子会飞过来过暑假寒假,裕太也被教着指着照片和视频叫“哥哥”,最早周助回日本的时候,还是用了很久,才渐渐得到认同。

回国后的周助已经恢复了健康,与常人无异,但父母仍然有些额外的在意,这引来了裕太强烈的失落。渐渐地,周助也习惯于不让家人担心,来照顾幼弟的情绪。

后来上学。原本差不多优秀的兄弟两个,晚入学的那一个自然是难以惊才绝艳,再加上哥哥有海归属性加成,心性也成熟些,于是被阴影笼罩个没完,走到哪里都有人把自己和哥哥比较。尽管知道哥哥会为了自己扑上去和人打架,也会为了自己担心受怕……但还是觉得家里的宠爱被分走了,觉得哥哥温柔笑意是炫耀或者讨好。

直到后来激烈地转学去了圣鲁道夫。

甚至后来意外得知手冢和哥哥在一起时,裕太心烦意乱,有一个月躲在宿舍没有回家。周助去圣鲁道夫拜访,还被裕太晾在门外,淋了场大雨,后来忍着发烧的眩晕不说,又犯了严重胃病,还是被手冢和景吾发现,接到迹部别院去疗养。

那时景吾哥严厉的语气他到现在还记得。

“不二裕太,不要以为被叫做不二弟弟是你的不幸……以你为人兄弟的方式来看,你根本没有这个资格!”

当时自己直接涨红了脸,只觉得是景吾哥偏心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

现在想想……自己都做了什么啊……那毕竟是哥哥啊,混账东西。


从小就不亲的兄弟俩,到今天,终于坐到一起。

“裕太,这真的是……太好了。”

本来忐忑着准备了一肚子话的不二,短短几句,就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哥……决定去英国就好好准备吧,在英国要过得开心点,那些莫名其妙的人就不要管了呐。不要忘了我最终的目标,还是要超越你!”裕太的语气里元气满满。

盈盈的笑意,随后泪水。

“啊……别哭啊……被老姐知道我就惨了。”裕太挠挠头发,有点手忙脚乱地找纸巾。

从小只要哥哥一做出要哭不哭的样子,全家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由美发现裕太幼时对哥哥的冷淡和推搡,曾经大发雷霆,还要周助强忍住泪水站出来,带着笑意为弟弟辩解。

最终,从骨子里裕太养成了习惯,周助一哭就手足无措。


“呐,裕太,我很高兴。”周助依旧眉眼弯弯。


哥,也分担一些你的情绪你的压力给我吧。

下一次,也试着让我来照顾你。

不要在家里忍着委屈,不要再怕我担心。

我希望自己,能快点成长,与你和姐姐遥相守卫。


哥,我最终的目标,是要超越你。

超越你,找到我自己。

评论
热度(11)